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赵普此刻对待雪梅的感觉就是这样的。他感觉雪梅是他今生认定的,他也只喜欢她一个。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啦?心里老是想着雪梅,家里老妈做什么好吃的,就想给雪梅带点。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一边赶紧到卫生间照了一下镜子,似乎有点不满意,又拿起梳子对着镜子捯饬了一番,才慢吞吞的从卫生间出来。

赵普四下里看了看刚好没有人,偷偷装好要给雪梅带的好吃的。收拾妥当,正要出去时,这时被他老妈给叫住了。

“赵普,你裤兜里装的什么啊?憋憋馕馕的!”赵普妈装着不知道地问。

“没什么,我走了!”赵普说完一转身跑了出去,他到楼下立马骑上自行车向雪梅住处飞快的骑去。

赵普妈看着赵普跑了,也不着急。只是也跟着下了楼,远远地也骑了一辆自行车跟在赵普的身后。

做妈的最能感受到自己孩子的变化。赵普妈近来发现赵普和往常有点不一样:每次吃饭时,赵普以往吃完就走了。近来,吃完后总是在厨房磨磨蹭蹭的大半天不离去,并且每次吃饭时,都留一点儿好吃的。刚开始赵普妈并不在意,可近来赵普几乎天天都是这样,她感觉自己的孩子不正常。

除此之外,她还发现赵普更加的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了。以前穿衣服很随意的,穿脏了让脱下来洗洗都不乐意,近来却十分的干净。自己的白衬衣也会自己洗了,爱到卫生间照镜子了。这让赵普妈心里很是担心:一个男孩子,老照镜子,还经常对着镜子笑,自言自语地。

赵普妈担心这是赵普高考考试不理想,心理行为异常的表现,怕赵普出意外。更让她不放心的时,平日里她给赵普的零花钱已经挺多的了。最初赵普什么都不说,近来老说零花钱不够花,总跟她撒娇想方设法的让她多给些。她倒不是心疼钱,钱对于她再重要也没有儿子重要。担心赵普拿着钱学坏,所以今天,当她看到赵普又在卫生间倒腾时,她就很留意了。

果然,她又看到赵普在镜子面前很是一番捯饬,最后还把她的头发定型摩斯在自己的头上折腾了一番。然后拿着昨天藏好的牛肉干,准备出去时,她就故意地问赵普,然后偷偷地“跟踪”。

她看到自己的儿子一出家门,骑上自行车慌里慌张的走了,但神情却是却很是喜悦。还一边骑着车,一边吼着歌。

赵普到了他家的储藏室的楼下吧边,停下依然是朝楼上吆喝一声:“雪梅!”听到雪梅的答应声,就用两只脚支撑着等待心上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