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逃出生天

 “冷姑娘,你说谁?”白攸不解的问道。

 冷凝玉将匕首从石壁中拔出来,向后退了几步,站到白攸前面,将匕首横在身前,做出了一个戒备的姿势。

  “你倒是很敏锐。”石室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众人正诧异,只听冷凝玉说道:“如果我连你的气息都感受不到,那我左肩上的疤也是白长了。”

  “哈哈哈哈,看来你很惦记我啊,冷姑娘,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话音刚落,冷凝玉就看到尚佳淑媛的背后渐渐出现一个模糊的黑影,虽然她离得不远,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那是什么鬼东西!”白攸惊呼道。

  “白攸,你往后退!”冷凝玉大喝一声,手已伸进乾坤袋中,才发觉自己带来的符咒已尽数用完,心中一阵发冷。正想着怎么对付他时,却听他说:“阿媛,既然雪魄已经到手了,南康王的怨力本王也吸收的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尚佳氏转身看着黑影说道:“不成!我走了,王爷怎么办?”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这僵尸修为不错,阿媛,快,帮我吸收掉他!”

  “什么!”尚佳氏惊呼道,“之前你不是这么答应我的!”

  “你从一开始就不该抱着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你已然是我的随从,如果不衷心的话,那条蛇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冷凝玉听到他提起周山,心中一阵激愤,提起剑刺向那个虚影,只见那个影子像水波一般晃了晃,又恢复了原状,冷凝玉见状心下一松,已然明白这刘安只是个虚影,实体并不在这个洞中。

  “冷姑娘稍安勿躁,”那刘安阴恻恻的说道:“来日方长嘛,啊,不对,你已然没有来日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

  冷凝玉指着尚佳淑媛说道:“就凭她?你觉得可能吗?”

  “冷姑娘好像误会了,我说得可不是她。”

  冷凝玉正想他是什么意思,突然感到地面震动了一下,墓室中的碎石纷纷落了下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感觉被人一拉,回头看去,原来是白攸,下一刻,她前面便砸下一块儿巨大的石头,冷凝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看去,才发现这块儿巨石将他们和隆禧二人隔在两边,冷凝玉看此情景,刚要翻过去,却被白攸一把拉过去向后跑去,冷凝玉定睛一看,那里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一道门,仔细看去,才发现是归一道人和水生在门内向她招手,眼看就要跑到门口了,冷凝玉突然想起了隆禧,回头看去,才发现隆禧还在那里,似乎正在和尚佳氏打斗,她心中一紧,忙甩开白攸的手往回跑去,“冷凝玉!”白攸急道:“你想做什么!”

  冷凝玉一直向前跑,顾不上回答,白攸正想追冷凝玉,却被归一道人拉进了门内,这门不知是不是因为坍塌的关系,居然慢慢向下滑了下来,归一道人一看门已经滑了一半,忙喊道:“冷丫头!快出来!”冷凝玉回头看着这道通往生路的门,又看看被困着的隆禧,突然下定了决心,转头对归一道人三人说:“你们先走吧!”说完转头跑了回去,翻石而过。

  “冷凝玉,你给我回来!”混乱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石门终于落了下来。眼看隆禧趋于下风,冷凝玉忙将身上的马甲脱了下来,划破手指写了一道符咒,将整件衣服朝尚佳氏扔去,衣服稳稳的套在她的身上带起一阵火花,冷凝玉顺势将隆禧拽至身后,抬头看去,尚佳氏已不知所踪,洞中塌的更加厉害,冷凝玉二人也来不及多想忙寻找出路,可是墓穴塌陷过快,已经无处可逃了。

  “呼!终于逃出来了!”归一道人长叹一声道。“我说你干嘛拉我出来!”白攸抱怨道。

  “嘿!你这小子,我救了你,你还不领情,反倒抱怨我,说到底还是你自己想逃罢了,否则你一个壮小伙儿难道打不过我这么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吗?”白攸一时语塞,低下了头。

  “对了,你是谁啊!”归一道人这才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冷姑娘还在里面,我们怎么办?”

  “等吧,只能等了。”归一道人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没什么底。天渐渐黑了,冷凝玉已经在墓下待了将近两天了,就算她有命躲过坍塌,再这样下去,人也会饿死的。

  归一道人正想着,突然听到旁边的水生喊到:“有人过来了!是不是冷姑娘他们!”他抬头看去,只见树影中有两个人蹒跚而来,归一道人虽然年纪大了,眼神却很好,一眼就看到了隆禧的顶戴花翎,忙激动的喊道:“是!是他们!”边说边向二人跑去,只见冷凝玉虽然比较虚弱,好在没有什么大伤,众人都舒了一口气。冷凝玉看着众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都没事就好。我们休息一下,再回驿站。”

  归一道人苦笑一声说道:“丫头,你看这里是哪里?”

  冷凝玉环绕四周,才发现这是他们救白狐的那个山头,逃生路口就在离那里很近的地方,结果她们却绕了这么大的圈,冷凝玉也苦笑着摇了揺头,扶着隆禧坐了下来。

  “既然你们都没事了,我就告辞了。”一旁一直沉默的白攸突然开口说道。

  冷凝玉抬头看着他,说道:“好走不送啊。”

  白攸笑了一声,随意的挥挥手,慢慢走进林中,一会儿就看不到人影了。

  归一道人问道:“冷丫头,他是谁啊?”

