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长相厮守无尽头,爱还是不爱,这次你说了算

我们总是对那些能够“说爱就爱”、“说忘就忘”的人怀有深切的羡慕之情。大部分人,正如同你我,都对回忆眷恋不舍,对感情摇摆不定。动不动就在夜深时刻插上耳机,听一首老歌,想一个旧人。

有段时间网络上有个问题火得很,就是说“我可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这个问题的潜台词往往是“你爱过我吗?”因此它的标配回答永远是“爱过”。仿佛咬牙切齿,一手捂紧胸口,眼角有泪划过,才能准确表达这区区两个字的具象意义。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如愿听到这个苦涩却浪漫的回答,毕竟在很多时候,人并不能够确定自己是不是爱过。因为爱这回事,还是挺难的。

最近子凡就有这方面的困惑,因为被前女友质问了,而他哑口无言。他必须想明白这个问题,不得不日思夜想。有可能跟自我剖析相比,向他人求助总是更容易一些。于是子凡问了很多朋友,包括我。在饭桌上,他猛一抬头,好一个苦大仇深的表情,继而用香水广告里一样低沉迟缓的声音发问——“你们说,我爱过她吗?”简直令人震颤。我们都傻眼了。

子凡的前女友叫小优,是个人如其名的优秀姑娘。两个人一起在电影院里看《后会无期》那部电影,里头的经典台词“我从小就是优,你叫我怎么从良”一出来,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一起笑了。这就成为了两人之间一个默契的秘密,时不时拿出来开玩笑,那也是他们感情好的时候了。小优很喜欢跟子凡开玩笑,他们默契地一起笑起来时,看起来是世界上很登对的一对儿。

小优比子凡小两岁,两个人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一起出去玩了几次。子凡对小优认识深刻,说她眼神温柔,笑起来还有酒窝。朋友们觉得他对小优有意思,就帮忙打听,很快传来快报,小优还是单身,而且对子凡印象不错,觉得他有点儿像徐峥,而且很逗。既然双方都有好感,怎么就不能迈出那一步试试?有人劝子凡主动一点,说,都是二十啷当岁,大家一起交交朋友,干嘛畏首畏尾的?

这话刺激了子凡,给了他一些勇气。他很快就找机会约了小优出来玩,对方很快应允,态度也很热情。随着他们一起出行的频率渐渐提高,两人的了解也不断加深,没过多久就走到了一起。我们作为后援团,自然欢欣鼓舞,催着子凡请客吃饭。然而恋爱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这段恋情之间的波折是子凡不曾想到过的。

首先出现问题的是子凡。子凡曾经暗恋过一个姑娘,那个姑娘不知情,或者说,假装不知情,始终跟子凡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她碰巧到子凡所在的城市里实习,子凡自然忙前忙后,帮着置办住处,买买东西。这些都在小优面前报备过了,没报备的是子凡心里曾经有过的那份好感。然而这种东西很难藏匿,再加上女人的直觉,小优很快就察觉了其中的不对劲。于是在某天下班后,她按图索骥,找到了那位姑娘的新住址,一上楼,就看见房门敞开着,自己的男朋友正在里头当牛做马,忙前忙后。

子凡表示,当他看见小优的一刻,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恐惧感,还瞬间脑补了两个女孩子为了他相互撕扯头发,展开一场大战的激烈场面。这显然是胡思乱想。小优并没有发火,反而表现出了十足的热情,对着那位刚刚还对着子凡颐指气使的姑娘嘘寒问暖,不停说着“你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忙,一定要叫子凡来弄,千万别怕麻烦,也别怕累着他”,俨然一副奴隶主嘴脸。那位姑娘也很聪慧,意识到小优来者不善,目的是来宣示主权无疑,立刻表明决心跟立场,说麻烦子凡真是太不好意思,好在这一茬忙完就没什么事了,改天一定请小优吃饭来表示感谢。

