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以后的以后》】Chapter 28 就这样吧

药方    第二十七味

小熊早上醒来的时候,阳光透过窗户暖暖的照进来,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都那么熟悉,揉了揉晕乎乎的头,心想还好在自己家里,没在街上道上,一没留神竟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哎哟——

你醒了。林君说。

林君姐?

怎么,昨天晚上的事不记得了?

小熊低头看自己的衣服,心想衣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

嘿——嘿——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打架。

嘿嘿,哦对,是打架,我不是把那个人打败了吗,要不是你吼我我也不至于吃亏。

你倒是都记着。林君说着将蜂蜜水递给他。

你没有下毒吧?小熊问。

你不拍死,我还害怕坐牢呢?这样是不是也不生气我拉着没让你打地铁上的那个男人。林君在他对面坐下。

哎——小熊长叹一口气。

你这还没到中年就一声叹息了,行了别叹气了早点在桌上了,你吃吧,我有事要走了。林君说着便起身。

小熊习惯性的摸摸后脑勺看着林君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林君姐,我昨天没做什么蠢事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林君走到门口的时候说,你酒品比较好,没吐没闹也没胡言乱语,没发酒疯,就是说了句狠话——余然,你以后回来求我爱你,我都不会爱你了。小熊想了想说,对。

林君刚进电梯,小熊穿了一只拖鞋追出来,没见到林君,却看到顶着熊猫一样黑眼圈的余然。

她靠近,他后退,她靠近,他后退,无奈之下,余然说,熊先生,你闹够了没?每次吵完架,她都先回头,然后叫他熊先生,两个人和好如初。

可是这一次,小熊并没有回应他,只说我闹够了,你回去吧,我们结束了,就这样吧。

余然去拉他的手,却被他打掉了。他回到家里,余然跟着他到了门口,他仍然是那句你回去吧,我们结束了,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

余然开始站在门口哭,她以为小熊不是认真的,她以为他舍不得自己伤心的,可是哭了很久,她已经很累了,小熊依然没有出来,也许是哭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穿着十五厘米高跟鞋的她狼狈的坐在地上。小熊回家后吃完早点又睡了,等他中午出门的时候,余然已经不在门口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嫌弃

林君回到家中已经十点多,父母都出去了,换了衣服洗了澡倒头就睡,再睁开眼睛已经两点钟,正换衣服的时候妈妈推门进来,看她乱糟糟的头发,开始絮絮叨叨起来,昨天晚上去哪了,你看看你,眼看就三十了,现在也没个男朋友,以前天天跟你一块的半夏、小溪也都结了婚,就剩你一个人,现在连能跟你一起玩的人都没有……

妈——妈——您能停一下让我说句话吗?林君打断她。

好,你说。

别担心,我在找男朋友呢,放心,三十岁之前我一定把自己嫁出去。

嫁出去,嫁出去,你二十五岁的时候就说二十八岁之前一定把自己嫁出去。你就是太挑了,那么多好机会都错过了。你说,咱个子也不高,工作也不好,长得也一般,年龄又大了,你要挑到什么时候——

是,我挑,可是,那是不是只要人家愿意,人家不嫌弃我,哪怕像猪一样,我就应该扑上去。还有,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你们都这么说我,有谁会觉得我好,你今天说的这些不好就是赵健妈当初嫌弃我的话。

你不是总说让我等着吗,大家都在找工作我也要出去找工作的时候,你说让我等着表姐夫给我找工作,跟赵健谈恋爱闹矛盾的时候明明是我错了你也说让我等,你就只会让我等,结果呢,你说的稳定没等到,赵健也和别人结婚了,你永远只会跟我说让我等。说着开始哭起来。

是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叫你等好了吧!妈妈也开始抽泣。

林君的爸爸走过去搂着老伴儿的肩膀对先林君说。君儿呀,你妈也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就是希望你能找一个人照顾你爱你。

接着拍拍老伴儿的肩膀说,你别总说她,她也着急呀,你看看,她每天跑业务那么累。和赵健谈了三年恋爱,结果他和别人结婚了。我们君儿挺好的,你看她在公司的业绩那是顶呱呱的,虽然个子小,可是长得漂亮啊。几句话下来,母女两人都停止抽泣。

林君说,可是我也不愿意这样啊,你们以为我愿意啊!我也想有个人陪我,不想一个人的,我能怎么办,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啊。我不是怪你们,我只是觉得很多事情我都要自己去做,你们谁也不能陪我一辈子,不能什么都替我做好。如果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我会说的。

林君的爸爸说,我们知道了,以后我们会注意的。

话音刚落林君的电话响起来,接起来是小溪,她说晚上同学聚会,一定要到的,林君说好。挂了电话,跟父母说,晚上同学聚会要去拾掇拾掇。

妈妈说,好好打扮打扮。

林君说好,接着去梳妆打扮。出门的时候,对妈妈说,明天想吃可乐鸡。

妈妈说,明天妈给你做。

因为堵车,林君到的时候已经高朋满座,闹哄哄的,小溪笑靥如花的站在黄芪身边,林君拖着晚礼服走进去的时候,萧树傻傻的望着他,林君一步步靠近,小溪看见她的时候慢悠悠的走过去给了她个拥抱,黄芪跟在她身后,林君趴在她耳边悄悄问了句,是不是有了,搁以前你都是扑过来的,小溪但笑不语,林君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小溪拉着她的手,说道,你今晚特别耀眼,从你进门有一个人一直望着你,说着努努嘴,望向萧树的方向,林君转身,萧树端着红酒走过来,说了句又见面了。

林君一眼望见他手上的有些晃眼的欧米伽,说了句非常遗憾,又见面了。

萧树突然笑了,你果然与众不同,我喜欢。你大概不记得了,我们大三的时候经常在二号教学楼的二层的不同教室上课的,有一次你匆匆忙忙的从楼道里跑过去撞进了我的怀里也撞掉了我的书。

林君很努力的在记忆的仓库里搜索也没有将这段记忆提取出来。无奈地说了句不好意思记不得了,不过难怪人家说这个年纪找的无外乎旧情人、老同学、老朋友。说完又觉得这话可以腹诽不该说出来。

萧树笑笑。华尔兹的音乐响起来,萧树一伸手,林君一抬手,两人滑入舞池中。

林君望着萧树,感叹了句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

萧树嘴角上扬回应到,多谢夸奖。时间久了你会发现更多优点的。

林君说,应该说你自信呢还是自夸呢?

萧树说,全在你一念之间。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小溪在旁边望着,说了句,就这样吧,傻傻地笑了。

黄芪将她揽入怀里,说了句,老婆大人,累不累,饿不饿?

小溪甜腻窝在自己男人的怀里,说了句,只要你在就不累也不会饿。黄芪刮了下她的鼻子,说了句淘气,你这样,我儿子以后会特别调皮的,小溪说是你女儿。

黄芪说,那我要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小溪低头,很小声的说了句,那要看你有多厉害,她以为黄芪没听见的。可是江黄芪明明白白的听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