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思,在远道

       本周开始在家办公,基本上又恢复了高强度的的工作。

       下午的间隙,为了透气,走到阳台上打开窗户。凛冽的空气扑面而来,窗外雪花还在纷纷扬扬。这么几年来雪都下的很吝啬的帝都,这个冬天,格外慷慨。立春的第二天,窗外春夏开会的连翘和秋天会爬上窗台栏杆的牵牛花,只剩一些残败的枝叶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疫情之下,封门闭户,只有成群的麻雀飞来飞去,还发出啾啾的鸣叫。冬天什么时候过去?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因为工作的原因需要留到最后,原本定的是除夕回家的机票。可是疫情突然来势汹汹,本来想还是回家。担心无比的D一天几通越洋电话,劝我不要出门,平平安安最重要,要团聚可以等疫情结束后。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退了机票、囤积物资,开始封闭。和家人通过视频联系。

       渐渐地,形势比想象中严峻得多。在我们认为物质已经极其发达的时代,自然只要显露力量,就能让我们震慑。在这样的情形下,人性的种种面向也都无法遮掩、展示出来。从各种媒体上了解一些数字和故事,慨叹悲哀,“无常”。

       封闭在家,一日三餐的日子已经快小半个月了。这些独自做饭的日子,每每让我想起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常常需要自己凑合着做些饭菜。比起那时候幼小的自己,现在已经可以很好地照顾自己。也得益于小时候那些常常一个人的日子,独居并不让我觉得有什么压抑和难过。况且,知道有人在远方一直牵挂你、在乎你,也安心不少。

        心里突然有点慌张的时候是看到英航停飞的消息那天,难道在这样交通发达的时代,我们真的会被阻隔吗?转念想想,等春暖花开、一切平复就好了。

       今天突然听到一首歌:在青春里遇见,写下纯白诗篇……虽然D常常开玩笑说在多年前某个时刻的校园里,我们曾经擦肩而过。但我们确实没有相遇在青春里,在彼时彼刻,我们都有自己的故事。

        也许要感谢那些故事和不算故事的故事,让我们各自成长为了我们,也让此时此刻的我们遇见我们。有所思、在远道;春草再绿、夏木森森的时节,就可以重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