子凡在一旁吭哧吭哧地整理着家具,听着两个女人虚伪地发展着友情,感到了由内而发的一阵颤栗。后来他对我们说,女人啊,危险呐。

大家都知道“改天请你吃饭”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永别”。那位姑娘并没有请小优跟子凡吃饭,倒是客客气气地对子凡道了谢之后,就直接断了来往,不仅不再聊天,连子凡的朋友圈她都不再点赞了,明显是要撇清关系,不想惹小优烦厌。不过小优也没有追究子凡的问题,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对他始终如一。我们一致认为小优的表现大方得体,颇有大将之风,而且也没有胡闹,比某些爱吃醋耍小脾气的女孩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纷纷恭喜子凡找到了一个靠谱的女朋友。倒是子凡表现得有些尴尬。他脸上犹豫的神情让我们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事。小优的爸妈知道了有子凡这号人物,就要小优带子凡来家里吃饭。那会儿两个人正式交往已经半年多了,感情也很稳定,小优就很大方地对子凡提出了这个邀请。毕竟她很希望两人的恋情能够得到父母的认可,这样就能为未来的发展打下基础。她对子凡说这些的时候,子凡明白这是件好事。女朋友愿意把自己介绍给家人,说明心里已经认可了他。

“子凡,你小子眼看就要抱得美人归了,难道不是个好消息吗?”朋友们这样说。子凡骂我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我们立刻表示,愿意帮助他出谋划策,确保拜见岳父岳母大人的时候万无一失。子凡撇撇嘴,说,什么岳父岳母啊,八字儿还没一撇呢。

他既然这么说了,就是把内心的犹豫不定表现出来了。不确定的东西就是不想要,这是个道理。第二天子凡就对小优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想去小优家里吃饭,也觉得现在见家长没什么必要。他害怕这么快就谈婚论嫁,他觉得一切为时尚早,他紧张,他害怕,总之他不能去。

小优的态度还是很大方,先是感谢了他的坦诚,然后适当地表示了自己的惊讶,接下来进行了细致的解释跟劝说。小优说,这并不意味着要谈婚论嫁,只是去家里吃顿饭,让父母认识一下,让子凡别想得那么严重。她说了很多,态度很温柔,小心翼翼地回避着敏感的情感疑问。很显然,她感觉到了子凡内心对这段感情的不确定,但是她愿意给他时间。

子凡还是拒绝了。他拒绝的时候,眼睁睁看着小优眼神中浮现出的巨大失望。这种失望令他感到一阵心痛。但是他还是决定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他不想骗她,她这么好,他怎么能骗她呢?

也许是这种“她太好了,我不能骗她,我不能耗费她的青春”这种思潮侵袭了子凡,他开始认真考虑两个人的关系问题。到底要不要继续走下去?他很犹豫。但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等同于帮助子凡做了个决定。

小优去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在聚会上遇见了学生时代颇有好感的男同学。对方对小优非常热情,说一定要经常来往。为表坦荡,他还主动加了子凡的微信。子凡对这个年轻男子印象很好,能够感受得出来他对小优的感情,但是子凡并没有感觉生气。

小优跟子凡提起这个男同学来,言语间有些试探的口吻。大意就是这小子对我好像有点儿意思,但是我告诉他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还说能当我男朋友还真是有福气啊哈哈哈哈哈哈之类的。也许她期待着子凡有一些稍微激烈点的情绪反应,比如,“那小子什么意思啊,你可得跟他保持距离啊”。但是子凡没说。子凡只是笑了笑,然后说他人挺不错的,工作条件也很好,你们多走动走动吧。

小优惊愣地瞪大了眼睛。她试图告诉子凡,她并没有要跟男同学过多走动的意思。然而子凡扪心自问了一会儿,很快就明确得意识到,自己内心并不在乎这些。他非常疲惫地说,我真心觉得他跟你可能会更加合适……没有说出口的后半截话是“他应该比我更喜欢你”。这种话不能说,说出来太伤人了。

小优气得哭了。子凡就看着小优在哭,看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自己真是个渣男啊,赶快把纸巾递上去,但还是说不出别的话来。小优说,你的意思就是要跟我分手吗?子凡迟缓地点了点头。小优哭着问,那为什么啊?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子凡沉默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觉得,自己跟小优发展不到长相厮守的那一步了,老这么耗着也不是个意思,那位男同学的出现相当于是推了子凡一把,催他赶快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个决定就是,小优并不是他心里的那个唯一,他一定要放手。当他客观地意识到小优有多么好时,他不能再耽误小优寻找自己的幸福。

就这样,在沉默之中,他们分手了。小优问了他一个问题,“你爱过我吗?”

