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见识你的妩媚

96
见伊
0.2 2017.11.27 11:40* 字数 2156
图片来自网络

关键词:商场  夏天  争吵

下午三点,外头太阳毒辣辣的,让人无处可躲。银泰百货冷气开得足足的,让林月一时半会儿舍不得离开。

“亲爱的,来一套大红色的,绝对勾魂。”身后传来一个男声。

“等下回酒店,专门勾你的魂!”女子娇笑着,接近低喃。

林月不想八卦,无比熟悉的嗓音,引诱她不自觉地侧过头。余光瞥到靠近店铺出口的一排货架前,站着一对连体婴似的男女,男的高大英俊,女的一头栗色大波浪卷发,一张妩媚的瓜子脸,睫毛刷得卷翘卷翘。

林月这一惊非同小可,下意识地转过头,第一反应是逃离,可是他们堵在门口,出去肯定会照个正面。

怎么办?林月急中生智,扯起一件内衣,快步走进更衣室,慌里慌张锁上门。更衣室里没有空调,林月的额头很快冒汗,一颗心怦怦跳个不停,暗叹真是冤家路窄哪!

夏天的,要不是非参加不可的行业会议,谁愿意出门。眼看会议结束还早,没到孩子放学时间,林月临时决定到旁边的银泰百货逛逛。城西这一带,远离公司和家,平日她很少来。

这个点,还是上班时间,整个商场安静得很,店员们招呼得特别卖力。

坐扶梯上三楼,按指示标志,林月径直拐到内衣区,找到钟爱的牌子,还没开始溜圈,先溜到这俩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熟悉的女声还在店内,林月捧着内衣抵死不敢出来。

“砰砰”,有人敲更衣室的门,“里面这位小姐,请问试好了吗?”营业员彬彬有礼的声音响起。

林月胡乱应一声,只得打开门出来。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营业员身旁的女子仿佛见到鬼。

“茉,茉莉,我来这边开会!”林月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亲爱的,你磨蹭什么呢?”那男人坐在正对更衣室的沙发上,向茉莉挥手。

“就好,就好。”茉莉一边朝那男人使眼色,一边尴尬地向林月解释,“是我上司。我们也是一起在附近酒店开会,顺道来逛逛。”

“你,你慢慢逛,我得去接孩子了。”林月扔下这句,几乎夺门而出,根本没听到茉莉在背后说了什么。

害人的小高跟,让林月在自动扶梯上差点一脚踩空。气喘吁吁地狂奔到街头,太阳依旧要把人烤焦的架式,一向爱惜皮肤的林月居然忘记打伞。一手挡在额头,一手招出租车,迅速钻进一辆车,扑面而来的冷气,林月只觉得胸口发闷。

“他是我的上司,林月,你别误会。”茉莉的微信追来。

林月不知如何回复,默默地把手机放回包包。

到幼儿园,心不在焉地接了儿子回家,林月打发他去玩积木,自己则伏在沙发上假寐。

犹豫半天,林月掏出手机,编辑了又删除,删除了又编辑,最终发了一条微信:“以后还是不要跟上司走太近,不然让你家大宇误会就不好了。”想了想,又附上一个做鬼脸的表情。

茉莉没有回复。

不多久,老公周毅也回来了,家里还是冷灶冷锅的样子,儿子不知什么时候开的电视,正在津津有味地看动画片。

“人不舒服吗?”周毅过来摸林月的额头。

“可能有点中暑了。”林月有气没力地应了一句。

被周毅张罗着喝了一支正气水,林月去冲个凉,感觉松快了一些。

一家三口决定出去吃牛排。刚落座,林月的手机响起。一看号码,林月霎时脸色雪白。周毅狐疑地捅了捅她,说:“怎么不接电话?”

林月似从梦中惊醒,也不接电话,拿起手机就往外冲。

一路上,手机顽固地响个不停,惹得服务员投来好奇的目光。跑到牛排馆门外,林月哆嗦着划开屏幕。

“林月,茉莉下午跟你在一起吗?”是大宇一贯的大噪门。

“嗯——,我们在城西银泰。”林月屏着气,该死的额头又开始冒汗,手心也湿漉漉的。

“跟你说了,还不信!整天就知道争吵个不停!”屏幕那端传来茉莉的声音。

“哦,没事了,你跟周毅有空来家里玩呀!”大宇打着哈哈,挂了电话。

夜里睡下,周毅疑惑地问:“你整个晚上心神不定的,有什么事吗?”

“大宇业余在做保险,最近老向我推销,都拒绝他好几回了,还不死心。”林月把头埋进空调被,撒了谎,脸热得发烫。幸好,周毅看不到她的表情。

第二天,林月的神经像拉着一根弦,做事老颠三倒四。到晚上,特意约了茉莉出来,是她们上大学时常来的咖啡馆。

“大宇对你掏心掏肺,你小妮子可不能有异心呀!”林月笑着旁敲侧击。

是啊,从大学开始,连林月都见惯了大宇对茉莉的俯首帖耳。

“月儿,我有数的。试试这个冰淇淋,味道真不错呢!”茉莉岔开话题。

大家都是成年人,林月不好再说什么。

后来,大宇没有再打电话给林月。看茉莉发的朋友圈,老公孩子,完全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林月渐渐松了一口气。

日子,不紧不慢地流逝。

当茉莉的电话打来时,林月才想起,许久没看到她更新朋友圈动态了。

林月把孩子扔给周毅,冒雨赶到熟识的咖啡馆。茉莉早已在,一脸憔悴,连浓妆也遮不住眼袋。

“想不到,大宇还挺犟的。”茉莉幽幽地开口。

春末,茉莉所在的部门来了新上司。她与他,虽然各有家室,终究没架住天雷地火的相互吸引。

纸包不住火。上个月,茉莉和上司被大宇堵在酒店。不管茉莉怎样服软认错,大宇就是铁石心肠不为所动,并且快刀斩乱麻要求离婚。作为过错方,茉莉本该净身出户,大宇还是把郊区的小房子留给了她。

“唉,大宇被你彻底伤到了!”林月轻抚闺蜜的手背。

茉莉长叹一声,低头摆弄纸巾,再无言语。

“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你该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答应我你从此不在深夜里徘徊,不要轻易尝试放纵的滋味......”

咖啡馆的背景音乐换成了张信哲,如泣如诉的歌声里,茉莉豆大的眼泪滚下。林月一时不忍,又不宜再说些什么,只得把目光调向窗外。

雨还在下,飘落在地上的梧桐黄叶,被雨水洗刷得发亮。不知不觉深秋了,林月的双眸也被染上了一层萧瑟。

教我如何不想她
教我如何不想她
4.3万字 · 2.4万阅读 · 10人关注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