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焦虑症中走来的这一年

辞职整整一年了。在家呆了整整一年了。走上焦虑症康复之路,也整整一年了。


去年六月底,我裸辞了,在经过和公司半年之久的拉锯之后,我终于离开了这个我曾经喜爱,而最终却将我击倒的地方。

这是份典型意义上的好工作:环境好,离家五分钟,跟中国有联系,工资不算低,周三我还可以不上班带孩子参加课外活动,而且我都做熟了,除了工作量大,毫无压力。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甚至有个同事,厌恶透了公司的死水一潭,却十几年如一日地干着,从没找到过综合条件更好的下家。

我也曾经告诉自己,我要顾家顾孩子,一份稳定又熟悉又休周三又不必加班的工作再好不过。可是我没办法像前同事那么理智。我时时感觉到窒息,甚至每天早晨我都要鼓起勇气去上班。

这个公司对员工就像是工具,不带一丝情感。

在发生了大规模性骚扰和强奸事件后,大批员工病休,公司非但不出来道歉和解释,反而说,大门敞开,想走自便。

有的同事,事不关己,该干啥干啥,可我做不到。我和共事的同事关系都很好,看到她们被如此对待,我没办法无动于衷,但是我又如此无能为力。我曾经感到寒冷彻骨。

随后公司裁员,我们部门从七个人裁到了三个,我是幸存的那个,却不是幸运的那个。

裁剩下的四个人,分三个阶层,虽然我和另外一个女同事干着差不多的工作,但她曾经是小组领导,裁员之后,除了重新分配被裁员工的工作,其它的都没动,所以我们三个,在三个阶梯上,我,就在最下面那一阶上。我接手的工作量,却是最大的。

我上班比领导们早,下班比领导们晚,干着比她们多的活,拿着比她们低的工资,享受着比她们少的假期。

这种不公平,除了我自己外,似乎没人注意到。我每天面面相对的大领导,到我跟她谈这个问题之前,都没意识到这种怪现象。

之后便是“拖”字诀。老板出差了,要等老板回来再谈啦;老板最近太忙,实在不适宜谈这类事情啦;老板这段时间心情不好,谈也会碰钉子啦;老板又出差啦……诸如此类。

而我,却在疲劳和各种负面情绪的夹击下,渐渐患上了焦虑症。外国人叫它 burnout。

或许我应该吃精神类的药物,缓解神经的紧张;也或许,如果我碰到一个好的心理医生,我轻微的焦虑情绪也不会不受控制地蔓延。都没有。焦虑让我更焦虑。

为了健康,我终于选择了辞职,在没有找到新的工作前,辞职了。

在寻医问药的过程中,我尝试过各种精油,维生素,矿物质,顺势疗法的小药丸,草药制剂,但都是治标不治本,直到我发现了《精神焦虑症的自救》这本书。我了解了大脑构造,神经和情绪、身体反应之间的关系,才知道原来是我自己加强了自己的焦虑,人为制造了恶性循环。

我选择了用正念冥想和中医针灸来治疗。

我的神经终于平静了下来。大多时候一切正常,偶尔会感到轻微的焦虑,但是,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和它共处。


这一年,我的生活平静温和如夏日清晨的微风。

我常常会漫步在草坪上,有时候青草新长出来,柔嫩得如同婴儿的小手指摩挲着脚面,有时候,草晒枯了,踩上去有“嚓嚓”的轻响,像小时候在麦田里。风里总带着一丝丝清爽,将背后阳光中和。

侍弄花草,开园种菜,每天到菜地里,翻土,拔草,育苗,制肥施肥,剪枝疏叶……以前从来没觉得自己喜欢这些东西,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安于这一方小天地。

有朋友并不屑我这种“退休生活”,上学二十多年最后在家种菜。这些曾经会让我不安的话如今已只是耳旁风。

没有人规定我们必须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你父亲送你出国是为了工作赚钱,而我却不会再为了别人的眼光活着,何况我的父母,只想我自己觉得幸福。

和泥土打交道,自然比不上办公室里的光鲜亮丽,但从泥土里,我获得了内心的宁静和生命的力量。


这一年,我的脾气平和得如同一条潺潺缓流的小溪。

时间是个好东西,有了时间,便有了足够的耐心,有了各种可能性。

我不再一直催孩子做这个做那个,反正有的是时间。花半天时间和她们捣鼓缝纫机,做小玩意儿;花半天时间让她们把厨房折腾个天翻地覆尝试做饭;一起把颜料铺满桌子,画水彩,画油画,一起跳绳打羽毛球做各种幼儿园级别的游戏和手工。

我把厨艺也练得越来越好,饺子包子烙饼,炸酱面葱油面凉拌面,肉夹馍煎饼果子葱花饼,酸菜鱼小鸡炖蘑菇葱爆羊肉……花样常翻常新,孩子们的嘴是被养得越来越刁!老公常常感叹感觉像在吃饭店。

我难得地对老公没有了抱怨。以前常怨他回家太晚,家里帮不上忙,我工作也累一天,回家还要照顾孩子,做饭收拾。现在他依然每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但是家里一切我都在他回家之前打理得熨熨帖帖,不用他操心,更不为他不做而不平衡。偶尔还有空给他做个按摩。

一人失业,竟然全家受益。


但这一年,我一直有些惶恐纠结。

我并没有找工作。之前的阴影仍未散去,我怕我已经回不到公司那样的环境里。

我在一个中医学校报了名,开始了五年学习的第一年。中医学历在法国并不被国家承认,我也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坚持到底,但不管学多学少,我想都会对我有益。

焦虑症让我明白,病不是只从口入。很多疾病,是和情绪、压力、不良的生活习惯相关的。而随着年龄渐长,发现养生不是一句虚言,也并不只是通过吃喝。

学中医好是好,但可能糊不了口。

我这么内向的人能开得了诊所吗?开了诊所会有人来吗?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是,女人要自立自强,要顶起半边天;出国前女友们切切嘱咐,一定要尽快找工作,经济独立,不要依附于男人。

原生家庭的影响则是,要找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不要冒风险,做那些收入没保障的工作。

我做不到把担子全放到老公一个人身上,觉得自己终归还是要找份稳当的工作,哪怕收入不高。

他从不给我压力。他觉得我照顾家庭孩子,已经分了一半的担子。他理解我找份赚钱的工作才算工作的想法,但更鼓励我去做义工,参加社团活动,找到自己所谓的意义和价值。

……


第二年开始了,我在继续学习,也在继续寻找。

在学习和寻找的路上,我能做到的,仍然只是做好饭,打理好家,照顾好孩子,种好菜,养好花,看书看文,关心家人和朋友,追踪娱乐八卦和长剧,享受每一天的阴晴冷热,欣赏眼前的每一幕美景,等等。

真是蛮忙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