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皮人(5)

字数 3560阅读 144

红皮人(4)——白佬的梦想(上一节)



黑森林

       提农阴差阳错救了重伤的白佬,镇公满心欢喜去请功丢了性命


 镇公之死

“呿呿!——”

一口烈酒下肚,老人抖擞了一下精神,下了两次鞭子催马前行,车子动了起来。

正行间,漆黑的路上不知道从哪钻出来一个黑乎乎的身影,一动不动,眼看就要被车子撞上,吓得白佬匆忙拽住了缰绳,只是那匹马受惊吓更甚,左突右撞的任凭怎么拽也不肯停下,只见它一个转身便蹬着马蹄往回跑。就在那马车掉头的瞬间,一侧的灯光照亮了那黑影的正面,竟是个蓬头盖脸的怪物!

白佬被这恐怖的一幕吓的魂飞魄散,马车随即失去了控制,任凭它在黑夜的森林里跳跃狂奔。

颠簸摇晃中,一车的物件已是抖落了大半,加上雨中路面湿滑,车子没跑出百步就彻底失去重心,连车带马翻了过来,重重的撞在了路边的树上。

沙沙的雨夜,古木苍森下更显得幽静,白佬的马车一路狂奔后撞倒在地,终于没了声响,马灯也熄灭了,只剩下雨声滂沱,浩荡天地。

摔倒后的马,或许是惊吓过度,此刻也安静下来,急促的呼吸声被淹没在雨中。

马车撞树的瞬间,白佬被甩出了出去,他在空中翻滚了几圈后摔倒在前面的树丛里,早已不省人事。

那黑影见状,慢慢移动起来,走向了马车。

受惊的马

那马儿感受到了黑影在靠近,再次狂躁不安起来,拼命的想要挣脱缰绳。刚站起来竟脚底一滑又摔倒在地,或是地上太滑或是怕已经伤到了腿骨,只见它胡乱的挣扎,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只听见它大口的喘着汽,惊叫不止。

等那黑影走到了马跟前,终于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里面两排银白的牙齿上长着两对巨大锋利的獠牙,像四把弯弯的小匕首,在电闪雷鸣下露着寒光。

见它正要起势朝那马儿身上扑去,没想到身后突然响起一阵马蹄声,一驾马车在那瓢泼大雨的掩护下毫无征兆的飞奔而来,车厢左侧粗实的踏脚梁朝着那黑影怪物猛的撞了上去,只听见一声沉闷的声响,竟不知道将那怪物撞飞到哪里去了。

那马车在不远处停下,车里传来阵阵哀嚎。驾车的不是别人,正是在黑夜中赶路的提农。

他以为撞上了人,拼命勒住着缰绳,马车因撞击猛的一震,速度也顿时慢了,很快就停了下来。尽管心里害怕,提农还是哆嗦着摸黑下了车,并从身上掏出了火种重新把马灯给点上了。

这一路狂奔,早已吓出一身冷汗,这回又撞上了人,让他锁紧了眉头,彷徨不已。

此时雨渐渐小了,雷声也渐行渐远。提农一边提着马灯一边从座位下抽出一根木棍,战战兢兢的走了上去。

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他听到了马的声音,很快就看到了路边倒地的马车,于是跑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到底可以肯定这些不与自己相干。等他好不容易在树丛里找到一息尚存的白佬时,犹豫起来。

最终他还是把白佬拖上了自己的马车,又把那匹受伤的马解下来装在了自己的车前,一切妥当时他早已累得气喘吁吁。

最后,提农还不忘回到那车厢处四处搜寻,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可以一并带走。

车厢里除了一个发黑的木头箱子以及散落的到处都是的一些衣物外什么也没有,而一路上七零八落的掉落着一些铁皮锅盖类的淬火用具,此时也都浸泡在雨水中,这些东西沉重又无多大用处,提农毫无兴致,只好驾车离去,心里的彷徨也早已没了大半。

次日,天已晴朗,雨后的天空格外的明亮清澈,一轮金黄的太阳碾过那山头的残云冉冉升起,秋天的大地顿时变得光芒闪耀,色彩缤纷。

森林日出

这时早已经有路过树林的人将那地的情形报告给了镇公堂,因这些天哥庭治安府要求加急调查树林里的案子,镇公覃慈浩民见又有新的袭击事故,不敢怠慢,只好又派出了一队巡察蔚即刻前往。

时至中午,一骑快马自西而来,及至镇公堂门下停住,竟是来自哥庭的监察史通书令。只见那人一身标准束腰紧冠骑装,翻身下马便匆匆往大门内走去,无人敢拦。早有人告知了仍在卧室和两个一丝不挂的女子缠绵不止的镇公覃慈浩民。

得知有通书令到,覃慈浩民吃惊的跳了起来,他一边催促着两个女子帮他穿戴好衣物一边打发着她们从侧门离开,然后匆匆赶到前院里俯首听令去了。

“治安府明令:哥庭理疗院中那林中伤者于昨夜不翼而飞,怀疑是林中作案者所窃,或是有其家属同党协力,特令长溪镇镇公堂全力缉查,务必将那林中伤者救回,以安天下!灵历一八四七年第十二黑目日十八日七时三刻,治安府监察史廖正民手印通书。”

那覃慈浩民在院子里毕恭毕敬的领命完毕,正要安排人招待那通书令,没想到那人将手中的红色锦书递给覃慈浩民后转身便出去了。

“今不敢耽误镇公公干,本令还要赶回哥庭复命,就不作留了。”

通书令边说边出门上马,又一阵风似的往西去了。

通书令走后,覃慈浩民反复看了几遍那卷锦书,左下角果然印着“监察史廖正民”六个大字,心中大惑不解:

“不翼而飞?居然没死在哥庭!这回得上哪去找这没脸的东西去...”

