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大三,不喜欢我的大学

 “你今年大几了” 


文/子碎    图/网络

还有几天就要比赛了,最近总是排练到很晚。昨晚排练完顺便送了个女生回宿舍,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十点四十了。索性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绕上了济大高速再往宿舍的方向开。

排练ing

六月的济南总是相当燥热,这是我在这里待着的第三年,在这条走了无数遍的路上自然感到习以为常,却也新奇莫名。

还未完全散去的燥热在路上来回穿梭,灯光下的济大高速除了我空无一人,我停在了情人坡与滋兰苑的交界口处。

在白天的时候,很多人为了抄近道赶往教学楼上课,免不了要经过这里,住在教职工宿舍的大爷大妈们,时常在这闲逛。不管何时你总能看到这里,充满生机与朝气。

然而到了晚上,当过了十点半宿舍关门以后,褪去了大学气息下的路边,却更加贴近了生活。

没有修图(手动狗头)

穿着红色洛丽塔裙子,画了精致妆容,扎着麻花辫的女生正在打着电话从路对面路过,语气貌似不怎么高兴,大概是有什么烦心事。

一对情侣一边笑着聊天一边牵着手向着新西门走,这是要去哪呢?

几个男生在大声的谈笑着,貌似是打算去通宵联机开黑吧。

一个老师骑着电瓶开进了教职工宿舍,这是刚刚做完科研回家吗?

大学是半个社会,课堂里,是知识与学术的传播,课堂外,是思想与肉体的交缠。

我们不只充当着学生的角色,我们还是一个个社会化的人。

在这一场叫做“大学”的话剧里,过着自己的生活,或喜,或悲。

初来大学时我也跟很多人一样,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向往,直到不尽如人意的宿舍打破了我的幻想。我拖着行李,看着这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成的老旧建筑,内心感叹。

我对我的大学的初印象是很不好的,乃至于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我,时常感到烦躁。这点对于与大一时的我相处过的朋友很有发言权(手动狗带)。

可是后来却不再是这样了。大一的时候有学长学姐带着你,大二的时候来了一群懵懵懂懂的学弟学妹,大三的时候又会遇到新的小孩。

我认识到了很多很有趣的人,一起跳舞一起玩。这些人和事交织在一起,填满了我这三年。

于是我慢慢理解到了一个道理,决定大学生活美不美好的不应该是硬件设施,而应该是那些思想与肉体,是学术与知识。

最近学校里开始陆陆续续地装上空调,因为电路增容、配件配送等问题,施工进度早已过了“七个工作日内安装完毕”。

抱怨与不满,在朋友圈与空间动态里随处可见。

我觉得其实完全可以理解,六月的济南日间温度能达到三十七八度,如果没有人渴望能快点叹上空调,那大概是被热傻了吧。

可有的人却不是这样,他们会出来带节奏并“跟进空调安装进度”,他们会咒骂学校选了一个不靠谱的合作商导致空调迟迟不能使用。很讽刺不是吗,

当以前没有空调,大家会希望学校能装上空调。

当开始要装空调了,有人却跳出来说学校乱收“早享费”,甚至有人嫌贵。

当空调开始陆续装上了,有人开始嫌装得太慢,就算装好了也不能马上使用。

你永远也无法满足所有人。

我今年大三,这是我经历的第三个酷暑,我觉得完全ok。

大概是前两年已经热习惯了吧,每天靠着个小风扇呼呼的吹,也就这么挺过来了。

我也曾恼怒过学校没有空调这件事,毕竟对于一个来自南方的人来说,这真的相当难受。

可是后来我想,这是你自己亲手填的志愿,你自己不事先做好调查,你能怪谁?

所以在宿舍里正式安上空调的时候,我的心态平静的好像“我的宿舍四年里都别想安上空调了”一样,没有发任何动态也没有多看哪怕一眼,当然多交了的早享费还是要拿回来的:)

哦吼~

我没有要分清楚在装空调这件事上,到底谁对谁错,我只是想说:有没有空调,大学生活一样能过。有了当然更好,没有也还ok。

学校有没有落实到位的责任,学生当然有追究责任的权利,这很公平。不过,

学校的确存在没做好的地方,但它真的不欠你什么,你当然可以寻求补偿,可请收收火气理性一点。

六月临近毕业季,很快我也是没有学长学姐的人了(啊难受)。年年毕业季,都总能看到学长学姐们赞颂自己的大学,回忆自己的四年,字里行间都在述说着大学生活的美好。

这就像一笔不平等的交易,学生仅仅给予学校每年一笔学费,而学校给予了学生能在社会立足的学识,一个生活四年的房间,一群各怀志向的同龄人,一份绝无仅有的四年回忆。

我也曾看到很多负面的新闻,小到盗窃以及“政策一刀切”,大到偷窥乃至“投诉不作为”,在某些学校甚至上升到凶杀与强奸。我也一度很讨厌这样的大学,觉得很可悲很气愤。

把这些负面的东西拿出来与毕业季相比较,你似乎难以想象这是在同一个地方。但你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的确确都充斥在你身边。

所以啊,没有什么是事事美好的,诚然,学校依然有很多问题做的不尽人意,但是它也给予了很多弥足珍贵的东西给你。

你可以不喜欢它,但没必要讨厌。该投诉的投诉,该解决的解决,但是在各平台无脑diss学校这种事还是不要干了。

我今年大三,我不喜欢我的大学,因为它的硬件设施让我很失望。

但我也不讨厌它,因为它给予了我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