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偷走了我的糖

“因疫情原因,请速到小区北门指定位置领取您的快递,谢谢!”手机震动的瞬间,我还以为是他。值一个多月的班后,我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这是我跟他认识的第72天,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上一次微信聊天应该是半个月前。我匆忙戴上口罩,穿上外套,向小区北门走去,谁会给我寄快递……


“你好,我是糖糖,很高兴认识你。”我紧张又期待地向他发出了第一条信息。

“你好,我是熊子易,很高兴认识你。”没过多久,他就回消息了,他的名字真好听。

“我刚下班,我先去吃饭,下午再跟你聊哈。”熊子易匆忙给我回了第二句话,还没等我发出一个可爱的表情。那就下午再说吧。

“拜托,你跟糖糖说一声,我先去吃饭,等吃完饭我好好跟她聊天,她别误会我不理她啊。”熊子易跟我闺蜜说了一句,转身朝食堂奔去。闺蜜说真没想到熊子易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这一次相亲,哈哈,也许他是真着急了。

“亲爱的,你们先去吃饭吧,我已经加他了,下午再说。”我跟闺蜜发过去消息,附上了比心的可爱表情。

“我吃完饭了,你中午需要午休吗?如果需要的话,你先休息,下午再聊也可以。”熊子易小心翼翼地盯着手机屏幕。

“我平常都午休,但今天可以不午休,咱们聊聊天吧,别休息了。”我满心欢喜,这是我第一次那么积极应对“相亲”。

“你周末一般都做什么?”他很快回了话。

“陪我妈逛街,陪我姐逛街,我自己逛街。”

“哈哈,你怎么那么爱逛街?”

“因为平时都在上班啊,而且下班我会去练瑜伽,周一到周五从未缺席。”

“不错啊!你也喜欢运动啊?”

“喜欢,运动让人觉得浑身通透。”

“嗯嗯,我也觉得是。那改天我们可以约着一起跑步或者爬山。”“可以啊,可以找个春暖花开的时候。”

“嗯嗯,我先上班了,一会儿聊。”

“好,去吧。”我还没说几句就到上班时间了,真烦。

说来也奇怪,为什么这一次我不反感别人给我介绍对象呢?难道是我年纪大了,也开始为自己着急了?

“这周末你有空吗?我有两张演唱会的门票,朋友临时去不了了,如果你去,那我就买下来。”熊子易在快下班的时候发来了消息。

“好啊,我去!”我高兴坏了,这是我第一次还没见过真人就直接赴约,而且还是去外地看演唱会。不管了,我再不主动就没人要我了,我必须去。

“那你把身份证号告诉我,我把火车票订了。”

“好,我马上发给你。”


“亲爱的,我跟他明天去听演唱会!”

“有没有搞错?你们什么节奏?”闺蜜显然被吓了一跳。

“不管了啊,他都买好票,订好酒店了,这一次我就跟随自己的心勇敢一次!”我的心已经开始飞起来了,我要赶快下班回家收拾行李。

“那个,你还不下班吗?”熊子易来到闺蜜的工位旁,显然是有话要说。

“明天我约了糖糖一起去演唱会,在外地。但是,我订了两个房间,这是订单,你看看。”熊子易显然是怕被人误会。

“我才不看了,懒得管你们,糖糖才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吗?所以跟你说一声。”

“我告诉你,保护好她!”

“一定!保证完成任务。”熊子易稍息立正,目送闺蜜下班。


“熊子易!我在这儿,这儿……”我第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他,虽然没有我弟那么高,但看着还挺精神的。

“你好,糖糖,等很久了吗?”熊子易羞涩地挠了挠头。

“没有,我也是刚到,咱们进站吧!”

第一次见面,我们一起上了火车,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民谣演唱会。演唱会的歌手我都不认识,但还是被现场的热浪所感染,我俩全程站着,演唱会刚过半,我就因为体力不支提前回酒店了。

“对不起啊,也许我真的老了。”我抱歉地对他说。

“没关系,反正就是出来散散心,不要紧,我没事。要不,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他送我回房后就离开了,他住我隔壁。

“嗯,那……明天见,晚安。”

“晚安。”

虽然演唱会没听多久,但我的脚已经站肿了。真奇怪,两个不认识的人大老远从北京坐着火车来这个陌生的城市听了一个小时的演唱会,然后就回房间了。真好笑,我们今天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好像也不太记得了。那晚,我甜甜地睡着了。

第二天,我们没有多逛下午便坐上火车回家了。他给我的印象:清清爽爽,画技了得的文艺小青年。不知道我在他心目中是什么样子?急切想要谈恋爱的中年未婚妇女?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反正就是试一试,谁知道合不合适,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像闺蜜说的珍惜当下,好好体会。我觉得我们还会有下一次见面。


“熊子易,你今天下班有空吗?能不能陪我去逛街?”我鼓起勇气主动跟他联系。

“可以啊,你想去哪里?”