  “乱世之中混口饭吃的人,我们管不着,反正以后也不会见面了,无所谓,”冷凝玉淡淡的说,“如果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就赶快回去吧。”说着又转过头问隆禧:“你还好吗?”隆禧点点头,欲言又止道:“凝玉,那个人他……”“你说白攸?”冷凝玉扬眉问道:“他怎么了?”隆禧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既然没什么,那就走吧。”说着,冷凝玉又问归一道人:“萧舞阳呢?”

  “在这里。”水生连忙把背上的伞取下来给冷凝玉看,冷凝玉点点头说道:“回去吧。”说完扶起隆禧向前走去。

  “等等!丫头,你该不会要带他去吧?”归一道人拿手指着隆禧叫住她问道。

  冷凝玉点点头说:“道长,隆禧的伤比较严重,之前的事,以后再说吧。”

  “谁和你说这个了,”归一道人没好气的说:“你要带一只僵尸去住驿馆?你是在与我玩耍么?”

  冷凝玉愣了愣,说道:“对啊,我给忘了,那这样吧,我和隆禧在树林里待着,你俩先回去吧。”

  “不行,你身体太虚弱了,必须回去休息。”归一道人否决道。

  “师父,我看这样好了,”一直没说话的水生提议道:“咱们把身上的干粮给冷姑娘留下,帮他们二人找一个好的栖身之所,帮冷姑娘打好水,生好火,然后咱们再回去。您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这只僵尸!”

  “道长,我觉得水生的建议很好,我接受。”

  “丫头,你是不是非得气死我不可!”

  “道长,我没关系,只是有点缺水,我自幼生长在山野,这点小伤无妨。”

  归一道人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冷凝玉眼睛只是盯着隆禧,完全是在敷衍他,只得点了点头。

  一番收拾后天已经全黑,归一道人二人也已经回了驿馆,虽然正值夏季,毕竟在山林中,夜里却有些寒冷,冷凝玉坐在火堆旁,隆禧怕火,躺在不远处的阴影里,夜很静,只有夏虫在草丛中轻鸣。

  冷凝玉将手中的柴火折断,扔进火中,干咳了一声,说道:“那个,刚才在墓室中多谢你救我。”

  “你为什么回来?”隆禧问道。

  冷凝玉停下手里的动作,冷笑道:“我本不该回来,不然的话,你就和你的阿媛一起去了,算我多事。”

  “我不是这个意思,凝玉,要是你有个万一可怎么办?”

  冷凝玉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一下,问道:“你该不会是怕我死了吧?”

  隆禧没有说话,冷凝玉又问道:“如果我死了,你一定会很伤心吧?”

  “嗯,会的。”

  冷凝玉眉头舒展开,做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喜悦的表情,说道:“那我一定会活的很长久,久到你们每个人甚至连你都死去,这样,你们就都不会伤心了。”

  “那你呢?“隆禧听她这么说,皱着眉头问道。

  “我啊,”冷凝玉笑得放荡不羁,说道:“我已经不会伤心了。”说着她低下了头,火光将她的脸映得通红,她似乎是自嘲的说道:“我的心,早在死在某个雨夜,已经死了的心,再也没有受伤一说。”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为什么回来救我,”隆禧尽力撑起身子看着她问道:“你明知道九死一生还是回来了。”

  冷凝玉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反问道:“所以你到底想听我说什么?说我仍然喜欢你,对你旧情难忘?”

  “难道不是吗?”隆禧一改往日的温和,咄咄逼人的问道。

  “就算是又怎么样,你已经找到心爱的人,你们生前恩爱,死后再续前缘,我算什么?不过一个笑话罢了,事已至此,你又何苦还来羞辱我!”

  “我并没有!”隆禧听她这么说,激动的坐了起来,说道:“凝玉,我已经死了,我的前生已经结束了,如今我重新活了过来,我已经不再是爱新觉罗隆禧,不再是王爷,我只是我,我想要重新开始,而我希望在我的新生中,能陪伴我的是你冷凝玉,而不是旁人!”

  冷凝玉听他一说,顿时如同五雷轰顶,她幻想过也希望有一天隆禧能回到她身旁,可是这一刻来临时,她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一时间怔怔的看着隆禧,半天说不出一个字,良久,才缓缓的问道:“那尚佳呢?她已从前世追随你而来,她怎么办?”

  隆禧一时默然,冷凝玉背对着火光,幽幽的笑了一声,说道:“若你果然分的清前世今生,那天夜里,你又为何会来取我性命?”隆禧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出一个字。

  冷凝玉缓缓的站了起来,说道:“隆禧,你永远在想你得不到的,而对于得到的却不懂得珍惜,从前对我是这样,如今对尚佳也是这样,就这样吧,我先回驿馆了,你自求多福。”说完,她竟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夜风吹得火苗微微颤动,隆禧一个人坐在阴影中长叹了一声。

上一章:如此真相

下一章:孤灯夜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