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患關係在中國大陸要好,幾乎是不可能的

這星期連續跑了幾家醫院,醫院人潮洶湧門庭若市,這樣的情境令我不適。如果冷靜想想其中不舒服的點,首先,身為一個病人身份的時候,其實什麼尊嚴都先被擺在一邊,心中只想趕快康復,於是無論別人用多冷漠多頤指氣使的態度對你,你也都沒有力氣與之計較;再來,人口基數龐大以致於病患人數眾多,這點大家都明白我們就暫時不在這裡討論。最後,關於醫療體制內對於醫護人員工作量安排以及敬業精神宣導與實施,這又是更令人詬病卻又無所適從的社會問題吧。

接下來描述幾個就醫時的情境還原。

場景A

屏幕顯示我的名字,我進去診間,看到醫生把手機放下,手機還停留在朋友圈的畫面。

醫生:「今天哪裡不舒服?」

我:「咳得厲害,覺得咳到胸腔都痛了,痰顏色很黃,鼻水也流不停。」

醫生:「恩恩這樣阿,口罩拿下。看一下喉嚨。」

我照做。

醫生:「恩 咽喉發炎,辣的刺激的不要吃阿,吃藥兩三天,看看情況怎麼樣」

我:「恩 那還有什麼要注意的嗎?」

醫生:「多喝水 多休息 好了 下一個」

我:「喔」

離開診間。

場景B

掛號付費完之後,我問她,請問我現在要去幾樓幾區?

「上面不是有寫嗎?你不會自己看阿」

「喔」

坐在候診區,等待屏幕顯示我的號碼,一邊觀察候診區的人們,刷手機是一定要的,因為等待實在很無聊也沒啥別的事情可以做,看別人都有家人朋友陪著來看醫生,我內心默默覺得自己一個人來看醫生真的是很勇敢的行為。於是我也開始刷手機,從微信獲取一些不痛不癢的安慰。屏幕上出現我的名字,語音錄製的女聲播放著不連貫的聲音。我起身走向掛號台,把自存病例本和醫院的自費卡給護士刷。

「3號房間,去裡面坐著等,你前面還兩個」

「喔」

終於又過了兩個。

診間外的小屏幕又顯示了我的名字。我進去坐下。

醫生:「你的名字」

我:「某某某」

醫生:「今天狀況是什麼?」

我:「就是小便會痛,以及怎樣怎樣(詳細病症牽涉個人隱私就不在這裡嚇大家了)」

醫生:「先去驗尿,下一個! 」

我:「痾,驗尿是要去哪裡驗阿~ 你還沒跟我講阿~」

醫生:「1樓,去繳錢,然後等30分鐘出報告,再回來這裡」

我:「喔」

然後我又照做。30分鐘內順便去羅森便利店買一瓶水一塊麵包。又回到候診區。繼續坐下。繼續觀察旁邊的人。等待到無聊總是低頭玩手機的爸爸,焦急情緒一直想要張羅事情的岳母,以及持續放空的孕婦。幾乎是我看見很普遍得一種組合。第二次進入診間。

醫生:「恩 看起來化驗結果沒事 是陰性」

我:「恩」

醫生:「這種症狀很常復發嗎?最近一次是這個病例的前一筆記錄嗎?有沒有去別家醫院看過」

我:「恩 蠻常的。沒有去別家,都在這家看。」

醫生:「你是哪裡人阿」

我:「台灣人」

(情況在這邊就轉入一種很詭譎的狀態,請繼續看下去)

醫生:「阿,台灣人阿,你來大陸醫院看沒有醫保的吧,那自費阿,哎唷這樣很不划算阿,台灣人看病是不是真的不用錢阿,你生過孩子了嗎?台灣生孩子要多少錢阿.....(完全停不下來) 我們內診一下吧~」

我:「喔」 傻眼。

醫生:「你是做什麼的阿?幹嘛跑來大陸阿?」

我:「來工作阿」

醫生:「台灣工作不好阿,大陸有比較好嗎?」

我:「恩,薪水好一點」

醫生:「真的嗎?為什麼比較好?」

我:「痾,就是比較好阿」

醫生:「是囉,台灣現在經濟怎麼樣?」

我:「不太好阿」

醫生:「是唷,我也覺得大陸這邊經濟也沒多好阿」

我:「痾 這我不太知道怎麼說耶」

醫生:「你剛剛說在台灣生孩子一次要多少錢阿」

我:「痾 我剛剛沒說阿,而且我又沒生過我怎麼知道」

醫生:「喔喔對。你說你還沒」

我:「恩 我聽說這邊公立私立醫院差很多」

醫生:「那是囉,公立嘛,像我們,為群眾服務阿,老百姓嗎都沒啥錢,也收不高的。國際醫院標準就又不一樣囉,所以我才想問台灣是怎樣」

我:「恩 那醫生,你可以說一下我這症狀到底是為什麼嗎?」

(到這邊才開始拉回正軌)

醫生:「喔你這個,就是之前其他抗生素藥可能會改變你體內病菌的優劣,本來弱勢的病菌吃了抗生素就變強,原本對身體好的優勢菌反而會削弱,然後體內固有的症狀就比較容易迸發」

我:「那是說,我以後盡量不能使用抗生素?」

醫生:「也不是這樣講,有些病也是一定要抗生素才壓得下去的,你下次碰到再說吧」

我:「喔」

醫生:「那再下去繳錢,驗另外三個東西,然後再回來」

我:「喔」

我又去繳費窗口繳了錢,又回到候診區。又到叫號台,又讓護士刷了卡,整個流程已經第三次了。等待屏幕出現我的名字。第三次進入診間。

我:「醫生,那所以我要10天後再來看報告唷?」

醫生:「你先聽我講嗎,你剛剛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某某某」

醫生:「好,你聽我安排唷,今天開你什麼藥什麼藥,用法是... 這樣懂嗎」

我:「懂」

醫生:「好,就這樣,下一個」

我:「謝謝醫生」

我一個人穿好外套拿好藥走出醫院門診大樓,心想著要寫一篇叫做「一個人的成熟從自己面對婦產科醫生開始」寫一寫,結果就是你看到的這篇了。這世界果然還是標題黨的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