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江路到多伦多---菇妈养娃的园丁手记(26)

什么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我认为对金钱最大的敬意就是藏它于无形,有点功夫在诗外的意思。而时下的财富非彰显而不快,最后呈现出来的就是“金钱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贫穷亦是如此,如果你的思维停留在耳目所及,那么现实的匮乏就会限制你的想象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阵子收到在多市的附中小师妹发给我看几张图,几块色彩鲜丽的巨大块状物堆在多市的《富豪山庄》哪家富豪门口,据说价值2百万美金,是从拉斯维加斯运来的,原是放在露天的博物馆藏品。我马上找来几张照片发给她,2014年蘑菇母女在苏州院子里给几个水泥小柱子上颜色,那几个尺寸各异的水泥小柱子是菇妈让泥匠定制的。之所以选做规整的圆柱形,是为了考虑可坐可几。如果因此而被拿去佐证时下盛行的“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我是不买账的。反之,我的结论是:想象力和钱没有半毛关系。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有次在席间,听一位时尚先生描述一个地方多么了不得,说了半天只听见花了多少钱,没听到任何关于艺术内涵与创意构想的描述,我只得说:“我对任何只呈现金钱的事物不表敬意。”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不尊重金钱本身,物总是无辜的。我认为对金钱最大的敬意就是藏它于无形,有点功夫在诗外的意思。而时下的财富非彰显而不快,最后呈现出来的就是“金钱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有位据说早几年发了大财的朋友说过一句颇为经典的话:“以前壳少内容多,现在壳多了,内容反而少了。”这个壳用现代术语就是硬件,内涵就是软件,他的意思是以前物质很匮乏,但还是变着法想出玩的点子,现在物质极大丰富,反衬得精神贫瘠。想想我们小时候的玩意都是自己做的,玩法也是自己想出来的,因为没有现成的可以买,贫穷可以激发多少想象力和创造力?我没有电玩的体验,不知道现在的孩子玩这个可以激发怎样的想象力,但总归是在玩一个别人设定好的程序,而且所有人玩一样的东西。由此可见,当钱只用来买现成的东西,只用来做不动脑子的消费,那么金钱就会限制你的想象力。贫穷亦是如此,如果你的思维停留在耳目所及,那么现实的匮乏就会限制你的想象力。看出来了?想象力来自于你脑子里的灰色小细胞——思维,和钱真的没有关系。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暑假有多少富裕起来的国人去全世界玩呢?据说加拿大这边已经机场都要瘫痪了。世界游和国际夏令营必然与金钱有关,至于是否导致想象力的增长,还是需要想象力本身作答。我们老小蘑菇呆在家,想象力倒也没受任何限制。老蘑菇每天动脑筋怎么把家里的竹制围墙做得更精美有创意,引来周边邻居纷纷前来赞赏,夸他在为邻里创造艺术杰作,带来了东方花园的宁静之美。当初在苏州平江路用葫芦竹子鸟笼做灯具也曾引来路人观看赞美,可见对创造力的欣赏不分国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蘑菇则按定制要求,为妈妈设计篆刻了两枚闲章。傍晚,一家子去安湖边捡石头铺设在院子的树下,每当在风浪中抢起一块石头后,对石头的造型花纹的发掘就是一次想象力的历练激发。这些和钱全然无关。

图片发自简书App


Shabby Chic vs 11.11破烂变时尚——蘑菇家之家风

如果说极简风只是把多余之物扔掉,那么蘑菇们的Shabby Chic是要把丢弃之物创新成美物,倡导的是一种环保的道德审美,或曰闹节约的革命,且要把这场革命进行到底。当然归根结底,在网上买买买哪有自己把破烂变时尚好玩开心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Shabby Chic, 破烂变时尚,20年前菇爸菇妈在多伦多读艺术时,接触到这个当时颇为时髦的概念,对生长于“节约闹革命”年代的他们,仿佛突然有人告诉你只要笑一笑就能挣一块钱,天下掉馅饼啦。就此着迷于把自家的旧物和别人不要的破烂改头换面,使之成为实用的新物和时尚的艺术,并将之成为蘑菇家的家风。

