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之恋(六)》

96
木九朵
2017.01.01 11:05* 字数 4253

     顾雨乔在回造船厂的路上很是开心,还哼起了调子,医生看着他说:“有什么事那么开心?”

顾雨乔笑着说:“呃,没什么。我表现得很开心吗?”

顾医生笑着说:“已经不能再开心了,你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开心那么轻松了。其实你一点也不适合做军人,如果不是伯父硬押你进军队,你也不会那么糟心。”

顾雨乔停下来看着月亮说:“这是我应该承担的责任。”

顾医生拍了拍顾雨乔的肩膀,以示安慰。回到造船厂,顾雨乔再次拉起了小提琴,依旧是上次那首,不过这次是满心欢喜。

第二天下午,顾雨乔很兴奋,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就去拿了毛巾想去洗澡,顾医生走过来问:“可以去了吗?”

顾雨乔笑着说:“我先洗个澡再去。”

顾医生打趣道:“怎么,去吃个饭而已也要洗得香香的再去吗?”

顾雨乔说:“香没有人闻到,臭就会有人闻到。”

顾医生听了他这句话笑了说:“好吧,那你洗完我们再去。”

杜若一家的饭桌前,言素心对杜若一说:“若一,夹些菜给雨乔,快点。”

杜若一看了一下顾雨乔嘴角挑了上下,然后就用勺子舀了两勺麻婆豆腐给顾雨乔。顾雨乔笑着谢过之后就吃了起来,刚吃一口眉头就皱了起来,用手往嘴里扇气说:“辣,辣。”

杜若一捂着嘴笑,医生边吃边笑,言素心点着几样不辣的菜说:“若一,夹一些不辣的菜给雨乔。”

杜若一笑着说:“好。”

然后看了看菜就舀了酸辣鱼的汤汁给顾雨乔,又夹了一些鱼肉给顾雨乔,言素心和外婆看着杜若一皱了一下眉头,欲言又止,医生也看着稍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顾雨乔看了看他们然后就拌好饭,杜若一把头转到一边抿着嘴偷笑,然后平复了一下就转过头来看着顾雨乔,顾雨乔舀起饭吃下去时,整个脸就像拧在了一起,大口呵气,用手不停地往嘴里扇气说:“辣,好辣啊!”

言素心赶紧倒了杯水给顾雨乔说:“喝点水吧。”

顾雨乔点了点头拿起水就喝,外婆笑着说:“看来雨乔还没有像这样那么能适应承南的辣呢。”

这时杜若一就说:“就像承南人的性子一样辣,记仇,有仇必报,如果不能适应就应该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顾雨乔看着杜若一说:“苏晋人的性子很温和,像水一样,会包容任何东西,希望能够感染别人放下仇恨,放下偏见,互相信任,水是会根据容器的形状而改变它的形状,因为水是没有形状的。”

大家都看着顾雨乔和杜若一,气氛有些尴尬。厨房里,杜若一在一边洗碗,顾雨乔就在一旁帮忙擦干净水,杜若一看着他说:“其实你不用来帮我的。”

顾雨乔一边擦一边抬头看杜若一说:“我可是一个吃完会洗洁的人。”

杜若一听了顾雨乔的话皱了一下眉头说:“喂,是洗干净,不是洗劫,你去别人家吃饭还想打劫别人家吗?”

杜若一把顾雨乔的“洗洁”听成了“洗劫”,顾雨乔和杜若一相视笑了笑,这时言素心出现在门口说:“原来雨乔在这里帮忙了。”

然后就走了。大家都在外屋的时候,顾雨乔说:“今天的菜很好吃,和苏晋菜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很好吃。谢谢。”

言素心笑着说:“雨乔想家了吧?一个人出门在外,一定很想家吧?”

顾雨乔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下次我们做苏晋菜给你们吃吧作为报答。”

言素心笑着点点头说:“好的。”

顾雨乔说:“那我们先走了。”

外婆和言素心点了点头。顾雨乔和医生准备走的时候村长来了,村长向外婆问好,杜若一也向村长问好之后,言素心向村长介绍了顾雨乔,顾雨乔向村长问好后就和医生回造船厂了。言素心问村长:“村长,你来有什么事吗?”

