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4分,《追风筝的人》作者又一虐心神作,带你直面人生

村上春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相逢的人再相逢。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或一群人被铭记,被遗忘,被找回。

我们在人世间的森林里迷失,又在这片森林里找回内心的那个人。

你可还记得那个内心始终无法忘怀的,带给你快乐或忧伤的那个人,他/她可过得好吗?

有多少人成为了我们生命中的过客,但是总有人在你的世界里留下抹不去的记忆,那是一份可以用一生追忆的美好的过去。

每当想起时还是会轻轻扬起嘴角,因为我们坚信迷失的人迷失,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无论是亲人,朋友,故乡,归去或归来,我们心里所惦念的是那个给你回忆的人或地方,我们在失去中寻找归来,即便归来已不是当年。

刚刚读完卡勒德·胡赛尼的《群山回唱》,在这本书中围绕着阿卜杜拉和帕丽兄妹的离别而讲述了关于阿富汗人民在战争和贫穷中表现出的坚强,勇敢,爱与背叛。

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但又彼此紧密相连。

01

离别

小阿卜杜拉和3岁的帕丽,每天晚上临睡前都要缠着爸爸萨布尔讲一个故事。

这天,爸爸给他们讲的是大魔王要求村里被敲门的人家都要交出一个小孩,巴巴·阿尤布就是这个故事里的父亲,他万般纠结下交出了自己最爱的小儿子,换回了整个村子的安宁。

在魔王带走孩子后,巴巴·阿尤布痛苦万分,最后他历经万难在魔王那里见到自己的儿子,但是最终还是放弃带他回家,因为无法养活他。

魔王残忍带走了孩子,但是却给了那个孩子更优质的生活

而巴巴·阿尤布因为懦弱没有守护自己的儿子背负了一生的愧疚。

或许,残忍和仁慈就是一体两面,没有对错,只是选择不同。

阿卜杜拉的母亲在生帕丽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的父亲又给他们找了继母帕尔瓦娜。

帕尔瓦娜对阿卜杜拉和帕丽都尽职照顾,但是却不能像对待亲生孩子那般疼爱,帕丽是阿卜杜拉一手带大的。

帕尔瓦娜的哥哥纳比在喀布尔当厨子,兼做司机。

在纳比的牵线下,生活困难的萨布尔忍痛将帕丽卖给了纳比工作的那家富人瓦赫达提夫妇,自此以后,兄妹分离。

02

救赎

帕尔瓦娜和马苏玛是孪生姐妹,她们两人性格迥异。

马苏玛性格开朗,受到男生的欢迎,帕尔瓦娜安静内敛。

在帕尔瓦娜的眼里,自己灰暗无光,而姐姐马苏玛到哪都闪耀着光芒。

她们都喜欢同一个男生萨布尔,在她们17岁时,帕尔瓦娜和马苏玛坐在橡树的高枝上讨论着萨布尔。

自卑的帕尔瓦娜认为萨布尔喜欢的是马苏玛,内心的嫉妒促使她推了一把马苏玛,摔下橡树的马苏玛成了植物人。

为了弥补内心的愧疚,帕尔瓦娜无怨无悔地照顾马苏玛生活起居。

但是马苏玛却不忍拖累妹妹,毅然决然地走向死亡。

善与恶,罪与罚,帕尔瓦娜的救赎不能换回马苏玛健康的后半生

悔恨不能挽回什么,眼前的救赎只是对自己灵魂的洗礼。

03

责任

纳比为富人瓦赫达提工作,他是瓦赫达提的司机,但是却暗恋瓦赫达提的夫人妮拉。

妮拉不能生育,纳比提议瓦赫达提夫妇收养了自己妹妹的继女帕丽。

自此以后,帕丽和瓦赫达提夫妇生活在一起,在瓦赫达提中风后,妮拉便带着帕丽去了法国,纳比独自照顾瓦赫达提。

纳比在无意中得知了瓦赫达提喜欢的人一直是自己,因为瓦赫达提的画里画的全是他。

面对这份畸形的爱,他选择沉默,但是他却一直陪伴在瓦赫达提身边,直至瓦赫达提去世。

这期间,他们经历了一次次战乱带来的纷扰,曾经富丽堂皇的房子,经历战争的摧残,早已面目全非。

阿富汗和这间房子一样遭受战争的摧残,贫穷,战乱的阴影笼罩在每个阿富汗人民的心中。

纳比临终前留下一封信给他的住客马科斯,他将瓦赫达提留给他的这座饱含回忆的房子以及其他财产,留给自己的外甥女帕丽,他希望马科斯找到帕丽告诉她一切真相。

纳比虽然逃离了照顾两个妹妹的责任,但是却对瓦赫达提不离不弃

在他的内心,对自己的两个妹妹,对帕丽,他始终有愧疚,这是他的救赎,他的选择。

04

何为善良?

