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3

在天女庙的后山,郑扬带着天然穿过石壁,转过一道山岗,来到了天女宫,此时的天女宫里,只有一位年老的仆人守着天女宫。

这年老的仆人其实并不是仆人,而是郑扬的母亲当年被带进天女山时,在北江市天女山的天女村里教郑扬母亲琴艺的老师。

老师很喜欢郑扬的母亲,在郑扬的母亲继承天女山上天女宫的天女之位时,郑扬的母亲便私下地将老师带到了天女峰的天女宫。

后来郑扬的母亲和她的绘画老师的偷偷来往,都是她的琴艺老师在中间穿针引线的。

来到了天女宫,老仆人走上前来向郑扬请了安,郑扬将让天然继承天女之位的事情对老仆人说了,老仆人点了点头说道:“小姐既然把天女宫的一切交于了少主,老奴一切都听少主的。”

仆人口中的小姐便是郑扬的母亲。郑扬点了点头对着老仆人说了一声谢谢!

走进天女宫,天女宫里完全似一个闺中小姐的绣阁,到处都充溢着女人的温馨和幽香。

郑扬问天然:“天女宫里怎么样?”

天然望着天女宫,忧伤地对郑扬说道:“郑扬哥哥!天女宫虽好,我在这里,以后看到郑扬哥哥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了。”

郑扬笑了笑:“天然,能当天女宫里的天女,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的,但天女峰上的每一个人都想当天女。”

郑扬告诉天然:“天女峰上的天女宫里,有无尽的资源,你既然作为天女宫的天女,便会享受到永生不老的保证。我也会经常来看你的,你若实在寂寞,还可以去天女庙,找你的母亲林王妃。”

郑扬告诉天然,天女宫与天女庙之间,那一堵光滑如镜的崖壁,是历届天女中的姣姣者在其中设置了禁制的。

只有懂得了禁制的人才能通过崖壁,从天女庙到天女宫,不懂得禁制的人,若违规乱闯者,必定会坠入万丈深渊而永世不得翻生。

所以不能将天女峰的天女庙的人带进天女宫,就是林青儿,林王妃也不能进入天女宫。

天然听了郑扬的话,点了点头,扑进了郑扬的怀里哭了起来,郑扬将天然拥在怀里,轻轻地摇着天然,哄着天然!

天然羞涩地,羞羞答答的抱着郑扬,在郑扬的脸上,用头来回地蹭着。轻轻地对郑扬说道:“郑扬哥哥!我要你陪我三天三夜,我才答应做天女宫里的天女。”

郑扬听了天然的话,无奈地笑了,摇了摇头对天然说道:“天然听话!你还小!过两年哥哥会要你的!”

天然听了郑扬说她还小,过两年才要自己,坐在郑扬的怀里,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扣子拉开,今天天然穿的是一件束腰的两扣小袿,一下子拉了两颗扣子。

恰似张生初进西厢,满园春色关不住。

天然将郑扬紧紧地抱着,郑扬的鼻子血忍不住也向外流鼻血了。

老仆人看着两人笑了笑,悄悄地将天女宫的门掩上。

天然拿出一张抽纸,轻轻地揩干净郑扬的鼻血,伸手向郑扬的皮带。

无数的桃花,纷纷扬扬的衣裳。郑扬将大手一抓,甜蜜和温柔在这一刻似绵绵诗情爆发。

一声轻轻地“痛!”郑扬放慢了速度。

天女宫的四面花格窗棂,夕阳和归鸟在轻轻地摇曳和婉转啼鸣。

风在沙沙,风在沙沙。

龙凤的绣床,似童年婴儿的催眠曲,一阵阵,一阵阵,又似爱情的浅吟低唱。

早上的百鸟啼啭,仿佛在妒忌着郑扬和天然,早上的太阳,仿佛也象羞羞答答的样子,都不敢从窗户里,望一望那天女宫里如泻的春光。

一天、二天、三天,郑扬整整陪了天然三天三夜,在天女宫里,天然的脸上彤红彤红,依着郑扬,天然轻轻地对郑扬说道:“郑扬哥哥!我还想!”

离开天女宫,郑扬一跛一跛地走向天女庙,路上遇见的人都以为郑扬在山上碰到了石头,毕竟这几天石头跑走了都没有找到。

在天女庙的门口,郑扬遇见了林青儿,林青儿见郑扬一跛一跛地向着自己走来,皱了皱眉头,向着郑扬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下山!”

“明天吧!太累了!我要休息一下子!”

林青儿没说什么,让时飞燕带着一个仙女组的女子陪着郑扬到了桃花小筑的门口,郑扬挥了挥手,没有让两个人跟着自己进桃花小筑。

笑话,三天三夜的大战,临离开天女宫的时候,又来了一场友谊赛。

古话说,没有春田怕犁,只有犁怕春田,呵呵犁怕坏啊!

再继续犁田,那犁可能要断了。

郑扬在桃花小筑里,从头天的早上,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三点,才起床来到了天女庙。

林青儿喜欢在天女庙里休息,昨天郑扬去桃花小筑,林青儿便在天女庙里打坐练功,到晚上便在天女庙里休息了。

没有想到郑扬这一觉睡了这么长的时间,林青儿在天女庙里等到了郑扬的到来。

郑扬告诉林青儿,石头应该是在余湘的帮助下离开了乱石堆的,在山底的山谷溪流间,也偶尔有石头的血迹。

既然石头不是从下山的两条出口走的,天女峰四面悬崖峭壁,安道理石头是不会走得出天女峰的,除非石头和余湘两个人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林青儿望着郑扬问道:“那怎么办?”

“先等几天吧!这几天我留在山下的天女村,天女峰上要是有什么事,你可以从下山的路派人通知我,我会在几分钟的时间里赶到天女峰的!”

“那也只好这样了!”林青儿点了点头:“这几天我会多派人巡逻的!”

郑扬告别林青儿,坐着大雕直接到了石门里的天女村。

在山上待了五天的时间,回到天女村里,郑扬的手机停机了,是没有电停机的,石门里的天女村里没有电,郑扬便带着大家出了石门里的天女村,来到了山坡竹林里的天女村。

在石门里的天女村里的时候,姬爷爷他们回到了山坡竹林里的天女村住着,郑扬一来,他们便又搬进了石门里的天女村,把房屋留给了郑扬他们。

灵儿去厨房烧了水,给郑扬、晓彤、庄雅、小惠、李雪和小文每个人用天女山上特制的竹制茶杯泡了一杯茶,这一次大家没有抢着喝这天女山的仙女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