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围炉夜话《军师联盟》

文/江北客@渔樵令胡@千江寻一客

三国里有众多谋士,卧龙凤雏之外,还可以列出一长串大名单。读三国到兴浓时,不免暇想,如果徐庶不离开刘备而“身在曹营心在汉”,那么在庞统死后,可以留徐元直在荆州襄助关羽,如此以徐庶之智谋,必不致使关云长有大意失荆州之千古恨事发生。

但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即便是三国演义,如果徐庶不被曹阿瞒诳了去,又如何“元直走马荐诸葛”,如何有三顾茅庐隆中对策,教罗贯中如何下笔呢?

吴秀波老师一手策划的《军师联盟》好像与我心有灵犀,完全实现了我辗转反侧求之不得的畅想,安顿了我所有的遐思。一是用一张无形的大网让所有比安提PM水准之上的军师组成了“英雄联盟”,好比建了一个微信群,让他们神侃海聊;二是在历史的星空下思想的疆域中重塑了一个智谋无双有家国情怀的司马懿(区别于魏宗万老师在《三国演义》和倪大红老师在新《三国》里饰演的颜值不高的司马懿),可以说,《大军师司马懿》上部《军师联盟》中这样一个虚构幻化近乎完美堪称国士无双的司马仲达,和下部《虎啸龙吟》中才会千呼万唤始登场的诸葛孔明之间,隐约明灭间产生了《红楼梦》中甄宝玉和贾宝玉的关系,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你《三国演义》可以清蒸,我《军师联盟》就水煮不得?

关键是看怎样一个煮法?按举水老师的说法,用土炕,拾柴引火煮饭烧菜,其间风味滋味完全可以下酒。就好像剧中司马府里张春华常常掌勺下厨的那口灶,既充盈人间烟火气,又充满诗情画意。司马懿,也可以摘菜,可以帮夫人洗碗,他对柏灵筠说,那是长情。

同样,他对夫人张春华说,我无比倾慕此人风骨,俯首躬耕于南阳,不求闻达于诸侯,只可惜我已被司空府招募,从此宦海沉浮,羁鸟池鱼,不复林泉,不复临渊,连羡慕游鱼的资格都没有了。他手里拿着的,是面孔留白的诸葛亮画像。

其实那面孔,正是他自己潜意识里的,更深夜阑时被心猿意马唤醒的皮肤下的陌生人(陈奕迅《Stranger under my skin》,周耀辉词)啊。一个声音催促着,大丈夫抱经世之才,岂可空老于林泉之下?另一个声音却在徘徊犹疑,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何时,余年还作垅亩民?何时,猿鹤听我再抚琴?身同云外鹤,断得世尘侵?鹤在云外,猿是心猿。

心猿意马,在剧中是司马懿佯装断腿之时,夫人张春华陪他在河边散步,无意中捡到的一只乌龟。这一幕,被河边潜伏的校事府间谍,栩栩如生画了下来。

记得在朱苏进老师编剧的新《三国》里,倪大红老师饰演的司马懿出场的时间,是在陈建斌老师饰演的曹操赤壁大败之后,地点在狱中,化名为马横。我当时的理解是,司马懿要沽取天下,这个出场时间恰到好处,待价而沽,在曹操痛心疾首“使奉孝在,孤不致有此大败”之时,进入曹魏集团董事长视线之中,立刻被任命为董秘。

但《军师联盟》的解读更为深刻,精彩无匹,令人拍案叫绝,且,浮一大白。

我本将心向明月。司马懿本不愿出仕,尤其是入司空府。或许是因为,操,名托汉相,实为汉贼。司马懿读书的目的,当初或许和他弟弟司马孚一样,咸有一德,注解一下《尚书》,分几篇连载发表,花点心思在简书上包装成为爆文,粉丝迅速破万,然后成功签约。出一本《尚书集注》,或藏之名山,或成为畅销书。可以了。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但历史、导演(张永新)和编剧(常江)都不肯放过他。月旦评上,他锋芒初现,才华气度已彻底暴露在曹操眼皮底下。对人才,尤其是大魏境内顶级的优秀人才,曹操是不会造次轻易放过的。是贺涵的料,曹孟德就不会让他只成为陈俊生。他一定要找司马懿当自己的合伙人,或者是他儿子的合伙人,尽管他后来在因鸡肋而斩杨修之后做了一个三马食槽诡异的梦。