伊德里斯和铁木尔曾是住在瓦赫达提家对面邻居的孩子,他们在阿富汗战乱时跟随父母移居美国。

在塔利班受挫,联合国维和部队入驻阿富汗时,伊德里斯与弟弟铁木尔回到喀布尔想要回老房子。

在这里,伊德里斯遇到了在家族斗争中惨遭毒手的罗诗,在这个女孩最无助最失落的时候,伊德里斯帮助她重新找到生活的希望,并承诺回美国后接她过去接受更好的治疗。

但是伊德里斯回到美国后,却没有能力实现承诺,他在纠结与无助中断绝了和罗诗的医生阿姆拉的通信。

伊德里斯给了罗诗希望,又亲手将这份希望的火种扑灭,他觉得自己是善良的,同时也是伪善的。

多年后再见罗诗是在罗诗的自传新书签售会,罗诗给伊德里斯的签名:放心,里面没有你

是铁木尔救助了罗诗,尽管伊德里斯曾那么鄙视铁木尔的装腔作势,现在他为自己感到羞愧。

他的背信弃义,他的伪善,将是他一辈子要背负的心灵拷问。

05

寻找爱与被爱

妮拉带着帕丽离开喀布尔到了法国巴黎,她高傲美丽,写了无数诗歌。

她的一生都在追求个性,追求幸福,但是在妮拉的心中,她始终是孤独的。

她顺从父命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她渴望被爱,但是无论婚姻还是恋爱,她都不能长久。

她将自己的全部情感寄托于帕丽身上,但仿佛又缺失了什么,那是妮拉内心对于爱的渴求。

最终,她以自杀结束了悲情而又短暂的一生,只留下她那些充满个性的诗歌。

帕丽离开喀布尔后,跟随妮拉后面做她的后盾,帕丽羡慕妮拉的美貌,欣赏她的才华,她觉得妈妈妮拉是个迷人的人,但帕丽却不幸爱上了妮拉的情人于连。

她知道这不可以,但是年少的帕丽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多年之后,帕丽和于连走到一起,但是却没有走到最后,于连给不了她婚姻。

爱之于婚姻不是全部,真正走进婚姻的不是爱情的冲动,而是接受和面对现实中种种困难的勇气。

帕丽在朋友的介绍下,和埃里克走到了一起,他们结婚生子,教育子女。

虽然生活幸福美满,但是帕丽的内心总是觉得缺少了什么,那或许是对于哥哥阿卜杜拉的思念,即使她不知道他的存在。

亲人之所以为亲人,那是血脉相连,无论走多远,即使彼此早已忘记对方的样子,但是总会心灵相系,在心中为对方留有余地。

帕丽老去了,有一天他接到了马科斯的电话,电话里马科斯告诉了帕丽一切真相,那是她内心的那份缺失,她必须找回。

06

重逢

帕丽回到喀布尔,见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阿卜杜拉,但是阿卜杜拉得了阿兹海默症,他忘记了帕丽。

在阿卜杜拉确诊为阿兹海默症时,他写了一封信留给自己的妹妹帕丽,一共三句话:

他们告诉我,我必然要走入水里,很快就将沉没。

出发之前,我把它留在岸上,给你。

我恳求你找到它,妹妹,所以你一定会知道,在我沉入水中时,心里想着什么。

帕丽看到了这封信,哥哥阿卜杜拉留给她的东西。

她找到了,只是此刻,站在阿卜杜拉的面前,他却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失散几十年的妹妹帕丽。

命运真是捉弄人,帕丽无法记得幼时的哥哥,阿卜杜拉却记得帕丽,并思念了她几十年,等到帕丽知道时,阿卜杜拉却遗失了记忆。

或许最大的痛苦不是记得,而是遗忘。

阿卜杜拉一生都在思念自己的妹妹,他为女儿取名帕丽,在他心里,帕丽从未离开。

07

结语

《群山回唱》让我们看到了阿富汗人民在战争中饱受的艰辛,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一个个关于生命,关于爱与救赎,关于离别和重逢的故事。

故事还没有结束,因为我们还在继续我们自己的生活。

每个人的生命都有自己独特的轨迹,但是我们不知道在哪一天,在某个不可预知的未来,我们的生命轨迹会交集在一起

我们的相遇或重逢,都是命运的安排,因果可循,正如我们对着群山呐喊,余音绕耳,回声在畔。

作者:周瑶,精读读友会会员。在尘埃里修炼,在俗世间求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