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始

自从天柱断折,日月星辰开始移动后,清水镇渐渐地开始恢复了生气。涂山家的人凭着商人的敏觉,最先回到了清水镇,以低廉的价格买下了许多土地,等着商业恢复时赚上一笔。

“你说,会不会哪天连这清水河都被涂山家的人买了,来用的人每人收一个贝币?”小巫女躺在河水里,望着天上一轮白白的月亮。夕阳斜下,镇上的人渐渐地点起了灯笼,一点点的灯火在远处闪闪地发着橙色的光。

小鱼把一捧水浇到她脸上,吻了吻她的脸道:“我听说不周山被撞倒后,附近多了许多五彩的温泉,等我把神农军的残兵都安置好了,便带你去看。”

小鱼把小巫女抱出水来放在草地上,用巾子轻轻擦拭她的头发。过了一会儿,俯身在她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在清水河边想要吃你。那时你也是这样浑身湿湿的,眼睛里带着惊慌的神色看我。当时你还是个蓬头垢面的小娃娃,如今总算长成一个女人了。” 相柳的手抚过湿哒哒的衣衫道:“你……十六岁了吧?”

小巫女脸红红地不敢看他。小鱼犹豫了片刻,俯身去拥抱她。小巫女毫无抗拒的打算。微风吹过,身上的水气蒸发,带着夏夜的清凉。过了片刻,只觉得身上的每寸肌肤都被温暖所包覆。小鱼抬起头来看着她,眸色深沉如黑珍珠一般。

“那个……你们姜家嫁女儿,聘礼是怎么收的?”

小巫女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着莹莹的光。

“我听说小夭成亲的时候,你送了极地的万年冰晶,汤谷的万年扶桑木,还有什么东海明珠九十九个,北极冰晶风铃九十九串之类的?”

“后面两个好像是她第一次成亲的时候璟送的。”

“不管,反正我要北极冰晶风铃一百九十八串,东海明珠一百九十八个,万年扶桑木两大捆,鱼丹红紫各十颗。”

“好。”

“还要绢绡绸缎共四种,每种都要涂山家布行的料子。”

“还有呢?”

“杏、李、梅、桃,四色果儿,麻、黍、稷、麦、菽,五类谷子。”

“行。”

“再加活鸡活鸭各一对。”

“还有呢?”

“想不出了!”

“别的倒也没什么,鱼丹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得花上点时间来找。”

“……算了,不要鱼丹了。“

“这么着急嫁给我?”

“不是。” 小巫女笑道:“只是我想起来,那东西是要杀千年的鱼妖才可能得的吧?我已有你上次给我的一颗了,何必再去杀更多的鱼妖。”

“这么说来,珍珠也是要杀了贝母才能得到,那一百九十八股珍珠也免了算了。”

“行。活鸡活鸭也免了。”

“五谷四果被人吃也很可怜,也免了算了。”

小巫女扑哧一笑道:“其实只要你在就行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明日来百草堂接亲。”

“明日?!”

"那么就今日好了。" 相柳低头去吻她。

“明日明日明日。” 小巫女一边躲闪一边咯咯笑道。

第二天。

如果村头清水河边的那颗老柳树能说开口的话,它一定会说这是它见过的最奇异的景象。

白羽金冠雕的两边挂满了红色的锦袋,这让他的体型笨重得像一只大黄蜂,每扇一下翅膀都十分费力。雕头戴着一朵绸制的大红花,脸上明白地写着“耻辱”二字。相柳潇洒地坐在大雕上,脸上带着不常见的微笑。为了避讳,并没有穿平素所穿的白衫,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大红的衣服。黑发如丝,瞳色如漆,赤衣如霞。两只鸭子把头伸出锦袋外呱呱而叫,好奇地从空中打量这个世界。

相柳小心地踏在薄薄的水面上,低头看了看水中的倒影,翩然转身,对着白羽金冠雕嫣然一笑道:“毛球,我美不美?” 大雕翻了个白眼,不屑地转过头去。

过了老柳树,再走几步便到了清水镇的东头。然而没走几步,相柳的步子停了下来。

原来是百草堂的地方,燃起了熊熊的火光。

相柳直直地站在百草堂面前。

昔日的百草堂。百年的百草堂。清水镇的百草堂。

白袄蓝衣的巫女,忙忙碌碌地穿梭在酸梅汤味道的汗臭味间。

如今只剩下焦烟和烈火。

一个孩子把一颗珠子放到相柳的手上道:“这是小巫女姐姐给你的。”

“我啊,一直是一个没什么自信的人。

起先我以为你对我好是为了小夭,后来,我觉得你对我好,是因为我是妈妈的女儿,再后来,我怕你对我好,是为了回报我对你的好。

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凡人,无手无脚,无力无知。这样的我,并不敢面对相柳的情意。

