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姹紫嫣红,奈何你辣手摧花

本来题目就叫“女性性骚扰实录”,觉得太直白,换了一个。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上网查了资料,没找到任何相关数据。

倒是查到了中国的强奸犯罪每年大概有3-5万起,这还是官方数据,根据中国人对待强奸的态度,我估计未报警未立案的会大大超过官方给出的数字。

那么性骚扰更是无法计数了。

其实到目前为止,对于性骚扰的定义还是不明确的,性骚扰这个名词也是在20世纪70年代才出现。

广义来说,如讲述黄色笑话、传播淫秽图片等让对方产生反感与不适也算性骚扰。

狭义来讲就是指身体的触碰了。

一般来说性骚扰很难留下证据,很难判定,就算发生了,法律条文是这样的:“遭受性骚扰的妇女,可向本人所在单位、行为人所在单位、妇女联合会和有关机构投诉,也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用人单位、公共场所管理经营单位应当根据情况采取措施,预防和制止对妇女的性骚扰。”

而根据中国女人的坚忍性格,有谁会告到领导那儿:“领导,我今天被人摸了大腿”,“领导,你们单位××摸了我屁股”。

一般领导哪会管你这点儿破事,公交上遇到个咸猪手,你往哪里告?更别提上法院了。

大多数人遇到性骚扰都会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很抗拒异性,我一直说这是因为青春期异性恐惧症。

有一回和学心理学的朋友聊到这个话题,她说一定有深层次的原因导致我对异性的排斥。

其实我知道原因,只不过那是横亘在心底的一道伤疤,任何人都不得触碰。

如今随着年岁增长,阅历增加,心理底线也不断拓宽,如今才能把它当成故事说与人听。

也许讲出来就好了,把心底的恐惧大声喊出来,曝晒在阳光下,由它慢慢蒸发消融。

这些年又听了不少别人的故事,这才慢慢释怀,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受过这样的苦痛,有过这样的煎熬。

释怀的同时也在思考:性骚扰性侵频发的原因是什么?难道就不能避免么?

下面就分享我和她们的故事,都用第一人称叙述,请不要来问我哪个是我。如果你听过我的故事,那么我一定是非常信任你。

希望看故事的你,如果你是男生,请学会尊重女性,并努力去保护你的爱人;如果你是女生,不管你是否经历过伤痛,请保护好自己,并从中获得勇气。

①M的故事

我那时刚上初中,晚自习后就和几个同学逛操场,有男有女。

有一天晚上,月黑风高,操场灯光晦暗,我们几个人就绕着操场闲逛,天南海北地聊天。

操场后面就是教师宿舍。此时有一个男老师回家从操场旁经过,便叫住我们:你们大晚上不回宿舍,男男女女在这干什么呢?

我不记得有校规规定晚自习后不能在操场散步。但我们胆子小,定在那儿,大气儿不敢出。

这个男老师看到几个比他还要高大的男生后,对他们说:你们几个先走吧,女生留下。

此时操场上便只剩我和另一个女生。

他先把另一个女生叫过去,说了一会儿话,那个同学就回来了。

我看着她一副轻松的样子,心中了然,估计就是简单说教而已。

于是我脚步轻快地朝他走去,刚走进,就闻见一股浓浓的酒味。

他问了我的姓名班级,又揽着我的肩向操场更深处走去。

我当时还想,这个老师真温和,说话也轻声细语的。

可是没走多远,他就突然开始拽我的裤子,对当时十三岁的我来说,脑子是空白的。

就在那一瞬间,不知道哪来一股力量,我扭头就跑。

他还在后面叫我,我头也不回,拉起在操场边等我的同学飞快向寝室跑去。

天知道后知后觉的我有多害怕,他知道我的名字和班级,他再来找我怎么办?

第二天朋友和我换了衣服,就怕被认出来。那几天我都提心吊胆。

后来在学校的橱窗里展示教师照片,隔了那么久,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那一刻,心里直犯恶心。

过了一年多,有一回中自习,那个教英语的男老师到我们班宣传《英语周报》。我当时坐在第二排,心如擂鼓,恨不得把头低到桌洞里。

我像一个贼,畏畏缩缩,怕被人发现。

可是我明明没有做错事啊?

