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朝铁厂人物记32 ── 郎米娥

1970年5月15日,她来到了应朝铁厂,分在了冶炼车间修配工段,为钻床工。

她学干的第一个活是在手榴弹的弹壳上钻孔,每天要钻150个弹壳才能记一个工。这个任务很难完成,加之她个小力薄,干的非常的吃力。因为她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子。

她的父亲是水村磺厂的工人,因为矽肺病,四十来岁就去世了。手管局的领导们为了照顾这个特殊困难的家庭,把小小的米娥招成了合同工,可她的年龄只有十四岁。为了顺利招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给她多添了两岁,又破例地把这个十六岁的女孩子招成了工人。

她本应去水村磺厂上班,可那里全是重体力活,在局领导的特殊照顾下,才来到了应朝铁厂。对于虚报岁数的事,只有李书记知道,进厂的那天,看着这个远未成年的女孩子,李书记同情地说,还是个小郎郎。从此,“小郎郎”便成了她的绰号。

一年后,她被调到了采煤车间,工作岗位是看配电盘和看卷扬机。坑下工段长陈松林为了照顾她,让她能多领些补助,安排她与工友郭小菊在坑下看卷扬机,她们俩每半个轮换一次,下坑的补助是每天五角钱。她与郭小菊在煤厂干了有一年多,成了应朝铁厂前所未有的女矿工。

她从煤厂调到了翻砂车间,成了一名女铸工,翻铸热风管。让她自豪的是,她像男工一样拉拽热风管芯,在高温面前经受住了考验。

两年后,她调铸管车间,为切头打压工,半年后调冶炼车间机电工段。她看过风机,看过水泵,看过配电盘。生孩子时,领导照顾她在渣堆上看卷扬机。在渣山上风吹日晒非常的辛苦,可在这里上班能不三班倒,不上夜班。为感谢这特殊的照顾,她用坚守干好了本职。最让她感到惬意的工作是看深井水泵。    2005年郎米娥退休,退休时的实际年龄是五十岁。

她干工作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尤其是在机电工段上班,从未发生过任何的失误和责任事故。问起她有何特殊的贡献,她也说不上来。她说,只会默默无闻的工作。她还说,只上到小学二年级,因为没有文化,这辈子只能干一些粗活。

2016年4月27日                 凤城镇    下芹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