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了离开,就不要责怪我没有在原地等着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斌看到那一幕时,不知道用怎样的词汇和语言来表达它所带来的愤怒,伤害与催毁。

       俗语说,夫妻总会有个“七年之痒”。初听时,嗤之以鼻,不以为然,现实却狠狠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快将迎来第七个年头时,丽背叛了他,背叛了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感情。

       斌出去了,开着车在路上不停地吹着风,以冷却想要杀人的火焰,冷静冷静,再冷静。OK,是丽被迷惑了,被那不知所谓的人给蒙蔽,相信丽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他们已经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了,一直都好好的,丽只是没有工作,在家里呆着无聊,闹着玩儿的……

       斌快天亮才回到家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来不抽烟的他,用不熟悉的姿势,抽了一根又一根,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丽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来,望着这个瘦小的男人,突然一阵恍惚,一点都想不起他们初相识时的快乐,相恋时的甜蜜,仿佛那已经是上一个世纪的人与事了。这个男人,或许是个好男人吧,努力工作,顾家,爱女儿,也对她好,可总是感觉缺少些什么,激情?浪漫?惊喜?丽自己也说不清,这种缺失的感觉,她从峰的身上找到了,每天跟他有说不完的话,想起峰时,心就会“怦怦”地加快跳动。心动,对,在斌身上已失去了心动,就像个陌生人住在一块了,这种感觉,让她想逃离,而去处就是峰那里。但终究是孩子他爸,六年的感情不是不心动了就能抹杀的,丽答应斌好好地对待这个家,这段婚姻,及他们的感情。可丽心里知道,她根本没办法再花点心思在这个家庭,这个男人身上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也一天比一天漫长。斌呆在家里的时间长了,丽觉得日子难熬了,她想念峰,思念已经把她完全给淹没了,她已经看不见斌愈来愈失望的眼神,也看不见斌日渐消瘦的身形。一个借口,又一个借口,去解相思之苦,也解了她与斌最后的信任与感情。

       斌放手了,解除了她身上的枷锁,女儿也给了她,并分配了财产及抚养费,一点都没有因为丽的“借口”去为难。

       一个酒瓶,无数个酒瓶,斌这段日子一直以酒度日,他不明白,好好地,丽怎么就会背叛他们的婚姻呢?一而再,再而三,不给他们之间一点回头的余地了。真他妈的操蛋,离了就离了,以后别后悔!斌狠狠地想着。

       朋友拉着斌去了球馆,陪着他整日整日地练球,心中的郁结随着汗水,飞舞着挥洒出来。斌的眉目渐渐舒展,慢慢恢复以往的生活节奏,该工作的还是得工作,生活还是要继续,失去丽的空白,也用羽毛球代替度过,热情而充实地过着。她有她的选择,于我再无关系了,斌喃喃地说道。

       时间如细沙,握紧握松,都不能阻止它的流逝,第七个年头,不知觉地就这样过去了,斌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不去听闻有关丽的任何讯息,于他,已是局外人,各自安好。

      身边不泛女性追求者,斌只是微微笑着,总是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最近,一些事情让他有点波澜。丽联系了他,想回到他身边。可斌对这事已没有任何想要张开双手的想法了。或者在心里最隐密的地方,有点小雀跃。而这份小雀跃是什么呢?是丽终究没有得到她要的?是丽终于后悔了?是斌自己已经对丽不在乎了?是现在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了?……无数个念头一一闪过,斌得出的最终结论是,他已对丽没有任何心思,也不想再去插手丽的任何事情了,他绝不会回头。


       斌在说这些过往的时候,平静且悠然,他感叹,一个人在作出选择的时候,一定要有相应的能力与心理去承担这个选择所带来的结果且不后悔所选择。也只有在经历许多人与事后,你才会领悟到,什么是最可贵的,什么是值得珍惜的,又什么是可为与不可为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