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远方之旅(3)乌镇•西塘•苏州

Day11

2019.8.20[浙江]乌镇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另一个梦里的水乡,可以唱一曲我在小学一年级学的《梦江南》:白云深处,是故乡,故乡在江南……只愿能化作唐宋诗篇,长眠在你身边。

        乌镇分东栅、西栅两处景区,东栅有茅盾的故居,景色一般;如果寻梦,来西栅吧。

        乌篷船中听“欸乃”,杨柳风中共摇曳。在这里,午间看蓝天白云绿水,傍晚看夕照青瓦古墙,夜里看夜市街灯游人,各有所妙。

        美中不足的是,下午游人太多,如过江之鲫争先恐后地挤满了整个乌镇,难有立锥之地去拍点个人照。再者,去东栅过西栅回旅馆全用脚,一天下来,二万六千步,脚累得又不是自己的了……





Day12

2019.8.21[浙江]西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塘除了面积小一点,乌镇有的,这里基本都有。

        在这典型的江南水乡里徜徉,或许会在某个转角邂逅某个命中注定的人——当然了,你碰上的是美女还是扣脚大汉全凭运气了;或不经意从某条小巷踱出一只懒洋洋的猫儿,走到你跟前给你一个王之蔑视,然后继续走它的路;或倚在岸边的长椅上看着水里倒映的柳枝发呆;或是不小心一个趔趄踩到一只汪汪的尾巴,被它狂追了十八座桥……(汪汪:抗议!我们西塘的汪星人才没这么狂暴呢,我们可是温温顺顺萌萌哒的)

        宏村太小,西递太冷清,乌镇太喧闹,唯独这里,白天安详,晚上人不多不少,刚可衬起这夜色撩人的气氛,热闹但不喧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多年以后,能不忆江南?!



Day13

2019.8.22[江苏]苏州•寒山寺&留园&山塘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寒山寺。“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唐代诗人张继的诗还刻在寺里的诗碑上,这块石碑是寒山寺的第三块诗碑,之前宋代王硅和明代文徵明书写的已不在了。

        钟楼在维修,上不去,那缠绕了华夏人民千年遐想的大钟,我今天终究是看不见敲不了听不到了。又听到枫桥那边也在封闭维修,张继那千古喟叹的惆怅之情,我也是无法体会了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留园。苏州乃至全国四大园林之一,明朝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所建。进去看了,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我曾在广东顺德游玩过岭南四大园林的清晖园,它始建于明朝天启元年(1621年),和留园的历史相差无几,园内景观布置也大同小异,也许是清晖园后期修葺得比留园好,又或许是我的审美观比较独特,两者一对比,我窃以为清晖园比留园秀美得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山塘街,因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号召苏州人民开挖山塘河所建而出名。它全长七里,前半段其实就是一条全国各地都常见的景区商业街,后半段游人是不去的,因为它两边住的不是别处过来的商贩,而是真的本地的居民,普通的老百姓。

        我走完了山塘街的全程,见证了由虚假的繁华过渡到真实的平凡的整个历程——街的前半段只是今日的青瓦垒叠成昨日的房檐,以飨游人的猎奇之心而筑建的幻梦;而街的后半段才是真的人生,有着人间的嘈杂声和烟火味。

(吐槽一下,苏州的街巷好像很杂乱,又赶上很多处街道在翻新改造,出行很不方便,搭个滴滴经常都没能找到可以上车的点,被迫委屈这腿老是走走走的)




Day14

2019.8.23[江苏]苏州•拙政园&虎丘&同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拙政园。它亦是中国四大园林中的一个,建于明朝正德初年(16世纪初),面积比留园大,也漂亮许多。

        我们九点半进园,没多久,各路旅游团大军开始进驻,整个园子人山人海挤得密不透风,我像是走进了猴子园里来看猴子,嗯,不对,是让一群猴子来看我……实在受不了这烦嚣的环境,没大半个小时我们就兴趣索然,匆匆出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虎丘山。苏轼曾说过“尝言过姑苏不游虎丘,不谒闾丘,乃二欠事”的千古名言,意思就是,不来虎丘相当于没来过苏州。

        为证明我来过苏州,所以我来了。

        虎丘山虽然仅高34.3米,但被称为“吴中第一名胜”、“吴中第一山”,吴王阖闾葬于此处,后来隋文帝为母亲祝寿在山顶建造了云岩寺塔(现称“虎丘塔”),该塔历经七次火劫和多次重建,今以世界第二倾塔仍立于虎丘山上,与杭州雷峰塔并称“江南二古塔”。

        虎丘景色尚可,是历史名气大于自然景观的一处名胜古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同里。这段日子江南的水乡见得太多,已形成审美疲劳了,下午来同里古镇纯粹是来打卡。

        与之前游玩过的古镇相比,同里没有多少特点,而且镇里的水太浑浊了,有段水域竟是黑绿色的,有点像我居住的城市里的那条已污染成臭水渠的环城河——这环城河上世纪80年代初还可以去游泳洗衣服,现在远远就嗅到一阵阵的恶臭,估计丢只老鼠进去,它还没游上岸,河水的臭气半路上就能把它熏死;同里的这段水域还没厉害到会熏死老鼠的程度,但我揣摩这老鼠游上岸后得用黑人牙膏刷上半个月的牙同时还要用舒肤佳香皂洗上一个月的澡,不然同伴都不敢让它靠近……

        江南有名的水乡除了周庄、南浔之外,宏村、西递、乌镇、西塘、同里已尽入囊中,够我吹一阵子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