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

  夜,繁星点点。

  “陈雪,他是谁?”陆枫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对男女,充满血丝的双眼好像喷出火一样。

  “陆枫,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们下个月就,就要结婚了。”被叫做陈雪的女子低着头说道。

  “为什么?”陆枫说道。

“小子,你还不明白吗?雪儿要和我结婚了,如果你识相的话,就不要再纠缠雪儿了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陈雪旁边的男子一脸不奈烦的说道。

  陆枫没有理会男子的威胁,陆枫选择了无视,静静的看着陈雪。

  “对不起,陆枫,对不起,我们还是分手吧,我会记得曾经有一个男孩深深地爱着我,每当春天来时,他会在树下等我,在我不高兴的时候,他会安慰我,给我唱歌和跳舞。忘了我吧,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朋友,再见。”陈雪哭着说道。

  “雪,到底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陆枫吼道。“对不起,我的爸爸住了院,他得了喉癌,医生说,如果做手术的话有几率治好,但手术费要五百万,我也知道你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而张鹏他,却可以帮助我,但他要我嫁给他,作为一个女儿,看到自己最爱的父亲躺在病床上忍受病痛的折磨,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嫁给他了。”陈雪越说越哭。

  “我们可以想办法啊!”陆枫说道。

  “办法,什么办法?五百万啊,那不是五百块,是五百万,你有什么办法!”陈雪仿佛受到了刺激,抓狂的说道。

  “轰轰……”

  不知怎么的,天下起了倾盆大雨,打湿了陆枫的衣服。

  “陆枫,对不起!”陈雪说完后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雪儿!”陆枫向陈雪追去。

但追到的却只是离开的背影。

  “好了,小伙子,别追了,强留的爱情没有用啊!”门口,一位躲雨的老人摇了摇头向陆枫说道。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难道爱情真的这样脆弱,经不起考验吗?”陆枫傻站着说道。

  “唉,小伙子,不是爱情脆弱,而是现实残酷啊,人心,大不如前了。”老头劝说道,可以看出来,老人不止一次看见过这样的事了。

  “唉,钱哪,不知害了多少人,毁了多少爱情。”老人见陆枫依旧这样,不由发出一声感叹。

  雨,渐渐的停了,乌云消散,太阳重新冲了出来,老人也离开了这里,街上,人们再次忙碌了起来。

  ……

  “陆枫,陆枫,在不在!”第二天,一个男子早早的来到了陆枫的家。

  “好了,陆枫,别垂头丧气了,不就没有了女朋友吗?你还有我这个铁哥们呢”男子用拳头捶了一下陆枫,笑着说道。

  “我没事,王磊,你小子怎么来我这儿了。”陆枫咧开嘴说道。王磊,是陆枫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从小一起长大,自从父母出车祸离开后,王磊可以算是陆枫唯一的亲人了。

  “这不是快暑假了么,我报了一个旅行团,准备去散散心情,作为我最好的哥们的你是不是应该陪我一起去。”王磊拍了拍陆枫肩,笑着说道。

  听后,陆枫的心中流出了一丝暖流,他知道,王磊是为了安慰他,所以才参加什么旅游团。

  “好!”陆枫说道。

  “王磊,咱们去哪?”陆枫笑着说道。一路上经过王磊的开导,陆枫虽然没有完全走出失恋的阴影,但也渐渐开朗了起来。

  “去长城,你没听说过有一句古话叫不到长城非好汉吗?”王磊一副你已经out了的表情。

  “靠,你小子装什么装!”陆枫笑骂道。

  ……

  “靠,这长城真你妈的长,老子的腿都快走断了,操。”黄昏,走完长城的陆枫两人不由的抱怨道。

  “磊子,看来咱们要撘帐篷了。”陆枫呵呵笑着说。“别废话了,快撘,我可不希望晚上躺在地上睡。”王磊说道。

  “枫子,你去找些柴火去。”王磊说道。

  “好嘞。”陆枫随意的说道。

  “簇簇,簇簇,簇簇。”

  “靠,有没有搞错,没有柴火?”陆枫走遍了这片地方,竟然一个柴火都没有见到后不由郁闷的说道。不过只要动动脑子就知道自从改革开放,长城周围早已没有了柴火甘草。

  “咦?这是什么东西?”陆枫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柴火反而看见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塔型物品。

  “发光的?应该是塑料品。”陆枫捡了起来,擦了擦,自言自语道。

  “啊!”陆枫的手指被塔简扎破,下意识的将塔状物品扔开,但是,陆枫却发现,他竟然动不了了!然后就是一股刺痛,接着陆枫就昏迷了。而宝塔却散发出红色的妖异颜色,并且周围的空间竟然奇迹般地被撕开了一道黑洞,当宝塔闪了几下后,就穿进了黑洞中,随之穿进的还有昏迷的陆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