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跑跟不上被带  没带那个更快—2018西安马拉松赛后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终于又填补了一处空白!

        终于在陕西省留下了我跑马拉松的足迹,而且是在古都西安。

图片发自简书App

        10月20日,我的第72场花甲全马,今年第14场比赛:2018西安(阳光城)国际马拉松赛,在疲态中完成,成绩为3小时48分21秒,列男子2828名,65岁以上年龄段第7名。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马是以赛代练,是我的一次带跑。

        在每年的参赛计划中,我需要跑出成绩的比赛也就两三个,大多数的赛事都是以赛代练来保持状态体验经历或者带跑他人。

        带跑,常成为我的义务和责任,只要与跑友们同行。毕竟我的经验、能力、和认知,能够帮助、鼓励、和带动一些人们,让他们信心更足,进步更快,更早地从马拉松运动中获得更多乐趣,养成健康跑步的习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参赛西马,我原来的想法是按照3小时45分完赛考虑的,觉得没问题,应该能够很轻松地完成,但是芝马回国后的反倒时差和连日忙碌,使得睡眠不足一直持续,连几度提笔又搁笔的芝马赛记,都是在西马赛前头一天,在西安驻地汉庭酒店里,从凌晨三点整理到七点多最终成稿的,再经配图编辑,于上午10点匆匆发出。我庆幸自己西马可以心无旁骛的同时也使体力和脑力疲劳的恢复没了时间,我白天不能睡觉。

        所以,西马成了一次滑稽有趣的(当然也算成功的)带跑,我这个带跑者,转换角色成了跟跑者却没跟上,而本想也一块儿带跑的另一位小伙伴,竟然跑的更快……。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次西马之行是集体活动,小分队7人中有6人是敦煌马拉松小分队的成员,其中4人又参加了呼伦贝尔陈巴尔虎马拉松赛,故友新程,队长不换,幽幽继续干。

图片发自简书App

        周五近午,我和小伙伴们一起乘跑友老李朋友的派车去领装备。西马先进简洁的流程体系和周到亲民的志愿服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过午,老李请大家先来了一顿西安特色名吃biangbiang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上应跑友黄淑生黄总诚邀与幽幽小霍出席赛前晚宴,黄总在大连的工程刚结束又在西安接手新工程,正在忙碌中。五一跑敦煌马拉松的时候,黄总便真诚相邀,因行程原因未能前去,此次来西安之前黄总就早早定下了邀约。席间与沈阳贴地飞行跑团365团长和数位团友相识,与韩峰医师、大运,小张等跑友建立了微信联系,感谢黄总!来日方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安不是初来乍到,算二进宫。1995年,总公司双定标委会工作会议在这里召开,我有幸参加并受聘为船舶工业造船专业劳动定额定员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时的西安,满街跑的出租车还是夏利,大连早已换成桑塔纳了,按照分公司老领导自谦的说法,西安是“大城市,小经济”,而在一位诺奖大家的笔下,那时的西安(书中称“西京”)意寓“废都”。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记得当时的一件小事,就是我走过许多报刊亭,却没买到《足球》报,好几个人告诉说,这份报纸他们从来没卖过!

      23年过去,西安巨变。

图片发自简书App

        首届西马即获如潮好评,今年荣膺金牌赛事又得一片赞许声,好就是好,西马得民心,西马有层次。

        两岁西马的组织和技术管理精细严谨,超过了有几十年办赛经验的老牌赛事,只看人家官兔起跑通道和间隔时间就令人钦佩敬重鼓掌共鸣,国人着实期待能有更多这样高品质赛事的推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赛会依据中国马拉松信息平台截止七月底的一年内参赛成绩作为待跑分区依据,设S(精英选手)、A、B、C、D、E区和欢乐跑的F区,全程、半程选手同区待跑,这让我想起了在意大利维罗纳的比赛,维马的选手分区赛制与西马相同。

        和国内几个大型赛事一样,赛会在每个分区前沿都设有分区计时毯,分区计时毯鸣枪起跑即开始记录,选手们需经过所在区和前方所有分区计时毯和起点计时毯成绩方为有效,若参赛选手串区起跑,在前方任意区起跑的均为犯规,成绩无效,而重要的是:在本区后方任意区起跑的,经过前方所有计时毯,则成绩有效!早知道就好了。