司马懿近乎完人,但他唯一的弱点,或者说软肋,乃是他的家人,或者说家族,整个河内司马氏的安危。这让他必然被卷入政治漩涡,无法独善其身,归去来兮。

可千万不要听错了,是仲达的软肋,不是鸡肋。他面临的第一个对手,叫做杨修。那个因鸡肋的意义而殒命军中的杨主簿。

好比《择天记》里冥冥之中通过意识的封印教会陈长生星图以逆天改命的那位遗世独立的周独夫,翟天临这一回塑造的杨修,可谓相当传神,入木三分。要在夺嫡之争中做司马懿的对手,这个杨德祖除了才学,必得有智谋。他得会下闲棋冷子,犹如《潜伏》里的峨眉峰和《黎明之前》里的何秀凝,没什么特殊任务,就是一枚闲棋冷子。

这第一枚冷子,是在衣带诏事件爆发之前,杨修以退婚司马孚为名,在退回司马家的聘礼中夹带了精心伪造的司马防私通袁绍的信函。这可以说是高瞻远瞩。德祖兄,高,实在是高。

但可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司马懿最终能化解此招,可以说也是兵行险着,置之死地而后生。杨修举世无双的书法造诣,恰恰是他唯一的破绽。

在这个拆招解招的过程中,司马懿又和曹操手下内外两大首席谋臣,荀彧和郭嘉,产生了充分的沟通与交流。郭嘉,郭奉孝,相当于张良,张子房。荀彧,荀令君,相当于萧何,萧国相。郭嘉对曹操说,司马懿这个人,我自信尚可压制他数年。荀彧评价司马懿说,此人静水流深,我尚看不透他。

从这里,我们清晰地看到了魏国顶级谋士的一脉传承,是从郭嘉和荀彧的身上,心机智谋和政治智慧,双双汇聚交融在了司马仲达一人身上。只有这样的司马仲达,才能代表曹魏集团,在下部《虎啸龙吟》中和诸葛孔明正面对话。

杨修,自然不在话下。尽管他的才思,快出寻常人三十里地。他被斩首之前反思这三十里地,对前来送行的司马懿说,你我之间的区别,在于,你能忍,而我忍不得。

好一个忍字了得!又岂一个忍字了得?

答案不说了,都在酒里了。绝妙好辞,杨主簿一路走好!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三国演义》中,是元直走马荐诸葛,而在《军师联盟》里,向时任五官中郎将的曹丕极力推荐司马懿的,正乃是徐庶。谋士之间,惺惺相惜。只要进了微信群,司马懿和徐元直,为什么不可以互相关注?司马仲达和诸葛孔明,为什么不可以私聊一出空城计?这圈子这么小,贺涵分分钟可以从比安提跳槽到辰星,咨询业界的顶级合伙人可以,三国里的顶级谋士难道就不可以?

江上晚来堪画处,渔人披得一蓑归。司马懿出使东吴之时,又与吴国的顶级谋士陆逊陆伯言,有一出类似赤壁之战中诸葛亮与鲁肃“草船借箭”的推心置腹推杯换盏把酒言欢的精彩好戏,这样的尖峰时刻思想大戏,只能在以天下为棋盘的顶尖谋士之间展开,在他们寥廓苍穹的思想的疆域,才会有如此这般机谋的交锋,智慧的交融。

而在智谋层面,退让江南荆州之地破孙刘联盟合击关羽以解樊城之围,是司马懿在上部《军师联盟》中最后一次精彩献策。尽管这未必是历史真实。历史上,这一计策究竟是出自曹操本人,还是其麾下核心智囊团中的某一位谋臣,已无从考证。但《军师联盟》剧组把这一气吞山河之惊天奇计归功于司马懿,或许正是为了休现一种智谋的传承,曹魏一方集体谋略智慧的火炬,已经从以郭嘉为首席代表的智囊团,正式传递到了以司马懿为首席代表的智囊团手中。

不妨按时间顺序来梳理一番三国大事,官渡之战,司马懿在家静养腿伤,无法随行出征,其时有郭奉孝在,且有十胜十败之说珠玉在前,曹操大捷,统一北方,自然不在话下;赤壁之战,曹丕因与曹植在东西二门送丞相令旗犒师相送的正面竞争中名义败北而被囚禁,直到曹操大军出征前一刻才被释放,镇守邺城,司马懿作为曹丕的心腹谋臣自然要留在大后方,因此得以躲过火烧赤壁这场大劫,犹如白居易被贬江州司马而恰巧躲过了甘露之变的浩劫,不仅如此,还写下了流传千古的《琵琶行》。在《军师联盟》中,战争的场面被彻底淡化虚化,比如赤壁之战,关云长大意失荆州,都是风卷残云一笔带过,只轻描淡写给出了一个历史结果。重因,而不执着于果。重点描述导致这一历史结果的战略谋略层面的因,在历史尘埃落定之后,又重点分析这一历史结果所营造形成的新的势,在这个势上做文章,进而又产生新一轮的战略谋略选择。这,恰是《军师联盟》这部智慧思想大戏最精彩出彩的落笔着眼点睛之处。