这件事对我影响挺大的,我一直信任的老师试图伤害我,导致我现在很难信任他人。

②L的故事

我小时候也是留守儿童,爸妈在城市里打拼,留我和爷爷奶奶在一起。

我们那儿有一个精神失常的年轻男人,我不晓得他的年纪,应该成年了吧。

我其实不太怕他,除了时不时对人傻笑之外,他也不会伤害人,我觉得他挺可怜的。

有一回周末我在家里看电视,爷爷奶奶在地里农忙。

农村白天都不闭门的,那个疯子就进了我家。我当时什么也没想,还给他搬了张凳子,让他跟我一起看电视。

我看电视正入神,他突然就冲过来把我按倒,在我身上乱摸一通,接着就要扒我衣服。

我凭着本能拳打脚踢,手上抓着什么就砸什么,终于他抱头逃窜。

我赶紧反锁了门,蹲在门口瑟瑟发抖,我那时才十岁左右吧,根本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可是我形成了条件反射,一看见那个疯子我就浑身发抖冒冷汗,他要是再咧开一嘴黄牙对我傻笑,我腿就软了。

每次上学放学路上都提心吊胆,整天担心他会突然从哪个树林里或草垛后面跳出来抓我。

一直到我上中学,有一年夏天那个疯子掉河里淹死了。从此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我从未想到一个人的死可以成全我的快乐,我第一次意识到死亡并不一定是个坏东西。

③J的故事

从小我爸妈就离婚了,也没人管我,我就成天这儿逛逛,那儿瞅瞅,村里的老少妇孺都是我朋友。

其实是因为别的孩子不跟我玩,我也不想跟他们玩,他们老在我面前大喊:你妈跑啰,没妈的孩子像跟草!

这之后,我就只跟大人一起玩,他们看我可怜,不会说我什么,很多时候还会给我零食吃。

我最喜欢和村东头的一个男人玩,因为他是我爸的同学,我管他叫叔叔。

他有一个大大的玻璃房,里面养了很多花,很多鸟,定期拿到集市上卖,还有很多小贩过来采购。

冬天的时候,我最喜欢混迹在他的玻璃房里,鸟语花香,阳光明媚。

他坐在一个小马扎上给地上的花浇水剪枝,我就站在一旁看,时不时冒出几个古怪的问题。

我那时真觉得他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天使,他的玻璃花房便是天堂。

可是我真的想不到,我站在一旁喋喋不休的时候,他一把抱住了我,劈头盖脸亲我,还伸舌头舔我的嘴,舔我的脸。

我使出浑身力气揣了他一脚夺路而逃。

我真的感觉我的世界“轰”一声塌了,我妈不要我,我爸不管我,我最信任的人又来伤害我……

有一阵我突然很想死,觉得这个世界太丑陋太无望了。

还好后来发现一件感兴趣的事,转移了注意力。不过现在偶尔想起来,觉得心上还是有一个窟窿,时常呼呼漏风,填补不起来。

④W的故事

我这个事情现在想想可能没什么,当时真觉得自己被强暴了。

有一回我去逛街,走在半路就肚子疼,正好路边有公共厕所,我就进去上大号。

那个公厕不是马桶或者蹲坑,就是一条长水坑,中间有水泥贴瓷砖的隔断,而且男厕女厕的下水道是相通的。

我那天也真不走运,女厕一共两个隔间,我好死不死就选择了靠近男厕那一个。

我蹲到一半,就听到“咔擦”声,感觉我面前的瓷砖有光一闪,我以为是厕所的灯坏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大白天的,厕所根本就没开灯,我就没作他想。

又过了一会儿,我面前的瓷砖上又有反光一闪,伴随着“咔擦”一声从下方传来。我低头一看,看到一只手机,以及拿着手机的迅速缩回的半截手腕。

我意识到我被偷拍了,你大爷的,老娘拉屎有什么好拍的。

我怒发冲冠,提上裤子,就跑到男厕门口堵人。

当时有男人要进去方便,也被我堵在门口。

终于有一个男人出来,我先踹了他一脚,让他把手机拿出来。他可能听到我当时在女厕的惊呼,手机里一张照片也没有了。

我不甘心,看着那人一副人模狗样,竟然干出这等下三滥勾当。

我揪着他的领子嘶吼:照片呢?照片呢?你凭什么伤害我?你得罪你了么?