        若也采用这项并非高难的技术措施管理控制的话,有的比赛何苦罚掉那么多国内高手落得个不悦双输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马参赛6人中,幽幽和老李都打算4个半小时左右完赛,小魏是佛系欢乐跑,按照我3小时45分的完赛计划,能够带跑的就是刘虹和小霍,她俩都具备这个实力。刘虹今年无锡马跑出了341Pb,虽因照看老人住院手术,分心孩子读研择校影响了夏季训练,错过了相关赛事,但及时补报盘马拉练,赛前体能储备恢复的不错,核心力量的练习一直坚持,跑个345不难;小霍正处在上升期,敦煌马拉松比赛后胸有目标埋头苦练饮食控重辅以越野扬长避短场地间歇,都有了,哈马的351Pb,已不是她的能力。

        由于我在A区、刘虹在B区、小霍在C区待跑,确定一同出发的只有刘虹。

        我俩在A区尾端B区前沿会合,随枪声起步,1分钟内一道跑出起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按5分20秒配速掌握,半程后逐渐加速,追回实际延长的跑距,实现3小时45分完赛目标,这是我的基本打算。

        开头5公里赛段,一个左转向西便是大直道,下坡路多,配速稍快,也没刻意去调整,因为看线路海拔示意图时我记住了前半程以上升路段为主,路形不同不需追求匀速,下坡快点无所谓。53分刚过,我们完成了第一个10公里,配速在518上下,我的表计距离已经长出百米。按这个距离差推断,我们需要保持目前速度不能再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刘虹起跑后很轻松,偶尔冲到前面领跑,被我叫回。上个月在盘锦红海滩马拉松赛上,她在风大日晒胃痛不适状态下3小时48分完赛,虽展现了实力,自己却并不满意。这段赛程,我又看到了同龄跑者南京老闫,他依然迈着轻快的步伐渐行渐远,不知尾程如何。

        赛段进入上坡路,对速度的影响也一点点显现出来。15公里过后连续的上坡使平均配速在20公里之前变成了520,表计距离也超出150多米。刘虹的状态依然很好,她告诉我很轻松,没有胃痛,应该可以pb,我却告诫她,不要因为感觉好就提高目标,345完成并不容易,Pb的事留到上海吧。

        第二个10公里,我们用了53分半完成,到达半程点的时间是1小时52分40秒。

        我的左右有三位跟跑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三位中除了刘虹,还有两位是自愿加入的:重庆的覃警官和辽阳的老刘。覃警官开跑不久就跟住了我,他75年生人,老家广西,部队转业后在重庆当特警,今年重马他跑了351,西马是他的第二个全马。

        老刘看起来也不老,他是后来加入,问我的配速是不是4小时之内能完赛,我告诉他是3小时45分,他就跟上了,他没戴表,只用手机掌控。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4人团队除了进补给站时短暂散开,一直保持着两列队形,途中我提示的切线或者调速,也一直应答有声。大约到了25公里左右,老刘一度掉队,很快又跟了上来,说了一句:挺累呀,强跟呐!直到30公里之前,我隐约听到覃警官说他要减速了,当时我也累了,在咬牙坚持并没在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是真累了,从26、7公里就感觉到了。比赛中,心率一度又升至200,在5区间持续将近50分钟。我的步频虽然没有放缓,却有些迈不开步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赛道的最高点是27公里曲江池南路的大坡顶,我上得很慢,配速掉到5分37秒。好在接着是一遛下坡放下来,身体稍有缓解。这个10公里虽然没慢,也是53分刚过即完成,但连续的上坡使体能消耗很大,前30公里用了2小时37分49秒。在这段转弯路集中的赛道上,我切线跑进,明显减少了表计长出的距离。

        刘虹在加大力度提速,而覃警官和老刘已经掉队。

        我用518上下的配速跑到了将近35公里,也不再坚持。

图片发自简书App

        虽然我在赛前没想到自己完成不了3小时45分既定目标,但是身体信号告诉我的确如此。我的确累了,我不需要必须拼这一场比赛到精疲力竭,我已经完成的距离和强度足够以赛代练。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知道自己现在更需要休息调整,将累积疲劳尽快消除,精神抖擞地迎接新的比赛,跑马拉松的路还长着呢。

        在尾程6、7公里的放松跑中,我右腿膝盖38公里前后又出现痛感,持续到了41公里消失。

        第四个10公里我用了57分半才完成,当然是最慢,赛段又是大直道,也没了切线的条件。

        最后两公里,我也是以6分多配速跑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半程,我跑了1小时55分40秒,比前半程慢了3分钟。