可以说,在杨修死后,曹魏阵营之中,司马懿在智计谋略层面已无任何对手可言。丁仪,只是跳梁小丑。

出使东吴之后,司马懿在智计谋略上的表演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争斗,乃是政治智慧,帝王心术。所谓伴君如伴虎,这样的争斗,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更加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一失足成千古恨。

司马懿自月旦评上初露锋芒被无情卷入衣带诏事件之后,已是脑袋别在裤腰上,直取华山一条路,他要救老父,不得不入司空府,想只洗马也不行,政治上必须站队,必须和五官中郎将抱团取暖,否则大魏朝堂上无他容身立锥之处,无司马家安身立命之所。夺嫡之争,他和曹丕面临的对手,并不只是曹植和杨修,还有绝对偏心于平原侯的魏王曹操。他的思想与智慧,要对付的,不仅是勾心斗角,还有帝王心术。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了李晨呕心沥血饰演的曹丕从五官中郎将走向世子之位这一路的艰辛与不易,从来,我们就低估了曹丕的振翅之心,帝王之气。浑身鞭痕衣袍浴血从大理寺的监牢里走出来,才可以凤凰涅槃登上世子位,曹丕的路,又何尝不是华山一条路(曹丕的难,或许只有枕边人郭照懂得,心疼)。在我们被《三国演义》洗脑已久的模糊历史印象中,他只不过是那个下令其弟曹植七步成诗心肠狠毒的刻薄之兄,是一个刻板中庸的守成之君。其父曹操周公吐哺,完全掩盖了他的光芒。曹孟德说,生子当如孙仲谋。辛弃疾附议,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其实,曹操自己的儿子,并不比孙仲谋差。只是区别在于,江东那边,孙坚早亡,孙策早逝,而孙权以赤壁之战一炮而红。只可惜,曹操和曹丕,这对父子在曹魏历史上共存的时间太久,于家而言当然是大幸事,于历史范畴的青梅煮酒论英雄,或许乃是不小的憾事。绕树三匝,何枝可依?曹操一去,连整个三国都要黯然失色,何况大魏,何况曹丕?

要应对帝王心术,必得有超然卓绝的政治智慧。在这一点上,荀令君用自己的生命教会了司马懿,要改变帝王心意,必须靠势,朝堂舆论,朝野民情,天下人心,政治大势。当政治形势朝堂局势不可逆转之时,曹操也要让步于曹丕。那一刻,父与子,第一次在政治资源和地位上平起平坐。换来这一历史时刻的,是荀彧数十年的政治生命,还有崔琰毅然决然为保大魏百姓江山社稷数十年太平安然而不顾一切的杀身成仁舍身取义。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这一切,从司马懿为救游侠汲布而教五官中郎将立仁义木的那一刻起,就埋下了伏笔。仁义,并非是刘皇叔的专利。西蜀的百姓是百姓,大魏的百姓就不是百姓?众生平等本来一体,为何要私心偏爱刘玄德治下的百姓?诸葛亮和司马懿,也可以被视作一枚硬币的两面,他们彼此对照,风雷增益,成就了最好的自己,成为天下谋士的缩影。

士为知己者死。诸葛亮对刘玄德可以如此,庞士元对刘皇叔可以如此。自然,当时的司马懿,对当时的曹丕,也可以如此。只不过区别在于,司马懿这厮命硬,身体素质太好了。

曹丕在世,司马懿自然不敢妄动。其时朝堂大势,一为曹氏宗亲之势,主要是曹家和夏侯家,以夏侯惇、曹洪、曹真、曹休为代言人,二为士子之势,剧中寒门以邓艾为典型代表,宦二代以大理寺卿钟繇之子钟会为典型代表。在内政上,要平衡媾合这两股势力,实行屯田制,发展经济增强国力,就必须推行九品中正制,抑宗亲而扬士子。

