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闪在前飞聊在后,张一鸣为何穷追张小龙 ?

作者:朝颜

监制:罗超

5月20日,字节跳动孵化已久的社交产品“飞聊”正式在App Store上线。一时,群声沸然。

“飞聊”官网产品图

其实早在2018年底,就有消息曝出字节跳动将推出一款名为“飞聊”的全新社交产品。在质疑与期待声中,字节跳动召开了大型发布会来回应大众,只是亮相的却不是热议中的“飞聊”,而是意料之外的“多闪”。

实验品“多闪”

2019年1月15日,抖音正式推出全新短视频社交产品“多闪”。多闪链接抖音的短视频,主打熟人视频社交,鼓励用户的视频随拍、分享和视频语音等社交方式。

上线之初的多闪也不负众望,曾连续十天霸榜App Store免费榜,上线不到一个月,日活就已超千万。但在经历上线初期的短暂增长后,多闪很快就隐没到了“社交大海”的深处。同时,高开低走的多闪也暴露出了产品的不成熟性:有抖音员工在脉脉上留言,“至今不知道多闪怎么用”。

事实上,多闪的推出充满了偶然性。彼时,抖音、快手、火山迎来爆发式的增长与关注,让张一鸣看到了短视频潜在的巨大市场。一直想要分羹社交市场的张一鸣选择做一个先锋,做“短视频+社交”的尝试。官方介绍,多闪的开发团队均为90后,部分工程师甚至是95后,更印证了多闪其实是因势而生的实验品

不过这项实验并没有实现张一鸣的“社交理想”。多闪已有近一个月没有更新内容,有消息称,多闪已与字节跳动旗下的另一款产品“Faceu”做了融合,大部分功能已经转到Faceu上,失去内核的多闪也宣告了它的失败

难断社交梦

张一鸣也许放弃了多闪,但却没有放弃对社交的渴望。就在人们逐渐淡忘的时候,飞聊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与此前推出多闪时的大张旗鼓不同,此次飞聊的推出低调而谨慎。这似乎是为了彰显张一鸣对社交更为慎重的态度,或是为了避免过早地被腾讯发现而遭封禁。但事实上,这样隐匿地潜水方式,也依然没有逃过腾讯的眼睛。选择在凌晨诞生的飞聊上线即被封禁,目前微信、QQ都无法显示飞聊的二维码链接。

BT商业科技从官网上下载飞聊,进行了体验。飞聊界面很简洁,与微信的风格极其相近,不同的是在主色调上选择了明亮的黄色。飞聊的主界面主要有消息、动态、我的三大板块,右上角则有通讯录和其他功能。微信的主界面则主要有微信(消息)、通讯录、发现、我四大板块,右上角则有搜索和其他功能。在功能和布局上两者相差无几。

BT商业科技:飞聊主界面页

飞聊定位于即时通讯和兴趣社交平台。单从通讯功能上看,飞聊可以采用文字、图片、表情包、语音、视频等方式聊天,且可以将语音转化成为文字,但其实与微信的通讯功能大同小异。在动态页面,飞聊可发布图片(最多9张)、短视频(最长60s)、文字、LBS(位置)信息,与朋友圈如出一辙。

在兴趣社交上,飞聊主要通过不同的兴趣小组,连接陌生人间的社交,但兴趣小组模式已沉淀市场了多年,模式上并没有出现新的突破和创新。酝酿了多时的飞聊并没有带来意料之外的惊喜。

不过,比起个体存在的价值,飞聊对于头条系的价值则更为深远。基于社交关系网的社交产品具有着最高的用户粘性,在流量的转化基础上,可以帮助头条、抖音等内容产品实现稳定的增长。目前,今日头条已开放了对飞聊的内容共享,未来飞聊或将与其他头条系产品实现对接,获得更多的流量导入。

今日头条对飞聊的开放界面

蓄势待发与战略连接,也证明了这一次不是小打小闹,也不是简单地试水,飞聊的推出,更像是张一鸣不甘的宣誓与焦虑的体现

张一鸣的焦虑,一方面来自于字节自身的发展。面对增长放缓、内容红利趋近饱和,字节亟需转型,创造新的增长入口与变现之路。此外,对标微信,也可以让即将IPO的字节在估值上再上一个台阶。

