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生活

程浩的《站在两个世界的边缘》

看到中途就合上书,但心里的震撼久久不能平复,跟程浩比,我们太多人都活的太轻薄,甚至亵渎了生命这两个字。

看到知乎上面很多人说这个世界对程浩太不公平,一个真正热爱生活的人二十岁就离开了,而那些作践自己,满身负能量的人却活蹦乱跳的,可是一万个病人里才有可能有一位程浩,如果他没经历那么多苦难,就不会有这么一个伟大的年轻人,也不会有人因为他而对生活重拾信心。

虚情假意的人无缘无故的心疼他,但绝不仅限于他,换做任何一个人受到了他一样的苦难,也会被莫名心疼,被爱心,好意,眼泪和舆论淹没。程浩心里明白,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变得健康了,所以他不需要那些好意,他说过他最讨厌被人说成励志,他只想当个正常人。他说过的那些话,只有他能说出来,只有他敢说出来,只有他有资格说。

程浩死了,来了许多人开始关注他,他的书在读者心中作为新的他继续存在。比起没营养的书,看他的书是正确的选择,可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一群人的醒悟靠一个人的牺牲来换取。

他死了,对于他来说就是结束,但对于许多人来说是开始,所以,死亡也许只对生人才有意义。我们都曾幻想我们死去的情景,和死后周围世界的变化,但残酷的现实是,即使你生前强大到能呼风唤雨,一旦死去,也就不过化作一捧黄土,尽管有人为你叹息,除了能让你起死回生都是没用,一群人在为你喜怒哀乐,你却感受不到,这才是死亡最可怕的地方。

可是就因为终点是死亡,就放弃生命的过程了吗?绝不是,我希望每个人都活的有自己的样子,即使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水深火热。

我们已经为“活着”付出了太多。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