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第39天】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7)

96
如贝衔珠
2017.12.13 20:53* 字数 1719

“让您久等啦,这个咖啡厅一般上午人特别多。”

“是啊,要不看着你们这样瘦瘦弱弱的小白领就心疼得慌,每天俩仨小时在路上,到公司就一杯咖啡提个神儿。”程娟刚想继续表示同情,马上意识到当面冒然把子琪归类不太妥,就把话咽回去了。

“嗨,习惯了。您就慢慢跟我说说情况,我把要点记下来。沟通中,我有不明确的地方问题,也会随时跟您确认。如果您有需要特别说明的问题,也请告诉我。”

子琪准备好了本子和笔,看着程娟的眼睛,闪着那清澈见底的湖水一般的光。

“嗯,子琪,你眼睛真好看。听我慢慢说啊……”程娟把椅子往桌子的方向拉了拉。

“其实呢?不是我要离婚,我还没结婚呢,是我的男朋友要离婚。情况稍有点复杂,这么说吧,他和他太太已经分居了,完全没有感情。他有两套房子,他自己住一套,他太太和他母亲住一套。他们结婚十年了吧,孩子是抱养来的,今年五岁。我们在一起有一年了,他说他愿意为我离婚。但财产的分割就成大问题了,房子还好说,大不了分给她太太一套。关键是他父亲留给他好多收藏和他自己父亲的画儿,你知道吗,他父亲是咱们国家著名的油画家。去世前把作品都留给他了,这些东西做起价来,可是非常惊人。我就想咨询一下,如果他们离了婚,这些画儿怎么才能归我们?”

“问一句,他父亲的画是作为遗产正式留给他的吗?所谓正式,就是在有公正的遗嘱里明确写出来的。”

“这倒不是很清楚,有关系吗?”

“有关系,因为听您说,他母亲还健在。如果没有遗嘱,这些作品的第一继承人就应该是他母亲。而且即使有遗嘱,他也要在规定期限内明确表示愿意接受,并留有证据,一般是两个月内。对了,遗嘱里如果没有特别指定单独由他继承,那继承时他有妻子的话,就是夫妻共有财产。既然是共有财产,那么离婚时就需要分割。”

“这么复杂,我有点晕。什么叫特别指定单独由他继承啊?”

“这样吧程女士,如果我理解没错的话,您咨询的主要问题,其实是关于这位先生的遗产,究竟会不会影响离婚时双方的财产分割。对吗?”

“没错没错,这关系到我跟他再婚后的生活。”程娟略显急迫,就像那些遗产本该属于她似的。子琪心想,眼前的程娟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除非她是富二代,或者明星什么的,不然无法负担这通身的限量奢侈品。可如果是富二代,就不会计较那几张画儿啊。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人们俗称小三的角色。

通过进一步的交流和对程娟的情况了解,子琪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并用她更专业的知识给出了程娟一些建议,也告诉她,如果张律师愿意接手这个案子的话,他们会收取5%-10%的佣金。

近午时分,咨询结束,两人别过。

子琪稍整理了一下交谈资料,并把自己的应对和建议都发给张律师。然后她在国贸顺便转了转,对子琪而言,看看这些高大上的品牌新品,是她保持与时尚同步的重要方法。她从中汲取流行元素,以便到快时尚品牌店里挑选商品时,让自己有方向也有目的。不过今天,她没逛几家,就心不在焉了,她心里放不下乔生的事,总认为该有个了断,或者至少找到一个妥善的处理方法。她下意识地拨通了九儿的电话,她内心还惦记着九儿跟老师是怎么分开的,或许能从中借鉴点经验。

九儿听到广播里说,马上到沈阳北站,打算借着吃完三明治的困意上自己的中铺睡一会儿。手机响了,是子琪的电话。

“九儿,你在上班吗?忙吗?”

“没有啊,我在去你们家的火车上。”

“啊?现在吗?”幸亏九儿不是第一次,这样给子琪意外。子琪微微惊讶后,也没觉得那么不可思议。

“是啊,快到沈阳了,晚上就能到哈尔滨。我明天去雪乡看看,周末就回来。”

“哦,真是羡慕你这说走就走的生活!还想晚上跟你商量点事儿呢。”

“等我回来吧,着急吗?”

“倒也没那么急,就周末吧,我等你。”

九儿挂掉电话,坐下来,隐约觉得自己的枕头挪动了方向。她心下一愣,坏了。马上找自己的双肩包,却早已没了踪影。里面的钱包和单反,几乎是她的全部身家啊!她四下里看了一圈又一圈,两排铺位的其他五个乘客,都神情自若地做着自己手上的事。她走到走廊上,迅速回忆着自己最后一次用它是什么时候,又抬头寻找车厢上是否有监控摄像头。但此时的列车已经停靠沈阳北站,许多乘客正拥挤着下车。她清醒地意识到,这是有预谋的盗窃。就是从监控里找到,也没有办法追回了,列车已经朝哈尔滨的方向,缓缓开动……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39天

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
23.3万字 · 1.9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