子凡没回答。时空凝固了几秒钟,直到小优转身离开,子凡的世界才重新滴滴答答地运转起来。他感到有些难过,也很想念有小优陪伴的生活,可他还是由衷地松了口气。

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被我们知道后,大家都骂子凡,怪他伤了一个好女孩的心。他说他认骂,他知道是自己不好,可他就是不能骗小优,这是他的坚持。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过小优,回顾整段感情,他对小优的感觉一向是客观的——她很好看,她很温柔,她很优秀。可是缺乏任何感性的好感,比如她是不是可爱?自己是不是想要跟她永远生活在一起?子凡很浪漫,他说爱一个人就是想要永远跟她在一起。可我想子凡也很不浪漫,那就是在不能确定爱之前,他绝不愿意浪费一丝一毫的感情。可是这世界上啊,究竟有多少爱,是可以被确定的呢?

我见识过很多朋友形形色色的爱情故事,很少有人平顺如一,大都充满挣扎跟波折。但即便经历了很多,还是有人在最后幡然醒悟,根本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爱着眼前这个人。爱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所以为了得到它很多人会乱了方寸,忘了听从自己的心。也有人天性犹豫不决,不能确定,不敢迈出那一步。但我想,或许这种模糊的感觉,才是世界上爱情的本来面目吧。或许那些百分之百确定的,教人生死相许的完美爱情,只在虚构的故事里存在,现实生活里太少太少了。但能遇见一个愿意跟你这样模糊一阵子的人,已经算是件不容易的幸事了。

如果我们找到一个人,相互这样模糊着过下去,不去追问,不去质疑,也是一辈子。耳鬓厮磨之间,我们会厮守在一起,彼此消耗,度过人生,这也是一种活法儿。“永远在一起”是个好词儿,可因其前面缺乏限定而显得多了些退而求其次的可能性。如果跟一个人不那么“爱”的人长相厮守下去,永远有这么个人相伴,温暖触手可及,许多人已经满足了。这也许可以解释许多人都说,自己宁愿找个“爱自己”的人结婚,不愿意追着“自己爱”的人满街跑了。

我没怎么骂子凡,他的困惑我解答不了,而他的做法虽有不妥,却没有太大错误。倒是被其他朋友骂得怕了,子凡数次想要给小优打去一个忏悔电话,决定好的台词就是“我错了,我是个渣男,不管是不是爱过都已经成为过去,今后你要好好的”。但每次都被我拦下了。我想每个女孩子都不希望自己喜欢过的男孩对自己说出那句“我是个渣男”吧。但另一句话却说得不错,“不管是不是爱过都已经成为过去”,真是至理名言。虽然这挺难的,但有时候你就是不得不move on ,向前看了。

我没有告诉子凡,其实我挺不赞同给不确定的爱冠以什么浪漫的名声,像他这样,不确定就不确定,就很好。在不确定的过程中,慢慢认识自己,慢慢长大,这才是这个世界教会我们的事。碰到了自己不确定,对方却很确定的时候,要记得别耽误对方太久。碰到了自己能确定,对方却不确定的时候,那伤心就是难免的。可是爱情啊,就是要在这种磕磕绊绊之中渐渐尘埃落定。咱们可能永远也做不到“说忘就忘”的那类人,可有时候记得也挺好。记得得到过的苦辣酸甜,在爱面前能够自己做主。爱还是不爱,放手还是不放手,一切都由你来决定。因为爱永远是个主动语态,你不能犹豫着、将就着被别人推着走。不然你总会后悔的。

有人问我觉得怎么才能判断自己是不是爱上一个人了,我不知道。我想这因人而异。对我来说,如果我一个人的时候,想起他来也会忍不住笑。那我就会想,差不多了吧。

差不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