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7

2019.1.7   23:19——23:45

如果,选择相信科学理论……

过去从未过去,未来也并非不存在。

往前,往前,通向未来的直线高速路,只是一种错觉。

胶片静静地躺在桌上,光线模糊不清地变幻,然而一个故事已成定局,只等待放映人的手。

观影人坐在黑暗里。时间,被放映者的手开启。一缕微光缓缓揭开黑色。

冰封的河流开始单向奔跑,静止的花蕾开始绽放,空中的那个玻璃杯开始坠落……

我开始睁眼,故事从头开始显现。

右脚印踩下,左脚抬起,一步又一步。

黑暗抹去已形成的脚印,黑暗遮蔽下一个脚印。

一步,又一步,是观影人的眼睛在走路。已成定局的故事,只是被一页一页照亮。

我在此刻停留的瞬间,有一人正和过去的我谈天,另一人站在未来对我招手。


是否存在某种东西,联系在人与人之间,就像蛇头与蛇尾被相连,像一滴水与另外的水,被河流或者大海相连?

在某个时刻,我通过别人的眼睛,拍下全世界的快照。


有一天,我买了一张到未来某站的票。时空之旅归来时,与老去的自己相遇。

有一天,我买了一张过去某站的票。满怀天真地改变过去,却意料不到,时空是一条柔软如面的通道,改变只是错觉,只是一个不清醒的梦,归来时,还是与某个站点的自己重逢。

从未有机会逃出轨道。


在新生的鸡蛋里,我们曾作为微不足道的小小细胞,紧紧相挨。

鸡蛋打碎所用的时间,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所幸,分离也是如此漫长,似乎永恒。

终有一天,世上所有的钟表都瓦解,时间不再具有意义。

那时,我们仍然是小小的细胞,是尘土,更孤独地飘荡,在更茫茫的宇宙里,彼此的距离远到几乎静止。

Moiya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