而他一早已经将手下的巡察蔚派出去了,一时间已没了人手,但他知道那失踪的士兵来自河湾地,便想着先将那士兵的家人抓回来审问一番,于是便安排了两个贴身护卫骑上快马径直奔向河湾地去了。

提农家住在树林东南方向三十多里处的红河岸边,已经是哥庭辖区的南部极限了,红河以南是一片广袤无垠的沼泽地,因地势较低,又极为平坦,河水常常漫过河提,滋养着那片富饶肥沃的土地。

巨人泊——草海宝地

这里称为“南湾泽地”或“千里泊”,又因水草丰美,鸟兽极多,因此也被称为“草海宝地”,是地姆一族理想的捕猎场所,可是这里是沼泽巨人的领地,里面常有巨人出没,所以也叫“巨人泊”。那些巨人可以轻易将地姆的小脑袋捏得粉碎,因此少有地姆胆敢冒险进入。而因红河水极深,也少有巨人跨河北上的。

巨人泊——草海宝地

等提农的马车回到家,已是第二天中午的事了,他早已困的睁不开眼睛。他姐姐提氼从屋子里出来,吃惊之余便手脚麻利的安顿起这三个将死之人,不在话下。

树林里,一队全副武装的人马正围着那路边侧翻的马车四处查看,小心翼翼的寻找着蛛丝马迹,很快就有人喊道:

“找到了!巡蔚大人!找到了!”

众人在树林里的一片水洼处找到一具黝黑的尸体,它个头娇小,身上仅有几条粗布裹身,一头略卷的长发杂乱的散落在脸上,两个巨大的鼻孔直拉到了眼睛处,巨大的嘴巴奋力的张着,嘴角绷的很紧,几乎拉到了耳根处,整张脸保持着死前痛苦挣扎的形态,四颗锐利的獠牙尤其吓人。它手脚上都长满了坚硬锋利的指甲,或者叫爪子,背部反着微曲,像是被什么撞断了脊梁骨。

在场没人认得这是什么物种,但看它满口獠牙,满手利爪,皆判定是袭击士兵和路人的凶手无疑,于是众人在欢呼声中用绳子困了装进了麻布袋里,浩浩荡荡的运往镇上去了。

及巡察蔚将那尸体送到镇公堂,覃慈浩民大喜,自以为真相大白天下,竟也就没等追查失踪士兵的事便即刻起身,亲自护送这凶手的尸体西往哥庭,结案请功去了。

长溪镇在哥庭东南方向,两者相距一百五十余里,如果道路通畅,骑马半日可达,马车则慢得多。

镇公覃慈浩民的车队于当天下午出发,浩浩荡荡数十骑,行至午夜时分,夜路实在难行,加上雨后的夜里蚊虫极多,而且围着灯火越聚越多,它们无孔不入,防不胜防,让人睁不开眼睛。

篝火

无奈,车队只好停下准备扎营露宿。好在夜里没再下雨,他们在路边的一片开阔地上围着篝火搭起了两顶帐篷,一顶镇公覃慈浩民使用,另一顶用于停放那具怪物的尸体,其余随从护卫一干人等全部围着另一堆篝火席地而卧,深夜人困马乏,众人不及至片刻便全都睡死了。

正是深秋午夜寒风紧,枯藤摇曳草木深,绿海浪高瘟神定,烈火亡魂照天明。

偶然一阵劲风袭来,篝火的火苗啪啪响个不停,睡死的人们竟没一个醒过来的。早有火苗在乱风中飞到了一顶帐篷上,不久就将那帐篷烧了起来,借着风势很快就变成了熊熊大火。等睡梦中的士兵惊醒后急着要灭火时,哪里还来得及,一时间也不知道上哪去取水,众人一通手忙脚乱后终于是放弃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帐篷烧成灰烬。

幸而那烧毁的帐篷里是那怪物的尸体,覃慈浩民逃过一劫。等覃慈浩民被人叫醒后从另一顶帐篷里出来,得知那尸体已经被烧毁后大为震怒,拔剑便吼:

“你们这些下流无为的蠢货!竟然毁我大事!我要杀了你们!”

说着便要挥剑向士兵们砍去,还没等镇公肥胖的身体冲上前来,众人顿时脸色大变,相互拉扯着往后退去,此时有人举手指着覃慈浩民身后吓得说不出话来。

那覃慈浩民看着众人惊恐的表情正疑惑,随即回头往后扫了一眼,顿时脊背一阵发凉,汗毛倒立——只见他的帐篷两边突然站着一群蓬头盖脸、面目狰狞的怪物!

那覃慈浩民随即吓得双腿一软便瘫倒在地上,士兵们不敢上前搀扶,纷纷拔出了剑,慢慢后退。此时有人骑上马逃走了,正是那巡察蔚大人。余众顿时群龙无首,也都无心恋战,纷纷转身要跑,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些黑影怪物速度极快,瞬间便追上去撕破了他们的喉咙,直至流血而死。

那天夜里,一桩惨案再次上演,消息传到哥庭,朝野大震。

后人有诗骂这覃慈浩民:

大腹便便无人厌,孤寡老人女儿魂,今朝夜有人来索,蓬头盖脸黑心人;

大腹便便无人厌,红水北岸树林魂,一夜风来功名灭,夕发朝至永不还;

大腹便便无人厌,功名路上战士魂,羞怒提刀欲泄愤,屠夫不成葬己身。

红皮人(6)——幽灵现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