其实,Shabby Chic在八九十年代风靡一时,于今此风式微,可能还是受到消费主义风潮的胁迫。试想,大家都想着把旧物倒腾一番作为时尚,那么时尚行业如何生存?遑论发展。此风不灭,大家都把“缝缝补补又三年”当作一件拉风的事去追捧,还会有双十一吗?毕竟买买买比把破烂变时尚要容易得多,爽快得多,满足感获得快又多。于是,双十一销售不断创出新高,老牌时尚品牌快时尚品牌不断传出每年焚烧几十吨库存的新闻。因为女人被下了魔咒:你的衣柜里还缺一件衣服,鞋子一定要配衣服的颜色,包治百病。而男人应该喜欢的是去掉这些装饰的女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然世间还是会有像菇爸那样幸运的男人,找了这样一个从小到大反潮流的老婆,一件棉大衣穿到今年25年了,估计还能穿25年,一个包拎了12年,外面已有破损,打算拎到里面破损为止。当然,那件衣服是老蘑菇25年前一掷400美金买下的(我看中要买,但没想过让他掏钱),虽是一下子掏光了腰包,却成了他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一笔投资。他从此没有再给老婆买过一件衣服。那件衣服又轻又暖,冬天没有第二件衣服可以与之相比,那为什么还需要另一件呢?那个包是longchamp 的中国风纪念款,帆布包身和皮带子都柔软舒适,大小正好,外面破了不正好“迎合”时下的破洞牛仔风吗?关键是里面还蛮新的,那么好用干嘛就扔了?几双皮鞋都是20多年了,虽然买时确实有些贵,但这么多年都穿成古董了。看到梁文道文章里说起英国老派的绅士一件大衣穿上20年,皮鞋一二十年穿出样子,看出主人的爱惜,说这才叫做绅士,拥有物质的方式才能道出他的风格为人,这才是品位和教养。一不小心落入英国老派绅士的窠臼,不过可以更加心安理得地穿戴使用下去了。其实菇妈不少衣服都是一二十年前的,希望小蘑菇长大后乐意穿下去,最好的时尚是压在祖母衣柜底的。果然,她现在一件件翻出来穿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Shabby Chic现今大多成为室内设计的一种风格,且以做旧为手段而达复古之外观,和它名字的本意已南辕北辙。可是蘑菇们坚持着破烂变时尚的初衷,为了以实际行动抵制双十一,蘑菇们在剁手党们欢庆节日之际,身体力行shabby chic。之前在上海菇爸曾定制几十块2cm厚的有机玻璃,自己动手做了一个复杂的现代八宝柜,正面呈现一个代表当时蘑菇家族的图案。跨洋搬家来多伦多,八宝柜拆散了,这些每块都有几斤十几斤重的有机玻璃全包好运过来了,那样的厚度呈现的晶莹剔透的质感,相信它们会有新的使命。那个角落正好空着,一个小一号的有机玻璃八宝柜应运而生,宛若嵌入,而摆放的物件也仿佛是生在那儿的。无意间觅得一块意大利橄榄木板,天生此形正是我久觅不得的茶案。菇爸用两块有机玻璃做了底座,那种空灵通透越发衬出这张茶几案板木纹之恣意烂漫,令人憧憬茶水氤氲后的包浆。 

这两天菇妈给菇爸下了两个订单,可能是空前绝后的玩意了。新买了一盆栽的柠檬,小白花开如栀子,青柠般的果子也缀满枝头。当然不能用店里的花盆,自信一定会有好安排。每当此时心里一定在打收藏的那些缂丝的主意,想象一下精美绝伦的缂丝衬在有机玻璃里面!就有那么四块有机玻璃尺寸刚好,选的金丝几何图案的半透明的罗,如此流光溢彩的花盆,世间应该不会有第二件。另一件更是不可思议,厨房水槽边需要一个挂抹布的装置,好用还要好看,世界上当然不会有这样的东西。一块有机玻璃的底座,一根竹子,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金属挂钩。这根竹子下装了一个小轴承(菇爸在他的库房里找到的),所以是可以转的,不同方向挂着的抹布都可以方便取用。这件挂抹布的装置实用与艺术完美结合,菇妈就此给菇爸颁发了《工匠大师合格证》。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根竹子是苏州制萧大师周叙生多年制萧用竹的剩料,一次拜访非但得了他珍藏的湘妃竹笛,还将他的这些剩料几乎一网打尽(周老说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菇爸对这些竹子的打算犹如我网罗缂丝的心思,这些竹子已有所作为了,还将大展宏图。竹围墙中间的圆形的藤条,取自旁边石头围墙缠着的枯藤。那个回收木料镶有机玻璃嵌条的电视柜,是朋友的订单,这些木料是旁边工地捡的。