他低着头不敢看我,声如蚊蚋:“什么照片,我没拍。”

周围人越聚越多,我也没抓着证据,不好再纠缠。我咬牙诅咒:“行,如果你拍了,你出门就被车撞死,我祝你不得好死。”

然后那人灰溜溜走了。

我一路哭着回了家。简直太龌龊、太气人了。

当时真觉得自己被强暴了一样,心里觉得特别委屈,为什么我这么倒霉?

你别看我大大咧咧的,内心脆弱着呢,过了好几年才释然。

我也明白了,这世上许多伤害,是无论如何也防不了的。

⑤X的故事

你说性骚扰啊,那我太有发言权了,遇到太多了。

你不问,我都没好好算过,一算吓一跳,我能健康长这么大真是不容易。

初中那会儿有晚自习,晚上八九点骑辆自行车往家赶。

那时候都是一群人一起走,一路上说说笑笑也不害怕。

初二的时候,每次我们放学,路上就有很多摩托车跟着我们。

车上坐的都是染着黄毛叼着香烟的小混混。他们的摩托车慢慢跟在我们后面,然后伺机与我们同行,逮到机会,冲某个女生的胸前抓一把,一脚油门,逃之夭夭。

过一会儿,他们又从反方向冲过来,再摸一把,如此反复。

我也被偷袭过两次,简直深恶痛绝。没办法,后来我就决定住校了。

还有一回周末我去我姑姑家玩,不太远,我一边吮着冰激凌一边走,谁知道对面过来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全身赤裸,还对着我吹口哨。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裸男,吓得我拔腿就跑,跑到我姑姑家时,手里的冰激凌就剩一根光秃秃的木棒。

那时我比较小,这两件事我印象比较深。

后来又大大小小经历了不少。比如公交车上被咸猪手摸大腿,在图书馆被人捏屁股。

我已经麻木了,这些身理饥渴心理畸形的臭男人防也防不住,前仆后继的,由他们去吧,我真觉得他们挺可怜的。

故事说完了,这只是九牛一毛。也许现在看来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这些骚扰对年少的她们来说,却像是扎在心上许多年的肉刺。

会使她们自卑、敏感、妄自菲薄,影响她们的婚恋观甚至人生观。

再来看这些故事,如果你在公交上地铁上被摸一下蹭一下也无所谓,最怕熟人作案,后果真的很严重。故事中的主人公们还算是幸运的。

据报道中国大部分的强奸案包括儿童性侵都是熟人作案,可能是邻居、老师还有想不到的亲戚朋友。

女性在生理上天生处于被动弱势地位,所以成年女性要提高警惕,勇于自保,敢于和恶势力作斗争。

未成年少女好像缺乏这方面的教育。我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给她们,我们可以寄希望于谁?

也许学校在开设性教育课的同时,再开一门女子防身术。

我一直希望在未来我能有一个女儿,但是一想到这些事情,觉得还是儿子省心。

不过如果将来真有女儿,从小就要让她知道,哪些身体部位别人绝对不能碰,父母也不例外。再让她去学点功夫跆拳道,至少在遇到暴力时有抵御的能力。

你希望天下无贼,我希望天下再无摧花辣手。

PS:当然男人也会遇到性骚扰,只是我这里没有案例。不过在儿童性侵案中男童也占了很大比重,确实也该引起重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去看了房,也算定下来了,但怎么看都有些许冷清。记得当时说要给你做饭,带你跑步,给你泡脚,而如今确实很难完成了。...
    子彦Ryan阅读 90评论 0 1
  • 之前林志玲在微博晒出抽空慢跑的照却被网友质疑没穿内衣胸部两点激凸,网友大呼性感。一向走性感路线的梅根·福克斯...
    c3e781289530阅读 135评论 0 1
  • 大年初二, 南方的小城镇竟阴雨连绵,几乎下了一整天,昏昏沉沉的天幕下,路上行人零零星星,与过年的气氛不太搭调,和昨...
    黄金橙子阅读 198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