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的理想学校

0.091字数 1893阅读 291

在孩子们大班毕业前,我们按惯例是要带孩子们去参观小学的,但我并不是很热衷这样的参观,因为它们离我理想中的模样实在相去太远,这样的参观带给孩子们的大概也不都是憧憬吧。

孩子们被告知,小学是个学习的地方,可是,这学习,就非要这样正襟危坐、除了书本,就是书包文具吗?这学习的地方,就非要如此拥挤又空洞吗?教室里挤满了课桌椅、孩子、书包,满满当当,却又如此空空落落。除了课外书,没有一件孩子们喜欢的东西,这也使得小学的课间喧闹嘈杂,孩子们密集地穿梭在不太宽敞的走廊里,追逐喧闹,哦,这或许是他们唯一喜欢的、可以称之为“玩”的活动了吧。可以想象,他们如此喧闹的游戏应该是不被老师接纳的,出于安全和规则,分分钟是要被叫停的吧。

幼儿园到小学,只是一个暑假而已,孩子们就长大到与游戏绝缘的大人了吗?即使是成人,也是需要游戏的嘛。为什么我们总是讲幼小衔接,却没有人做小幼衔接呢?这游戏难道就与学习相冲突吗?是不是自古以来,咱们小学校里就是没有玩具、没有游戏的呢?虽然我没有机会去参观更多的小学,无法客观做出评判,但回想起我们小时候,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们的小学是有玩具的,也是有游戏的。

那时的玩具多是各人自制的,揣在书包里带来上学的,譬如玻璃球、挑棒、沙包、跳绳、毽子、皮球、纸荷包、陀螺、橡皮筋之类的,即使没有玩具,我们也能够在地上抛出玩具来,石子、瓦片、树叶就可以玩得津津有味,民间小游戏更是花样繁杂,数不胜数,课后的操场上,三五成群的游戏时光是小学生活重要的、不可或缺的、最美的回忆。可是在物质充裕的今天,玩具越来越高档,孩子们反而没有玩具可玩,也越来越不会玩。小学生们上学是不允许带玩具的,对于已经习惯了依赖高档玩具的孩子来说,这等于剥夺了他们游戏的权利,加上学校空间的拥挤,自然物的匮乏,他们除了追追打打还能做什么呢?我真不敢想象,当他们长大后回忆起自己的小学生活时,他们还有什么谈资。

小丫的理想小学校不仅是学习的地方,还应该是生活游戏的地方。她的教室应该是温馨的、美好的,除了有喜欢的课外书,还应该有喜欢的玩具的一席之地,这样的玩具可以让她在学习之余放松下来,可以让她的身心沉浸其中,给她带来真正的快乐,也是她交往的媒介;它应该是孩子们参与营造起来的空间,教室里可以找到他们自己的作品,也有他们侍弄的绿植,甚至有小金鱼、小乌龟之类的小精灵生活的空间。在她的教室外,有课间十分钟来得及到达的运动场,那里有她们喜欢的秋千、滑梯,有攀爬架,还有单杠之类的运动器械,可以让他们尽情释放自己的活力,那里还有树荫草地,可以让他们在草地上打滚,在树荫下游戏,在花丛中找西瓜虫捉蝴蝶……

小丫的理想小学校里还有一群像李吉林老师那样安安静静做教育的老师,可是现在这样的愿望已经是奢望,老师们能够坚守教室,正常上好每一堂课已经成了愿景。每个学校被各种活动充斥得找不着北,老师们也被各种展示活动、行政任务、宣传任务牵制得团团转。教育被沦落为商品,老师们也走向市场,不遗余力地推销自己,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啊!朋友圈里充斥着做得美不胜收、尽善尽美的美篇、公号文,真可谓百花齐放、精彩纷呈啊!他们做的课程是那么完美,那么富有创意,孩子们的发展超乎寻常,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学霸、特长生,可是也只有身在其中的老师自己才知道,为了这些拿得出手的活动,她们付出的是什么、孩子得到的是什么。

教育本是个慢艺术,一个孩子、一个班级、一个学校的发展怎么可能日新月异,怎么可能立竿见影,怎么可能奇迹不断?!可是在这个信息社会、自媒体飞速发展的时代里,信息的传播速度和教育的发展形成了极大的冲突,人们已经习惯了奇迹与神话,也渴望教育能够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和幻想。于是教育也就被牵走、无法淡定了,开始走向浮躁和喧闹,开始走向形式和浮夸,逐步走下神坛、走向更加亲民的市场。

儿子的小学校相比之下,要更沉静些,也很幸运地遇到了安于教室、睿智乐教的老师,但教育生态也远不够理想。作为家长,我们无法改变学校,但总可以做点什么补足。儿子从小到大,除了在小学阶段学习的小提琴,几乎没有参加任何培训班,直到初中之前,他是伴着乐高玩具、伴着他喜欢的科学类玩具、课外书长大的,虽然小学阶段他的学习成绩一直自嘲为一般般的水平,但却也一直自信乐观,积极热情,同时为初中学习集聚了满满的能量,现在他就要迈向新的学习征程,我相信他在小时候烙下的生命底色依然会伴随他,给他学习的动力,给他战胜困难的能量。

从托班就开始一本正经学习的孩子们啊,你们的学习动力会永不枯竭吗?如我一样的奇葩妈妈,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还能淡定下去吗?还有憧憬理想教育的资格吗?就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