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来就是孤独,我们生来就是孤单。

1.

上周在武汉看罗琦的“重生”巡演。

武汉到处修路,堵车厉害,开演推迟了半个多小时。

正式演出晚上9点多才开始,表演结束,已经就很晚了。

歌手和乐队已经谢幕,这时有乐迷不停喊返场,由于时间太晚,演出方很明显没有做返场打算,搞得气氛略尴尬。

这时候,一个哥们冒出一句:得了吧,这么晚了,别折腾人家了。

是啊,都已经这么晚了,歌手也累。

于是大家陆陆续续地撤了。

很少见着乐迷这么理性的。

大多人都是觉着我买了门票,就是来玩个开心,你就要唱到我尽兴。

我想听什么歌,你就要唱什么歌。

而真正的喜欢,则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换位思考。

将心比心,就会多一分理解和宽容。

返场,我听着,不返,我理解。

无论是社会交往还是亲密关系,换位思考、将心比心,确实是自我情绪调控的一剂良药。

尽管理解能带来谅解和宽容。

但理解却不等同于感受。

尤其是痛苦。

2.

刘震云先生写过一本书《一句顶一万句》。

里面有这样一段:

教书先生老汪有一幼女,叫灯盏,天性活泼、调皮好动。

有一天,灯盏玩耍,掉入盛满水的水缸。

原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拿着石头的司马光没有出现。

最终,灯盏溺亡。

老汪没有责怪看管水缸的伙计,也没有哭。

那个年代孩子都多,谁家夭折一个孩子不是什么大事。

他安慰哭得死去活来的妻子,平静地处理后事。

没有伤悲。

一个月后,他发现了窗台上剩下的半块月饼。

月饼上,还留着灯盏生前小口的清晰牙痕。

那是一个月前,他赶集买的,灯盏偷吃了一口,被他揍了一顿。

过往幕幕,荡然眼前。

老汪心如刀剜,来到那个水缸旁,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

灯盏溺亡时,妻子哭得死去活来,而此时,继续找人家长里短,伤悲若遗忘。

而那时,老汪平静而克制,没想到,一个月后,由一半块月饼,睹物思人,终究崩溃。

最终,悲伤难耐,他选择携家出走。

迟到的痛苦是持久强烈而放大的痛苦。

我们能想象老汪之悲,但未经之人,却难以体会那痛。

3.

换位思考虽然能让我们换个角度看问题。

去理解他人的处境和行为。

从而调整自己的情绪,变得理性克制。

但是别人的悲伤却难以分担。

上面那个故事里,老汪最终的崩溃或许不是因为悲伤。

而是因为孤单。

大家都悲伤时,老汪不悲伤。

他孤单。

大家都遗忘时。

他后知后觉,悲从中来。

还是孤单。

妻子的痛写在脸上,而他的痛是暗流汹涌。

依然孤单。

他的痛苦本身就是一场莫大的孤单。

避无可避,便无需逃避。

正如李志在《梵高先生》里唱得那句:我们生来就是孤独,我们生来就是孤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