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舍是我非常敬佩和喜爱的一位作家。

  而老舍,是我从小居住的房子。藏着无数美好又心痛的回忆。

  老舍是经典的南方木头房,共两层,毫无特色可言。大概在我十岁的时候,家里搬了新房子,就在老舍旁边不远 。老舍一直空着,但偶尔会有隔壁县城来伐木的工人住进去。

  我经过的时候偶尔会进去瞧瞧。昏暗的光线,略歪的梁木,落满灰尘的灶台。由于太久没人住,这里已然成了蚂蚁蜘蛛的天堂。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我早已住惯了明亮又舒适的新房子,此时这样的地方在我眼里实在是不适合居住的。只是那时候的我没想过有一天我还会回来。

  那是七年后,父亲病故了。丧礼在老舍举行,那段时间吃饭都在老舍。之后周末回到家得知我们搬了过来。大概是说新房子那边风水不好。一开始我实在是接受不了,总觉得还有再搬回去的一天。只是这种想法随着每周回去老舍的东西不断地增多而逐渐破灭。我又像以前去老舍一样,偶尔到新房子去,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带过去的。新房子慢慢的变成了旧房子,老舍也在一次修整之后变成了新房子。

  我也不知在那样脏乱的环境下住了多久,自从搬过来以后,一切都变得很恍惚。修整后老舍的木墙变成了粉壁,凹凸的土地变成了平坦的水泥地,屋子宽敞了,我也终于结束了三个人挤在一个房间的日子。

  老舍变成了新舍,再也不会变旧了。没有了所谓的物是人非,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从前的老舍,伴随着童年时代一家人生活的美好回忆永远存留在了脑海里,不会忘记也不敢忆起。

  值得庆幸的是,我喜欢老舍的位置,这也是它永远不会改变的地方。

  老舍位于半山腰,视野开阔。这一点着实为我的童年增加了不少乐趣。

  每逢过年有人家放烟花,我们都会冲到门口去看,总不厌烦。而且也总能看到。后来搬到新房子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喜欢坐在老舍的门前。白天看人来人往,傍晚看日落晚霞,夜晚看明月星辰。以前,我会在那通过摩托车的声音和在路上一闪而过的身影,提前一分钟知道父亲的回来;我会指着一片云对小伙伴说:看,那像不像一只鸟,那是翅膀,那是嘴,那是尾巴……我会看着高空的飞机从山的那边驶来,拖着白色的轨迹,直到消失不见。

  发生在老舍的故事,还有好多好多,每一代人的都不一样。有人在这里诞生,也有人从这里离开。如今,我只有在寒暑假的时候回到老舍,对老舍的感情若即若离。它有着我的过去,但却缺乏当下。我想这大概就是成长,而成长就是所谓的断舍离,与人与物与事。终将有一天,我也会离开,带走属于我的老舍的故事。

  只是,我现在很想念,老舍里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