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看缅甸老街四大家族的历程发展

“四大家族”

                在彭家声于2009年离开果敢开始流亡之后,老街逐渐形成了以白所成、魏超仁、刘国玺、刘阿宝为首的四大家族。这四大家族几乎控制着老街所有的赌场、矿产、地产经营。

        2009年“8.8”事件之后,彭家声失去了他在果敢的统治地位,开始流亡。他手下的果敢同盟军,则直接由他的长子彭大顺接任总司令,隐匿在茫茫的丛林中。彭家声流亡时到过老挝,去过泰国,也有人称他大多数时间,包括现在都身处其女婿林明贤掌控的掸邦第四特区内。彭家声一生戎马,他在整个缅北,乃至周边国家都有着极其深厚的人脉,即便是他的对手,也从来没有忽视过彭家声有卷土重来的能力。

        接任彭家声主政果敢特区的,是其曾经的副手白所成。彭家声开始流亡后,白所成出任缅甸果敢自治区政府主席,果敢以及老街原有局面被彻底打破,果敢自治区政府与缅甸中央政府的关系也逐渐改善。很多果敢的普通百姓,在比较彭家声和白所成时,情感的倾向性十分明显。在他们看来,白所成治下的果敢虽然经济较之从前有了很大发展,但原先诸多只要果敢人说了算的事情,现在却不得不间接面临缅甸政府的管辖。“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心里总是多少有一些不太舒服。”

          果敢的底层百姓有这样的情感并不奇怪,而在2009年之后进入果敢老街,参与到当地新一轮建设的不少生意人,却对白家极为赞赏,对彭家以往那种谁也插不进手的局面很不赞同。陈中(化名),他在2009年之后进入果敢老街投资当地的铅锌矿开采,之后与自治区政府合作,投资建设了老街目前最为豪华的一家酒店,并将其中部分区域出租开设赌场。“我到现在还记得跟白主席(白所成)谈投资时,他先问我"你这里能帮我解决多少个就业岗位,我这边有几个寨子还有几千人没饭吃"。”赌场经济的到来,成为白所成治下老街发展最为明显的特点。在赌场经济的推动下,当地的边境贸易、基础设施投资、城镇建设都有了较好的发展。

            但要在老街做大生意,不跟四大家族搞好关系,基本就没有可能,这一点很多老街人都清楚。所谓的四大家族,首先便是白所成为首的白家。白所成任果敢自治区政府主席,其长子白应能任缅甸执政党果敢自治区党委书记,同时也经营着老街的百胜赌场。

            魏超仁为首的魏家,其弟魏怀仁(魏三)控制着一个边防营,算是四大家族中唯一一个还有一定军权的,魏家也经营着老街赫赫有名的新锦江赌场。而魏家在双凤塔附近的宅子,曾一度是老街最好的建筑。

            果敢老街的首富刘阿宝,是四大家族中与缅甸中央政府关系最为紧密的。刘阿宝早年的财富积累与毒品息息相关,如今他旗下的福利来集团除了经营赌场,近年来在老街东城一带的地产开发也极为迅猛。早年大毒枭刘明还活着时,老街东城一带算是其势力范围。刘明死后,东城就成了刘阿宝的地盘。即便现在战火连天,刘阿宝的福利来赌场还是照样营业,尽管没几个赌客还敢冒着炮火去赌钱。

            果敢自治区副主席刘国玺,他的家族以往主要从事矿山经营,如今他的儿子也准备进军赌场业,可正在建设中的赌场,却因这次战乱而停工了。

            这几大家族的当家人,当年多是彭家声的老部下,或与彭家关系紧密。在2009年“8?8”事件之后,他们与彭家分道扬镳,彼此间的家族恩怨,也成了老街爱恨情仇的主线。在经历了5年的安稳之后,“果敢王”彭家声再次回归,无论战局如何,老街现有四大家族的局面,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

          对于彭家声为何选择这一时机杀回果敢,四大家族中的一位成员分析称,彭家声这时回来一是可以帮助克钦独立军缓解跟缅甸政府军作战的压力,二是能够造成老街的混乱,把这里的赌客都赶到小勐拉那边去。“赌场经济在老街占了很大一块比重,彭家声的女婿林明贤掌管着掸邦第四特区,那里也是以赌场经济为主。老街这里一乱,赌客都跑到了林明贤的地盘。就这一个月,大概就过去了三万多人。”在老街现有的金字塔顶端的这些人,都不相信彭家声是真的是为了“民族大义”才杀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