对不起我没有梦想了

          —最好的年纪,最好的你—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叫做《你还有梦想吗》那时我还没有毕业,受青春热血文章影响,我想将足迹遍布世界。

去年七月,我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来到了一座南方城市。

那时候我好像全身有用不完的力量,并且立flag说要三年内要去三个国家,并出一本书。

?初到南方时,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不适应,当然除了天气热的难以忍受以外。

后来我进了一家公司,我发誓一定要写出十万加的文章,我想好好工作,算是为了公司更好的发展,同时我也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这块料。

这半年我遇到了无数的打击,有时穷的身上一百块钱都没有,但这只是让我焦虑,而真正让我痛苦的是自己的有心无力。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海中央漂浮的船只,拼命的划也无法靠岸。

九月时我收到了人生中第一篇稿费,后来也陆续写了很多稿子,这些钱也算是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同时也更让我有信心坚持下去。

后来我在一个百万号做了一份兼职,工作内容也很简单,对自己所在的行业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也是那时,我开始反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也是在不断的怀疑自己。

曾经的我想做大个团队,也是被亲人朋友无偿的支持,经常问我需不需要帮忙,很认真的听我安排。

那时我真的觉得梦想唾手可得。

十月份时,想去云南过归隐生活的想法格外的强烈。也差点要在云南的某个小城里买个小小的房子,当然最后也是因为没钱,而终结了。

十一月份妈妈来湖南看我,她睡在我身边,我突然梦醒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妈妈惊醒问我怎么了,我脱口而出的说:我以为你走了。然后继续睡着了。

在湖南的几个月一直是我自己安慰着自己度过的。

刚来单位时,不敢到了下班时间就走,于是虽然是夏天,但是我回家时也天黑了,楼道里的声控灯我根本不敢出声音弄响它,我怕邻居会认为我没礼貌而针对我。

最初对待这个城市的戒心,让我想将自己藏起来,不要与任何人打照面。

每天晚上都是煎熬,出一点动静都如惊弓之鸟,怕有坏人,怕有妖魔鬼怪。

十二月,我的兼职不做了,自己公众号的日常更新也少的可怜,那时的我已经对自己失望了。

我实在想不出能用什么方式让自己再充满斗志,我只想如咸鱼一样,死自己的世界里。

后来我提出了辞职,不是因为工作不好,不是因为同事不好,只是我实在走不出自己的内心阴影。

我可能抑郁了?我也不知道。

一月二十一日,我来湖南正好半年,六个月。

临走的前一天我想去爬山结果被导航带到了一片荒山中。

我以为走过一段路就会到达我想去的地方,结果走进了山里,路越走越窄。

那是一片没有人家,没有人管理的荒山,我十分忐忑的走进去,生怕会在丛林中窜出一只猛兽,更害怕会遇到一些变态狂,杀人犯。

路走到一半时,我看到了大大小小的坟地,没走十步都能看到一看,而那时我手机的电量已经不足百分之十五。

如果手机没电了,我可能就会迷路在森林里,无法求助。

也是那一次直面内心的恐惧时,我才发现自己并不想死。

我心里不忘暗暗嘲讽自己,我还想再见我妈一面,我还不能死。

曾经觉得自己很酷,在经历过一切以后觉得还好吧,已是稀松平常了。

曾经的我如果没有人陪连楼下的面馆都不想去,可现在的自己抽着烟走在大街上也没有什么羞耻感了。

有人问我,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工作。

我说想去做餐厅服务员,因为他们下班是真正的下班了,而我却每天都有着更新的焦虑。

终于这半年也击毁了我对爱情所有的幻想,也治愈了我的失恋。

我可能不会再喜欢谁了,我的梦想也没有那么多了

湖南这半年,我觉得值得,毕竟人生这么长,但值得的事那么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7,333评论 123 223
  • 说什么都矫情。 晚安。 为现在和明天醒来而感恩。
    安家苏元阅读 17评论 0 0
  • 作为一名高四党,面对2017届语文高考全面改革,我是有些懵逼的,不过,对于已经参加两次高考的我(高二中科大少年班参...
    来福喵喵咪阅读 255评论 2 3
  • 《东方快车谋杀案》是阿婆黄金期的名作,被改编成多部影视、戏剧、漫画、游戏作品。 2010年拍摄的《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风老道阅读 432评论 1 7
  • 一 推开门,我进了一间教室,没有窗,看不到天花板。是阶梯教室,容得下两三百人。讲台坐着一位面容模糊的老者,或者领导...
    广州许多多阅读 3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