张一鸣的焦虑,同时来源于外部的狙击。2017年4月,今日头条更新了一个新的社交媒体入口——微头条。这是张一鸣在社交领域的第一次实践。微头条寄托了张一鸣最初的“社交梦”,但一路高开低走,在被微博切断头条入口后,彻底宣告凉凉。作为后来者,多闪的命运和微头条更是毫无二致。

3月20日,法院就腾讯起诉字节跳动旗下抖音、多闪涉嫌违规使用用户数据一事做出裁定。裁定要求,抖音立即停止将微信/QQ开放平台授权登录服务提供给多闪使用的行为,同时多闪此前通过抖音擅自获得的微信/QQ用户头像、昵称也被勒令停用。5月16日,抖音官方发布声明,要求相关用户更新头像和昵称,否则将无法使用抖音登录多闪,抖音的其他功能和服务也将受到限制。

而就在多闪宣告失败不久,张一鸣立即抛出了飞聊这颗炸弹,试图在巨头林立的社交版图中杀出一片天地。

腾讯的焦虑

焦虑的不只张一鸣。

上线仅十分钟,腾讯就封禁了多闪;而仅用一个月的时间,法院就对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和多闪下达了禁令;飞聊更是上线即被封禁。一次又一次的狙击都显示出了腾讯对社交领地的重视。

其实,腾讯也在焦虑。

在“抖音多闪事件”裁定书中,公布了一则数据:目前已通过微信/QQ账号登录过抖音的存量微信用户有2.8亿、QQ用户有5250万。这也意味着仅从腾讯系账号登陆到头条系的用户超过3亿人次。腾讯对头条系的防备并非小题大做。

试图取代腾讯社交地位的不只张一鸣。2019年1月15日,在多闪推出的当日,快播创始人王欣和锤子科技的罗永浩手牵着手,各自推出了社交软件“马桶MT”和“聊天宝”,向微信发起挑战。尽管相继折戟,但野心勃勃者依然虎视眈眈。想要取其而代之的,飞聊不会是最后一个。

群狼环伺下,腾讯时刻保持着警惕与创新。尽管稳坐社交第一,但也存在着一些隐忧。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Q1实现营收854.7亿元,同比增长16%;实现利润209.3亿元,同比增长14%。腾讯的营收利润增速在逐年放缓,野蛮生长期已经过去。与此同时,度过新鲜期的微信也面临着此前QQ所经历过的用户活跃下滑、垃圾内容泛滥、用户隐私安全等问题。

不过,腾讯也为此做出了努力。通过玩法创新和小程序等导流,QQ和微信的用户活跃量有了明显的增长。 最新财报的数据显示,QQ月活跃用户数达到8.23亿,同比增长2.2%;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1.12亿,同比增长6.9%。

飞聊能飞多久?

被寄予厚望的飞聊能否起飞?

从官方定义上看,飞聊是一个兴趣社交平台,通过兴趣小组的方式连接兴趣相投的陌生人。但目前市场上已有以豆瓣为代表的兴趣社交平台,凭借精细化运营和聚焦的用户群体形成了较为成熟的运营体系,较晚入局的飞聊想要通过复制前辈的玩法实现用户迁移,并非易事。

同时,飞聊又通过通讯录的导入涉足熟人社交。熟人社交其实现实社交的线上化,有着情感的寄托,有着社交礼仪的距离感,不过更多的是工作和生活的连接和维系。这也意味着,所有关系人脉的迁移等同于现实工作与生活场景的迁移,用户迁移的成本非常高昂。这是众多挑战者的失败所在,也是腾讯所拥有的一道屏障。

尽管越来越多的用户在微信社交中感受到疲累,层出不穷的垃圾内容让人愈发麻木,但在熟人社交领域,鲜少有人会真正选择放弃微信,因为他的社交人脉在这里,贯穿着他的真实生活。

社交领域有没有可能出现新巨头?有这个可能。不过,不会是“类微信”的产品。

正如微信之父张小龙所说,打败微信的一不定会是下一个微信。

欢迎添加 luochaozhuli (备注:进群)分享交流。

关注 BT商业科技(bttimes),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