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滋养

0.151字数 961阅读 104

    那年冬天,又是一年春节时,我本应该面带笑容,可现在却是一脸苦涩。

    家人都围坐在一起,可却迟迟不拿起筷子吃年夜饭。我渐渐有些不耐烦,悄悄地凑到奶奶的耳旁:“怎么还不开饭呢?”“你太公还没来哩!”唉,我不由自主地偷偷叹了口气。一会儿们被轻轻地推开了,太公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踏入家门。他鞋上的泥蹭在白色亮洁的地砖上,留下一道道难看的泥印。我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外人。眼前的老人穿着一件肥大的褪色的羽绒服,裹住他瘦骨嶙峋的身躯。他弓着背,整个人就像藏在一个巨大的茧里,能依稀看见他头上像割过的杂草般灰白的头发。

  他笑着慢慢地踱步过来,坐在我的身边,我赶忙拍了拍衣服,生怕沾上了他的灰,并向旁边挪了挪。听了妈妈的吩咐,我才不情愿地叫了一声:“太公好!”太公又笑了,高兴地点点头,连忙招呼大家吃饭。他拿起筷子,向前伸去,他的手一直在不停地颤抖,筷子就要从手中掉落。他的手就如骨头上裹着一层枯黄的干皮,爬遍了老人斑,有点恐怖的感觉。他夹住了一只虾,放到我的碗里,脸上泛起浅浅的笑:“吃,快吃!”我应付似的回了他一句谢谢。

  年夜饭终于结束了,他夹给我的菜,我一点儿也没动过。爷爷和爸爸出去放烟花,妈妈领着小弟凑热闹,奶奶则在厨房洗碗,这里就只剩我和太公。他坐在我的身边,我都不敢呼吸,一股压抑感扼住我的喉咙。“哦,对了,差点忘了!”往我的口袋里塞入一个红包。“千万不要告诉你父母,我给了你红包啊!”他哑着嗓子低声说。等谢谢二字从我口中蹦出来之前,他又背过身去,拿出一个用破布包裹起来的包袱,放在我面前。他小心翼翼地松结,拎起包袱的一角,慢慢地摊开……包袱中的是一袋用塑料袋包了一层又一层的雪梨。他顺手拿起一个最大的梨,又笑笑说:“我自个儿种的,听你奶奶说你最近有点小感冒,嗓子不舒服,带点儿给你补补。”“谢谢。”“谢什么,一家人嘛!”太公边说,边起身去洗梨,并亲自交到我手里。

  我接过梨,咬了小小一口,水灵灵的,十分可口,甜甜的汁水流到我的心里,滋养了我干燥的口舌,也滋养了我枯竭的心灵。顿时我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愧疚,也有可能是两种交织在一起。我回想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太公的爱其实一直滋养着我的心灵,只是我的心太过狭隘罢了。

  太公,谢谢您,您的爱像细雨般的,滴在我心头,滋养了我那荒芜的心田;您的爱,便是我永远的滋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