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鱼缸的人—影评《刺猬的优雅》

“最重要的不是怎么死,是死之前正在做什么。”电影开场不到十分钟,在巴黎一栋只有5户人的豪宅,女孩就道出了电影的核心。此时她正在精心策划着自己的自杀。在她的生活里,国会的父亲、神经质的母亲,正常的姐姐同一屋檐下都无法交流。在家人眼里,她是一个用绘画和摄影来和生活沟通的怪孩子。一个思想与年龄不符的人,将生活看得过于透彻。她看透了未来——一辈子的锦衣玉食但不过是一条困在鱼缸中的金鱼,为了摆脱这样的命运,于是她想到了生日那天以安眠药自杀。

就在自杀的前一周,门房荷妮却将她的命运扭转。荷妮自嘲,一个又丑又肥的寡妇,不讨人喜欢,但是规规矩矩,倒是符合人们对门房的形象。于是这样的外表下她很安全,安全的隐藏了门背后,茶、巧克力、群书中漫步的下午茶时光。一个欧洲人选择每天下午喝茶而不是咖啡,导演用细节告诉我们荷妮的不同。然而,楼里的大多数人却并没有发现这样的不同,他们甚至记不起荷妮的长相。或许荷妮在死之前也一直打算这样隐蔽。直到被日本财团的新房客发现了荷妮的不同。“一个门房怎么能和您这样的人一起共进晚餐呢?”面对小津的邀请,荷妮不解的说。“但你也是我的邻居,一个人可以有两个身份。”荷妮最终还是应邀了,带着的是藏在书柜里的那种身份。

荷妮太太就像刺猬,从外表看,她满身都是刺,是真正意义上的无坚不摧的堡垒,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从内在看,她不折不扣地和刺猬一样的细腻,刺猬是一种伪装成懒洋洋样子的小动物,喜欢封闭自己在无人之境,却有着非凡的优雅。”女孩躲进刺猬的优雅,并在这里找到安慰。一个思想深邃但现实却是窘迫的门房,在面对财团小津思想碰撞的爱情是纠结的,默契让她渴望这样的机会,但现实的自备却让她备受折磨。她冷漠地拒接小津的邀请,也是拒接小津的爱意后在女孩面前委屈地嚎啕痛苦。女孩什么都没说,用拥抱安慰,并在当天的日记墙上画下雨滴,知音之间的交流无需世俗语言。


“荷妮,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对你说,我们可以做朋友,甚至任何想做的。”最终,荷妮接受了这样的情意,并选择回应。在约会结束同时,荷妮收到了女孩的礼物,以她的书房做成的立体明信片,明信片里群书在空中飞翔,就像荷妮的翅膀。

电影的最后,荷妮为拯救邻居车祸意外离去。在遗物里,女孩发现了被自己用安眠药毒死的金鱼,却被荷妮养在瓶子里好好地活着。这代表着什么?女孩没有明白,但荷妮的离开却教会了她最重要的事情:原来这就是死亡!意为着再也见不到亲人,也再也不会被亲人所见。“重要的是不是怎么死,是死之前在做什么。荷妮,死之前,正准备去爱。”虽然荷妮就这样死了,在死之前她准备卸下对生活的防备,走出刺猬的壳,用剩余的优雅,去爱,去生活。这给了女孩很强烈的冲击。而那条她不明白奥秘的金鱼,其实正代表着她自己,一个因为荷妮从安眠药里挣脱鱼缸的自己。

荷妮死了,但她的命运将在女孩身上生长,女孩会放下对生活的抗拒,延续着荷妮死之前在做的事情,去爱,去优雅但不再是刺猬。正如荷妮对她的希望,“愿你的未来与期许相当。”我想女孩一定会这样成长,毕竟这是荷妮用生命教会女孩最后的事情,生活,去优雅吧,但不必像刺猬般隐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