应该说,赤壁之战后,曹魏一方已经失去了一战定天下的契机,关羽失荆州后,西蜀方面诸葛亮隆中对设计的一路出汉中一路出荆襄北伐中原的战略构想也已化为泡影,而彝陵之战,致使吴蜀两国两败俱伤实力均大为衰减,三国鼎立的格局由此更趋平稳。东吴有孙权为君,陆逊将兵,内政稳如磐石,西蜀诸葛亮揽军政大权于一身,刘禅虽昏庸无为,但只要诸葛亮在世,就不至于“无道”,故蜀中也大致是君臣相和,政局稳固。在这种情势下,即便是曹魏综合国力稍强一些,也无法通过正面战场上的连续军事打击来开疆拓土,进而统一三国。何况大魏自身内政并非海清河晏,正如剧中曹操驾鹤之前对司马懿所言,大魏人口最多,军力最强,国力最强,但内政最乱。乱的根源,在于宗亲势力日渐坐大,几乎堵塞了寒门士子的晋升之路。

事实上曹丕在位期间,曾经多次伐吴,但都是无功而返铩羽而归。东吴有陆逊在,军事上不会出现大的纰漏,且国无内乱,兵精粮足,后方稳固。从来北方国家要平定江南之地,必待江南内乱而后图之,彼时江南君臣离心离德,民众怨声载道,方可雷霆一击而定乾坤。

《三国演义》开头说,天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殊不知合久必分容易,分久必合则难上加难难于上青天。三国鼎立的格局,一直到司马师司马昭的下一代司马炎那一辈,吴国那边的亡国之君孙皓如商纣王一般昏庸无道,陆逊的下一代陆抗含恨病逝,才出现了北方一战平定南方的历史契机。

而这一历史大结局,可以说早在司马懿的谋算预料之中。或者说,是曹操在世时与曹魏集团传承郭嘉手中奥运火炬的首席智囊司马懿达成的战略共识。在未来的数十年之中,不争一朝一夕军事斗争之短长,而是通过屯田,养兵,让民众休养生息,让优秀的政治军事人才在相对公平合理的制度环境下脱颖而出形成梯队序列,在逐步稳固内政的基础上不断增强综合国力,最终以人才和国力的绝对优势在三国博弈中胜出。

这一国家战略,与军事斗争的一时胜败无关。诸葛亮无法撼动,孙仲谋无计可施。有此国策存续,曹孟德可以洒脱上路,追随虎牢关前的故人而去。孙文台,刘关张,以天下为棋盘,你们终究下不过我曹阿瞒。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说完了三马食槽的天下大事,再来谈一谈司马府的家庭小事。

《军师联盟》中,司马懿与其发妻张春华,相濡以沫,同生共死,情比金坚,直可谓捣之为泥,不离不弃。只可惜,帝乙归妹,“攻克乃还”,夜华和素素之间,还是必须有“第三者”插足。

虽说古人允许有齐人之福,三妻四妾,但实际上在《易经》的雷泽归妹本卦爻辞中,就有明确警示,“君子以永终知敝”。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和所谓归妹发生暧昧关系,除非是变爻在六五之位,由九五之尊下旨,“帝乙归妹”。此外,在地天泰卦中,变爻在六五之位,“帝乙归妹,以祉元吉”,那自然是顺水推舟,照单全收,红袖添香,攻克乃还了。呵呵。仲达,你说是也不是?

其实说心里话,哪个男人潜意识不希望家有贤妻良母张氏春华举案齐眉一生相守,加班出差饮马江湖沙场出征之时又有气质才女柏灵筠陪伴左右八面玲珑?正如贺涵,他既需要一个由他苦口婆心私人定制的延续家庭主妇优秀品质的后半生的罗子君,又无比怀念那个由他独家出品精心打磨的拥有职场女性精英素养的如钻石般璀璨夺目的前半生的唐晶。

鱼和熊掌,可以兼得吗?在天上还没有掉下个柏姑娘之前,司马仲达当然要极为回避这个问题。

他指着诸葛孔明的画像避实击虚说,夫人你看,或许我这一辈子,什么都比不上他,但唯独有一件事,一定胜过他,那就是我的夫人,比他的夫人阿丑要好看一百倍。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一刻,望着司马府庭院中气定神闲不疾不徐流水行云摸爬滚打着五禽戏的司马仲达,我的意马心猿也在攀缘攀比,在这一部浪花淘尽英雄惯看秋月春风的《军师联盟》里,三国历史博弈中的司马懿静水流深,智谋无匹,国士无双,近乎完人,但或许,他只有一点不如二十一世纪的你我。

他不能跳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