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杂想

‘’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自己走不出去,别人闯不进来,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当我读完钱老的《围城》,愈发觉得这句诗凄凉的可怕。

       法国谚语道‘’婚姻是被围困的城堡'fortresse assiegee',城外人想冲进入,城里人想逃出来‘’而我觉得人生就是大大小小的城,纵使你走出一座,却深困在另一座,爱情,友情,亲情,事业,婚姻.…

      我是同情懦弱的方鸿渐的,但可怜之人必有可嫌之处。方鸿渐不爱苏文纨却享受她的宠爱,爱着唐晓芙却不敢挽留,他在城门口进进出出,总归逃不过被困在城里。好不容易逃出来吧,又携孙柔嘉走进了婚姻的围城,苏鸿渐以为自己爱她,却终究是个悲伤的结局,正如书中最后末尾一句“这个时间落伍的计时机无意中包涵对人生的讽刺和感伤,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城外的观望者,隔着厚厚的墙寻思着城里的风光如何。是细水长流,落英缤纷,还是烽火连天,满目疮痍;是甜如蜜糖还是苦涩如胆汁。好不容易遇到城里人就眼巴巴问城里怎么样。有的说“里面可好了,有花有草有红日”,有的说“里面可糟了,疾风骤雨无月明”。“你怎么不自己进入看看呢”终于有人说了句中肯的话。

      有的观望者惴惴不安,却也带着希望踱进城里,发现一切都是那么新奇美好,他很庆幸自己进城了。有的观望者选择了待在城外,暗自嘲笑进城者永远不会体会到城外的自由,山环水绕,天空中快乐的鸟儿肯定是城外多。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城里花香变得淡了,太阳也似乎由温暖变的毒辣;城外的水也似乎没有那么清澈,鸟儿总是匆匆忙忙。城里人依靠在城墙眺望城外,城外人伸着脑袋窥视城里,鸟儿依旧在天空叽喳,花香浮在空气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