        西马整个赛道上没有没观众的地方,我在挥手致谢的同时,也多次与可爱的孩子们击掌互动。西安人的实诚从扯着嗓子喊加油的嘶哑声中就能感受到,那是明天嗓子肯定哑了说不出话来的实诚,那是“西安最中国,来了还想来,来了不想走”的实诚。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马我以疲累之躯完赛,时间定格在3小时48分21秒。西马65岁以上选手不再细划年龄段,我是67位完赛老者中的第7名,男子第2828名。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终点巧遇百马俱乐部的西安跑友杨十三兄弟,他早已完赛在等待亲人,遂将我介绍给主持人接受了短暂采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那里我还结识了郑州跑友贾连喜兄弟,一位朴实大方的中年人。老朋友李涛则未能谋面,时间太短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在赛中补了4粒盐丸和2管能量胶,还有1管能量胶忘在手机腰包里没吃,兴许30公里吃上的话会让我坚持到3小时45分完赛?哈哈,没那么神奇,没兴许。

        西马的赛道上任你挑着选补给,丰富多样营养健康,适宜选手们赛中补进,不只是香蕉盐丸能量胶,大枣绿豆糕热包子什么都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程发力的刘虹第一次跑出了漂亮的前慢后快,她的后半程用1小时49分完成,比前半程快了3分41秒。这快出的3分多钟和我后半程慢了的3分钟,构成她比我快6分38秒完赛的内容,这个形成过程仅仅在尾程的7、8公里赛距中,可见尾程的坚持多重要,尾程提速的作用多宝贵。

        最终,刘虹以3小时41分43秒完赛西马。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的是,这个成绩刚好比她今年无锡马拉松赛Pb成绩3小时41分44秒快了1秒!

        西马创造了她新的pb,仅仅快1秒的Pb!

        哪有这么干的?!

        这绝对不是精心策划。

        我能作证!

        我用3小时45分目标成绩的平均配速带了她32公里,还批评她不要提高目标去想什么Pb。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后10公里提速,她仍Pb了。         

        这绝对不是虚构。

        这只是巧合,只是幸运!

        跑马拉松本来就是一种愉悦,有时候会给人们带来意外惊喜,甚至有时候一不小心就获奖了,一不小心就Pb了,一不小心就由跟跑的变成领跑的了,把带跑者远远甩在身后,而且还是又一次……

        但惊喜和欢欣背后,都是毫不意外的汗水和勤奋的积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汗水和勤奋的积蓄能产生强大的动力:好消息再度传来,小霍也Pb了!而且是P了个大b,她跑出3小时35分42秒的佳绩!

        西马是福地。

        本来打算也带着跑的小霍,居然西马只身一战就成为了北马八星跑者,这真是振奋跑友情绪的好消息。

        厚积薄发!敦煌马拉松赛之后的5个多月时间里,小霍在裂变中跨上崭新的平台,努力造就了一个崭新的自己,可喜可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马疲累、滑稽、有趣,快乐。

        带跑跟不上被带,没带那个更快!

        哎,一共带过三次,两次都被甩掉!看起来刘虹是没法再带了;小霍霍沐馨也不能带了,西马她一下子快了16分钟,谁知道上马她能再快多少,谁带谁呢。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突然反应过来,原来刘虹和霍沐馨她俩,都在我印象深刻的那个可怕又可敬的45—49岁年龄组啊!

        这是专门出产不要命的拼搏女人的年龄组。

        这是由315孟文领衔的北马九星门槛330的年龄组。

        这是4年前我下:“跑马女人是英雄”结论时那些英雄原型们曾经所在的年龄组。

        这是今时滨城的红鲤鱼、小摩托阳子、冬淼、静馨、玉坤、木子梨和军等等一干巾帼豪杰聚集的年龄组。 

        45—49岁年龄组!

        这个年龄组,没有什么不可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幽幽和老李小魏都平安完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征尘未洗又踏新程,幽幽、王辉、小霍、刘虹,巾帼四杰于赛后当天下午两点乘高铁赴四川阆中,背靠背再跑半程!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一队疯女,除了队长幽幽年轻一些,其他三人都在45—49岁年龄组。

        这个年龄组,没有什么不可能。

        告别西安,当晚我即返连,抓紧时间休整。与青春少男小硕同机,他这次西马发挥正常。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李留住,接受朋友全家人庆贺次日返程。

        短暂的西马之行过去,留下晚年跑马人生又一段有意义的经历,得赶紧回忆,写进赛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不是历史是经历。

        历史是写出来的,经历是度过来的。写出来的未必真实,度过来的未必写出。

        尊重自己,尊重经历,尊重真实的人生,写出真实的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江  洋

              2018年10月26日于大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