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的上海:记一次群演经历(中)

因为第一次做,不甚了解,所以提前赶到出发地。事实上完全不必,这些招兼职的领队为了保证把人数凑够,会提前很长时间通知集合。饭没有吃,出了地铁口之后天色向晚,地方略偏,路灯接二连三亮起来,外面已经围了好些人了。

看得出来,这些人年纪都还尚小,或低头独自玩手机,或三两聚在一起、夹着烟高声交谈。我找了处栏杆倚着,心想晚上安排住的宾馆,可以在周围找些吃的,所以并不着急吃饭。来往行人形色匆匆,这座城市是如此忙碌,每个人都在着急赶路,根本不在意身边发生了什么。夜幕完全落下来,马路上的鸣笛此起彼伏,一群人仿佛置身孤岛,安静等待营救。

良久,有人安排集合。清点人数,领队一个个点完,有人听音乐,有人看视频。这种古老的点人数手段已经很久没见了,于是点了许多遍,终于大致弄清楚人数,领队们背着双肩包,外貌身高并不出众,内心难免有些疑虑起来。

身份证被收上去,虽然抗拒,但是其他人好像都习以为常,交了,我也把证件交了上去。收完,吩咐原地休息。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心想不应该是安排大家去住宾馆了吗?疑惑间,找了个台阶坐着。

又过一会,集合,赶往另一处马路边。

等待,忽然有人窃窃私语,大概是说去杭州拍戏,有人将信将疑,领队将众人呵止住。我心里还有些兴奋,想着去外地拍戏也是个蛮不错的体验。

车来了,两辆大巴车,保证每个人都有座位,上车,出发。

车行了很久,车上有人酣睡有人闲聊,还有人开着外音听音乐看视频。快凌晨了,偶尔有脚臭味传来。

认识一个朋友,之前也做过群演,聊得不错。他说没去外地拍过戏,六十块跑这么远拍个戏是不是有点多余了?我问起晚上住宾馆的事情,他只是笑着,就回看看他们怎么安排吧。

我没睡,一直看窗外的风景,跟女友聊着微信。

车在一处空地上停了下来,四周比较空旷,门开了,下车,孤零零几栋高楼,远处云雾里面的高楼若隐若现。司机翘起腿睡了起来,很多人下车活动,找到一处座椅聊起天。

我这才问起那位朋友住宾馆的事情,他懊恼叹气,都这个时候了,谁还会给安排宾馆啊。

这才明白,住宾馆是个幌子。

既来则安,何况这么多人呢,能出啥岔子?无奈车上太热,下去找个凳子坐着想睡一下,蚊虫又太多,于是这样车上车下来来回回多遍,还是睡不着,就在周围到处晃着。

不远处有个很小的烧烤店,可以到里面吹一下空调看看电视节目,外面也有若干凳子可以坐。跟新认识的朋友坐了一会,他忽然提议,点一点吃的?我并不想,因为工资才六十,这么辛苦,才能吃几个串串?

“别吧!”

我说。可是他已经把菜单拿来了,于是硬着头皮点了两个,价格三十。好在有免费的瓜子可以磕,我抓了一把又一把。

磨磨唧唧,可算吃完,他低头玩起游戏来,店里面几个小伙开始收拾桌凳,我起身要付钱,他眼睛并不离开屏幕,嘴上却说:

“我来吧我来吧!”

我本以为会AA,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就没戏了。付了钱,果然他后面没再提及,我也不好意思说。

就这样,在空旷的杭州郊区,扛着蚊虫燥热的攻击,我们硬是挨到了天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