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宁期末下水文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美要与世推移

繁花谢后绿阴满枝,春花开罢荷花灿烂。诗人说“乳鸦雏燕别有芳情”。美,是与世推移的,每个季节,都有独属于自己的对美的要求。只有顺应、变化,才能应季而生应时而美。

莫叹花满地,且怜叶浓时。

琉璃瓦曾与红墙相映在阳光下闪光,昭示皇家气派威严,可当治理雾霾成了时代的主旋律,而烧琉璃的浓烟遮蔽天空,琉璃就成了一朵凋残的败花,再美,也已经错过了它的季节,势必被东风无情吹离芳枝。下一季的美,是天空蓝,低碳族,零污染……

美要与世推移。

鄂温克族本与森林河流为伴,以狩猎为生。他们祖辈依偎七叉犄角的驯鹿,在森林中驰骋呼啸,将密林深处收获的猎物运回部落,享受自然馈赠,张扬野性力量。当温顺的大鹿日渐稀少,草原日益荒芜,他们不得不放下枪管,搬出山外,寻找和开创新的生活。

当鄂温克小伙穿上牛仔T恤,姑娘转动时髦花裙,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古老根河之血,犹如遇春化冰,融花飘香,在新的春季复活。每一个春天都似曾相识,每一个春天都别有不同。鄂温克人在时代潮流中没有因为困守旧生活而没落消失,而是在开创新世界中崭新勃发。烫起了头发,穿上新装的鄂温克人不正是开创了一种新的美丽吗?

莫要颠倒绿苔间,空諮嗟枉慨叹。春天过去了就过去吧!让我们抬眼尽赏夏的丰富,秋的金黄,冬的沉静。世界总在发展变化,美要与世推移。

我国正处于这样一个飞速发展更新的时代。木版年画、毛笔书法,对联美食、京戏长城、老屋胡同……每个角落,都有属于过去的美,蜷缩呻吟,因季节更迭暗淡。当我们为他们的美唉叹怜惜,不如汲取其中精华,延续他们生命命脉,让他们赶上季节的步伐,重焕新的光彩!

潭维维合作华阴老腔,让古老的摇滚与当代舞台合拍;《平凡的世界》里两兄弟没有困守贫瘠黃土,探索突围;手机巨头诺基亚不积极研发新技术,淘汰没落;仲永不再学习,终化凡人……事实一再证明,生命必须发展变化,新陈代谢。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花草在冬天沉寂,会积蓄生命,等待下一季春风。我们也可以像花草学习,在沉寂的时节,沉稳、积蓄,主动营求,等待春风。也许琉璃瓦可以用环保烧制法再创新彩,也许老房子可以重新开发再现价值……抓住规律顺应季节,美,依旧可以延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