村长面露忧色地说:“唉,那伙土匪又出来了,昨天晚上隔壁村的牛羊都被抢走了。”

她们三个人都很担心,露出同情的表情,言素心问:“真是糟糕,现在这个情况,那我们村会不会也会被抢?”

村长说:“有可能啊,最近你们晚上尽量少出门,锁好门窗。”

外婆她们点了点头,外婆问:“最近有易之的消息吗?”

村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没有。那次寄信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音讯了。现在局势又动荡不安,说句不好听的,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唉,早知道就不让他去了。”

杜若一想起某个人就说:“我恨战争,如果不是战争,易之也不会和我们失去联系。苏晋人和土匪一样可恶,一样让人讨厌,憎恶!”

言素心和外婆都看到了杜若一眼中的恨意,言素心说:“若一,苏晋人也并非都是恶人,人都有善有恶,你小心些越讨厌什么就越想得到什么。”

杜若一皱着眉看着言素心,有些疑惑不解问:“什么意思啊?”

言素心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村长听了言素心的话又看了看杜若一,想起了顾雨乔,脸上露出了些许担忧。

村长离开后已是晚上,杜若一又在弹那首曲子,茉莉花在月光下盛开,皎洁的月光笼罩在花瓣上,像一层光圈,花香从窗外飘进屋内,让人感觉轻松舒心多了。

此时造船厂这边,顾雨乔靠在办公室的门上,听着远外传来的音乐声,抬头看向某个方向,医生洗完澡出来,走到顾雨乔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切了然于心。他把手搭在顾雨乔的肩膀上说:“音乐很好听哦?”

顾雨乔转过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医生又说:“以你的职位可以去做办公室里轻松的工作,为什么要选来这里呢?”

顾雨乔叹了一口气,看着月亮说:“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也喜欢这份工作。”

顾医生打趣道:“是喜这里,还是喜欢这里的谁?”

顾雨乔看着他,这时,医生正色道:“喜欢就去追啊,你们男未婚女未嫁,要抓紧机会。”

顾雨乔想起杜若一对他的态度,就看着医生说:“医生,别说这种没有可能的话了。”

顾雨乔说完就转身走了。

一天,杜若一在给茉莉花树浇水,心情挺愉快的,顾雨乔突然间就出现在杜若一后面,顾雨乔绕到杜若一的前面,两个人隔着一株茉莉花树,杜若一见到顾雨乔时脸立刻就耷拉下来了,停下手中的活,板着脸对顾雨乔说:“谁允许你来这里的?”

顾雨乔说:“对不起,我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

顾雨乔闻到一阵清香,低头一看问:“这花好清香,叫什么名字?”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那期待的眼神,顿了顿说:“茉莉花。承南的象征。”

顾雨乔笑着说:“真漂亮,和人一样漂亮。”

顾雨乔在说后半句的时候是看着杜若一。然后就挑了一朵盛开得最灿烂,最漂亮的茉莉花折了下来,送给杜若一:“送给你。”

杜若一脸微微发热泛红,心也发生了微微的变化,当她意识到这种变化时,立刻压抑下去,她没有接过茉莉花,看着顾雨乔说:“你把花摘下来,你经过它的同意了吗?你们苏晋人就是这么一意孤行,这么武断吗?你们一定要把你们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身上吗?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杜若一说完之后这侧过身来不去看顾雨乔。顾雨乔走到杜若一面前满是歉意地说:“对不起,但是苏晋人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你为什么不能放下成见呢?”

杜若一看着顾雨乔说:“除非我死了!请你离开!”

顾雨乔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把那朵茉莉花放在旁边的栏杆柱子上就离开了。顾雨乔离开后,杜若一看着他放在柱子上的茉莉花,拿了起来看了看就立刻扔在了地上,走进屋子里了。

市集里,言素心和外婆拿布到布庄交货,杜承德的车路过时看到了言素心她们,他让司机停下车来,他看着言素心,对司机说:“这些年我到底错过了什么?放弃了她们,是我最错误的选择。”

司机此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因为这么多年他都知道杜承德心中的苦楚与难受。杜承德让司机开车走了,言素心她们正好看到了杜承德过去的身影,言素心的心里有些难受。回到家里,就看到杜夫人带着她的两个女儿来到了家里,外婆嘀咕说:“真是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都来了。”

言素心看了看外婆,然后放好东西说:“杜夫人,你们来有什么事吗?”