如果说极简风只是把多余之物扔掉,那么蘑菇们的Shabby Chic是要把丢弃之物创新成美物,倡导的是一种环保的道德审美,或曰闹节约的革命,且要把这场革命进行到底。当然归根结底,在网上买买买哪有自己把破烂变时尚好玩开心呢。

小蘑菇从小受此影响,特别爱好并擅长手工,且会利用各种废弃材料。她在这里的第一个作业是自然科学课要求做的“国家公园生态系统模型”,她用鞋盒做了模型的底座和背景,在上面装饰好公园背景。又弄来小草皮,捡来树叶和小石子布置生态,最绝的是在调研了这个公园里有些什么动物之后,用橡皮泥把这些动物惟妙惟肖地捏出来,摆放在这个环境里。所有的案头工作和实际操作都是自己独立完成的,她对胶枪这类工具运用自如。相比之下,大多数同学都是买现成的廉质品替代或画个示意图完事。蘑菇这样的作业实在让人惊叹!事实上她做任何作业都是用“工匠精神”做得图文并茂,老师总是会把她的作业展示出来,还不舍得还给她。这种赞扬让她渴望迎接下一个作业,并竭力去做好。

这就是家风给她的惠处。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玻璃打碎了

破碎的东西伴随着记忆,容貌上的瑕疵可能凸显个性,不一样的那部分就是个性,更会被记住。孩子的缺点可能就是她的一个特点,爱她就是接受她的全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蘑菇打碎东西是一件高频发事件,我几乎从来不责怪她,小孩子不小心而已,而且人总得有些毛病吧,相对于有些严重的不良习性,她这个只算得上小疵。但是,这次她打碎的是我心爱的一只意大利玻璃杯,平时都不舍得随便用的。最让我生气的是她向我借了装她的椰子水,可是喝完了又不及时收拾好放回原处,才导致悲(杯)剧的发生。我终于大光其火。看到她那么自责,心疼的对象马上从杯子转移到人身上了。再一次跟她说明主要是气她不及时收拾好东西的坏习惯老是改不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比不小心摔坏东西要严重得多的毛病。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是不管是不小心打碎东西还是不及时收好东西,都是孩子身上的缺点。孩子有缺点就像白玉有瑕疵一样正常,为什么我们这么容不得瑕疵呢?是我们心里总想着完美吗?

一个追求完美的朋友哭诉:新地板划了几道印子,简直划在心上了,痛啊!怎么去掉它呢?我说:干嘛要费心去掉?留着它,地板就有故事了。新地板是店里的商品。他眼睛一亮:你这么想?

是的,我们这些家什集装箱从中国运来时,自己设计定制的书橱其中一块玻璃碎了,那是菇爸自己画稿子定制的彩绘镶嵌玻璃,是向我们喜爱的Frank LLyold致敬。搬家工人很紧张。200多个箱子,4个小伙子搬了一天,大东西都给放到位置上,真不容易。我故作轻松地说:没关系。事后用玻璃胶一粘,我们就当是冰裂纹。这次跨太平洋大搬迁有实证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的女人因为一对小虎牙而可爱,有的男人则凭脸上一道疤痕而添魅力。有个央视主播长着一张标准五官的脸和不变的笑容,我总是疑心她是机器人。造物主有意让万物长得全不重样,人却宁愿冒险也要把自己变成一样。整一样的脸,背一样的包,走出整齐划一的步伐。

破碎的东西伴随着记忆,容貌上的瑕疵可能凸显个性,不一样的那部分就是个性,更会被记住。

孩子的缺点可能就是她的一个特点,爱她就是接受她的全部。

意大利玻璃杯粘好了,现在是一个花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