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烟火】

丧失在岁月的流年里,一路云烟。

                                                                                  ——  题记

只为月圆花独醒,漫天春雨淋。

只为落叶,寻找一片空隙,傻傻的呆在雨里;只为凋花,寻找一处角落,呆呆地寻找归迹。

似彼岸的烟火,那是你逝去的身影,我伞下的面容,隔岸,在哭泣。


                                                         一,只为落花

素素是我的高中同学。胖胖的身体,短短的头发,常常挂在脸上的两个小酒窝,也因为如此,我的记忆里渐渐有了它的踪迹。

我认识她,有些青春偶像剧里的邂逅。学校操场的那棵柳树前,相遇,随即,她送出两个小酒窝,浅浅的,淡淡的。我心里有一点不见雨的感觉,那一份燥热,只等到她的身影消失。16岁,刚刚涉足尘世,就遭此番波折,傻傻的带了老半天,直到它归去。也许是老天乱开玩笑,我抽身闪进教室,才发觉门口那个座位有了素素的身影,恍惚之间,多了几许迷离。

素素爱笑,两颗亮湛湛的牙,胖胖的身体,笑起来多了几分幽默。素素也喜欢诗,特别是柳永和李煜的诗,他经常说那些诗里,藏着迷蒙,读起来润心,她的QQ里,主宰页面的多为“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丹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她的昵称“海棠依旧”,也是来源于诗“昨夜雨消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她常把自己放进诗里,烟雨迷蒙,红消香断,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我们笑她傻,她只是默然的笑着,然后把自己融进外面的雨里。

墙外柳絮飘飞,墙内玫瑰正红,软软的绒毛钻进嘴里,痒痒的。有时间,素素总喜欢去那里散步,有时候也会唤上我,渐渐地,树林里多了一对身影。她像个孩子,跳着,笑着,在花丛间旋转,鼻子靠着花朵嗅着花香,然后一个人喃喃的说着“好香啊,我若是一只蝴蝶,就可以多多流连在花海里了”,我笑着,你傻啊。素素低下头,手摸着花瓣,一片花瓣掉落,像只蝴蝶。她俯身捡起,夹进了书里。素素绕着小道向前走着,我跟在后面,揣摩一朵花的色彩。

高三那年,素素考上了本省的大学,而我,去了外省,远远地。最后一次去找她,她带我去了学校的花园,那里依稀有一些花朵,红的,黄的。她笑着说,你走的好远啊,我默然,傻傻的呆在那里,她扯下几朵花瓣,静静的放在我的手心里。那晚,月真的好圆,向那花瓣一样灿烂。

隔岸的风声里带来一缕花香,我跳跃着寻找你的气息,只可惜,香火里参伴更多的愁绪。


                                                               二,只为烟火

清绝,影也别。知心唯有月。原没有春风性,如何共,海棠说:吹尽残花无人见,唯有烟火正浓。

第一次,坐火车,来到离家好远的长沙,在漫漫烟雨里瞅见了长沙浮世的繁华,半抹殷红,半抹翠绿中惨淡遗留几丝故乡的味道。隔岸的烟火里,依然淡淡的留有一丝花香,素素,那是你不远千里独留雾中的一抹情愫吧。

潇湘女子为何梦断河边,只为那隔岸的几簇烟火。

我还是会在这寂静的夜里,想起你,孤雾怎藏身,你穿一身花的色彩,拈着飞花一样的身影,面带笑容,娓娓而来。我看见,你的手里藏着几瓣花,我试图接起,去试探你手里的余温,才发现,那是在梦里。

但怅望,兰舟容与,万里云帆何时到,送孤鸿,目断千山阻。

我徘徊难忘,远处山的翠影,失落的低头叹息,江边滚滚的水流,奔腾前行,我等待的兰舟,何时才能在烟雨朦胧中驶来?载我去对面,亲身体验那烟火,弥补我心中的半米缺憾。我琐碎的眼神,弥望着不归的身影,你前世的身影,难道是一丝烟火独惹我对你钟情。

汀洲,烟雨独,衰草褪去处,月断迷烟。花落影,随风依旧,暗香难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