杜夫人居高临下地说:“上将最近有来你这里吗?有没有进这个家门?”

言素心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问,还没回答杜夫人就说:“你凭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凭她是这个家的主人。”杜若一突然间出现在门口说。

她们看向杜若一,杜夫人说:“你见了我怎么不问好?真是没家教!”

杜若一看着她说:“那您的女儿向我妈妈问好,我再向您问好。凡事讲究先来后到,对于我爸爸来说,我妈妈怎么样都是先来的,而您是后到的,这叫什么来这,外婆。”

外婆略有些嘲讽地说:“这叫抢人家老公!”

杜夫人听了脸都绿了,气急败坏地说:“你,你!哼,我才不跟你们计较,最后上将还是选择了我,放弃了你们,最终还是我赢了。”

杜家两姐妹在一边得意地附和说:“就是。”

杜若一看了一眼她们,说:“你赢了还来这里干什么?抢来得就要守得住,不然就只会像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人。”

杜夫人很生气地大声说:“你骂我是狗,你……你真是有娘生没爹养的人。”

杜夫人说着扬起手来打杜若一,手在半空就被言素心抓住了,言素心说:“若一是怎么样的人由不得你来评价,我尊敬你是因为你是他的妻子,但是现在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我的家!你有本事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就要有本事守住,别像疯妇一样来我这里闹!”

杜夫人瞪着言素心甩开她的手说:“我一定会守住的,哼!茹烟,茹茗,我们走!”

杜茹烟和杜茹茗哼了哼就跟着她妈妈走了。杜夫人她们走了之后,言素心略有些责备的语气对杜若一说:“若一,你刚才说的话太没礼貌了,不管怎样,她都是你的长辈,你不可以这么说话!”

杜若一说:“难道我们就要任由她们欺负吗?她们对我们所做的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如果我们不反击,她们只会得寸进尺。”

杜若一说完就走回房间了。言素心看着杜若一眼中的愤恨,很是心疼。言素心进了房间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张照片,是她和杜承德的合照,她拿起照片,照片下面是一个银的戒指,是她的婚戒,她拿起来戴在手上,眼泪忽然间就流下来了。外婆走进来抱着她说:“过去的都过去了。该放下的始终是要放下的。”

言素心擦了擦眼泪,把戒指取下放好然后盖上盖子说:“我没什么,只是我们的事对若一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我怕若一不能放下她心中的恨意,这会让她过得很辛苦的,她太固执了。”

外婆拍了拍言素心的肩膀说:“时间会抚平一切的,等若一经历再多些,她就会想明白的。”

尽管外婆这样说,言素心脸上的担忧依旧没有消退。杜若一在房里拿出她与周易之的合照,摸了摸照片说:“易之,如果你在就好了,你到底在哪里?我真得很想念你。”

另一边的一个训练营里,周易之拿着他和杜若一的照片,看向远方,心想:若一,我真的很想很想你,你一定要守住你对我的承诺,等我回去,请口告诉我你的答案。

几天后的下午,顾雨乔和医生各抱一袋子菜出现在杜若一的家门前,言素心疑惑地问:“雨乔,医生,这是?”

顾雨乔和医生相视了一下,笑着同时说:“做苏晋菜给你们吃。”

言素心笑着说:“哦,那进来吧。”

他们进到客厅里,言素心对杜若一说:“若一,快去帮忙,带雨乔去厨房,他们要做苏晋菜给我们吃。”

杜若一有些不愿意,回头看了看外婆,外婆笑着推了推杜若一说:“快点,嗯。”

杜若一这才上接过顾雨乔手中的菜,然后就往厨房去了,顾雨乔拿过医生手中的菜跟着杜若一进厨房了。医生和言素心看着他们笑了笑。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