“都可以啊,随便逛逛就好。那我给你发地址哈,下班咱们就在那儿见。”我赶紧甩过去一个地址,不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

“嗯,那下班见。”

“好,嘻嘻!”

第二次见面,我们约了一起逛街。


“亲爱的!我收到一个礼物……”我情不自禁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还掐了好几下大腿。

“哈哈,谁送的?老实交代。”

“他送的!我完全没有想到耶,是上次我们一起逛街的时候看到的。”我小心翼翼打开礼盒,看见一个闪闪发光的小挂坠,我高兴得合不拢嘴。

“可以啊,看来有戏哦!”

就这样,我们又见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每次都是逛街。因为只有这个商场处于我们两人折中的位置上。其实,我并不是爱逛街,我只是想见见他而已。

过年前,我给他买了一些年货,都是吃的,希望他能喜欢。我又约他在这个商场见,但那时全国疫情开始蔓延,他没有赴约,理由是疫情。

说实话,我感觉像被泼了一盆冷水,是不是我让他反感了?嗯,也许吧。


“叫什么名字?”快递小哥跟我确认个人信息。

“糖糖。”

“给。”快递小哥扫码,跨过两三排快递,然后把盒子递给了我。

“出入证,测体温。”小区保安例行检查,快递盒的胶带被我撕了一半,粘在我的手上,我伸出另一只手给保安测体温。

“正常,走吧。”走进小区,我继续拆着快递。

胶带没有完全撕开,我的手先伸进了盒子里,很熟悉的触感,但却是不太好的预感。我有点不想打开这个盒子了,回到房间,我趴在了床上。我打开手机想看看有没有错过的信息,来回看了好几遍,没有。

我起身在床头柜前坐了下来,背靠在床沿边。这个抽屉里放着他第一次送给我的礼物:闪闪发光的小挂坠。但我这一次打开礼盒时的心情真糟糕,跟第一次的小惊喜和小幸福完全不同,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回头盯着那个拆了一半的快递盒,逃避不是办法。放下小挂坠,我走过去拿起了快递盒,一打开,确实是熟悉的味道:

我第一次送给他的礼物

我们第一次吃饭时,餐厅的排队单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火车票

我们第一次一起看演唱会的门票

我第二次送给他的礼物

我第三次送给他的礼物

我第四次送给他的礼物

我第五次送给他的一颗糖

……

看着看着,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可恶,这有什么好哭的。

既然这样,我也把你送来的东西还给你。既然你想用这种方式结束的话,我尊重你。

我一边收拾,一边回想起每次鼓起勇气主动联系他的自己。那时,我觉得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能让我勇敢起来的人了,终于可以跟他分享我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了,那一刻,我真的好开心吖!他的每一条朋友圈我都可以看很久,并且第一时间点赞。我期待着他跟我分享他的日常,他碰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他是不是开始了一个新的创作,他又去哪里写生了,又读懂了一个什么故事……但显然,我太自以为是了,他不想,可我以为他想。

他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说,我说的话不确定性太多。他说,他现在满足不了我的要求。他说了很多很多,却没有停下来仔细看看我。我真的如他所说是一个像一杯温水一样的女生吗?我真的是如他所说是想要的很多的女生吗?我真的是如他所说但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生吗?

也许真愿意停下脚步来仔细看看我的人还没有来,只是我错误地以为他来了。我以为我是糖,是能让他觉得甜的糖。

短短的72天,我的心慢慢打开了,我还在等那个春暖花开的约。但对他来说,这漫长的72天,他的心慢慢关上了。

时间真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岁月确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那么

是谁偷走了我的糖

我在等你送回来


亲爱的,不要忘记你眼里的光芒,明媚而温暖。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