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事迹:悉尼或雪梨

致那个那个和我读书的地方同样名字,然后笑靥如花的女孩。

君子一诺千金,说写一篇文章给你,便在你去瀑布山的时候窝在寝室里为你书写一篇博客。这也就是香港事迹里最后一篇文章,当然也是第一篇以人物为主的文章。

其实认识她,是在开学的第二天,那个时候我正要去沙田和我在悉尼读书的朋友汇合。这姑娘那个时候在大厅等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朝我一笑,我也礼貌地回了个微笑,只是心想这可爱的孩子怎么如此似成相似呢?

然后,搭校巴的时候,就和她和她的朋友们搭上话了。和她正式搭了起话。互换了脸书账号也便在下两站分道扬镳。第一句话,我依稀记得哦。

“你叫什么名字啊?”

“悉尼。”

“你知道吗?我在悉尼读书呢!”

真正玩到一起是,一件关于肯德基和蛋挞的事件。

那天晚上我买了肯德基,吃不完就分给她们了。也就闲着无聊在和声书院的二楼一起学习。他们学他们的中文101,我也就走马看花的复习着MITx的课件。然后他们让我考他们明天要考的中文小考,就考了他们一个小时。挺好玩的,看着华人面孔的他们丫丫学语,写着不熟悉的方块字。

一起学习的重点从来不是学习,而是学习过程中的聊天,和学习后的玩耍。

然后就和她们聊天起来了。从温哥华聊到香港的算命摊,再从政治的人物聊到网络交友的帅哥。挺好玩的哦,还记得这句话么?

“我能不能帮你玩你的账号,然后我用那种很婊子的态度回答问题,嘿嘿”

哇,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我有点贱,o.o

悉尼是个挺好玩的姑娘。和她也就玩着玩着。吃吃喝喝,算命看手相。

我想,你和我都不会忘记,

这个夏天,

那个我们一大班人去算命看手相的庙街。在看到暗搓搓的庙街的时候,你一脸害怕紧张的样子。

一群人在尖沙咀码头看完街头表演,然后在在街头的一角吃着炸鸡喝着韩国烧酒的周一。

兰桂坊的那杯甜甜的鸡尾酒。你们去夜店,而没有带护照的我在麦当劳等你们的午夜。

以及,那个我们相约去了的花墟。才明白原来你家开花店的我和你一起带着对花墟失望的心情一起喝着更加令人失望的椰汁冰沙。

算起来,一个月如此的短。而我们的交际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但也令我立下了一些我能力不及的约定。哈哈哈,等着吧我毕业的时候会给你寄来澳洲的单程机票的。你也不要忘了每个月给我写一封monthly email,那就好。

一开始认识你实在太像我在马来西亚的朋友了,古灵精怪,一颦一笑都像是一个模子似的。但慢慢认识后,才知道神经病,自恋,古灵精怪,有点微贱的你是独一无二的。

那时候吃饭的时候,你说你会因为以后大伙儿不能聚在一起,感到惋惜,然后真的会在散货酒席上掉珠子(虽然我很想看,然后顺便拍照)。我认为不值得的,至少这个夏天,你好好玩了啊,这五个星期开了眼界,交了的朋友甚至说过的话永远都会在记忆里的。

只是我有时候会惋惜,想说如果我的英文或者粤语和你们一样好,那我或许会有趣一点然后说的笑话会好玩一点点吧。

但,悉尼啊!其实也没什么。能遇见你,认识你本来就是值得开心的事情。往后的日子,好好努力,世界说大不大,世界说小也不小。再见已经不是十分艰巨的事了。

为你写个一千两百多个字,给你当做个纪念品。也纪念我在如此梦幻的香港-上海行认识的那个和我读书的地方同样名字,然后笑靥如花的女子。

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 。 我们哪,后会肯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