等我变成一个足够强大的人的时候,有朝一日我会有勇气站在你的身边。”

玉山的阳光总是好得刺眼。天空碧蓝,纯净得像刚染好的布匹。

小巫女伸手挡住太阳,可是眼睛还是辣出了泪。

手指是完好无缺的手指。凡人入神籍,和妖族入仙籍一样,在被赐予神籍的同时,也被赐予了新的肉身。

“既然已受了神籍,等下就要去紫金顶见颛顼。你在玉山住了几日,也算是王母的人,如今要走,王母特意赐了梳洗宫女来替你妆扮,又把我赐给你做坐骑。” 青女道。

“我是去当医师,不是做他的王妃,打扮得那么漂亮干嘛?”

宫女们垂首矗立,没有要退下的意思。小巫女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毕竟受恩于王母,不好拂了她的面子,便坐到梳妆台前,由着侍女们妆扮。

青女端来一件纯白色的袍子。小巫女把身体埋在柔软的棉布里,转头对青女笑笑道:“谢谢。”

青女带她上了天舟,小船漂浮在无休无止的云海上。阳光温暖,柔和的轻风吹得人真是舒服。

虽然身体已经复原,小巫女却还是觉得恹恹地没精神。青女让她把头枕在自己膝盖上,用青纱的袖子悬在小巫女脸侧,替她遮住刺眼的阳光。

小巫女躺在青女膝上,仰面盯着青女的脸看了一会儿,伸手摸了摸青女的脸道:“若不是亲手触到,真要以为你的肌肤是用白玉雕成的。”

青女道:“我的灵力达到能成人形的时候,王母以玉石锻铸出这具人身,赐了给我。”

小巫女叹道:“你真的很美。”

青女温柔地抚着小巫女的头发道:“你也很美。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我只知道自己的双手双脚恢复了,却并没有照过自己的模样。王母也改了我的相貌吗?”

“没有。”

小巫女叹了口气道:“早知道反正要换新的人身,干脆让王母照着小夭的样子给我做一个肉身,说不定我也能像小夭一样,全世界的男子都爱上我,勾一勾指头就有男人为我一条一条命地随便乱丢。” 小巫女想了一会道,“对了,相柳被王母救活以后,是重新有了九条命呢,还是只有一条命?”

青女掩口一笑道:“这世上没有九条命的人,所谓的九命不过是个称呼而已。相柳他能力高强,心思机敏,手段凌厉,每每总能从危险中逃脱生还,所以大家才给了他这个称呼。”

小巫女不语。过了一会,青女道,“你永远没法原谅相柳杀了你母亲吗?”

“我已经原谅他了。” 小巫女道:“他一定是像上次对我那样,走火入魔,失了理智,才会无意中杀了妈妈。我想妈妈不会恨她,我也并不恨他。

“那你为何又要离开他?” 青女道。

“我当初跟王母说过,只要王母救了相柳,便任她差遣,九死不辞。况且,成为轩辕的医师,替颛顼修订《黄帝外经》,造福百姓,是我的荣幸。”

”颛顼确实向王母提了,但并没有强迫你,还是放你下山了不是吗?”

小巫女笑道:“大家都想成神,想千年不死,想过天上的好日子,我也不过是个俗人,想成神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青女叹了口气道,“你一旦入了神籍,从此就是天界的人了。我听说因为上次相柳他们突袭天界的事,朝中大为触动,玄帝打算让重、黎二人将天升高,将地压低,从此天地分离,人神隔绝,你再想要和相柳见面就难了。“

“恩。” 小巫女把脸埋在青女的膝盖里道。

“你真的愿意从此不见相柳了吗?”

“恩。” 小巫女含含糊糊地道。

青女俯下身去抱住了小巫女。

“这里没有别人,不用忍着也可以哦。”

院子里一张圆圆的玉桌,玄帝背对着她坐着。“今天朝中有些事,下朝晚了。这会才知道你已经到了。”

小巫女伏地稽首。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的。” 颛顼喝了一口青梅酒道,“当年相柳带小夭逃了我朋友丰隆的婚,如今你逃了相柳的婚,等下我赐一个重赏给你。”

“贱女不敢。”

“起来。”

小巫女站起来,忽觉身下似乎一晃,头晕晕的,站立不稳,颛顼一把拉住她,小巫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按在了颛顼面前的椅子上。

颛顼倒了一杯酒给她。小巫女接过喝了。

颛顼微微一笑,又替她斟了一杯道:“你不怕我了吗?”

“你本可以硬把我收为妾室,丢到神农山的什么角落里孤独一生的,但是你没有。” 小巫女抿了抿酒,“我想,你或许大概没有那么坏。”

”黄帝在位时,曾经率领手下的医师编写了《黄帝内经》和《黄帝外经》两部医书。等到我接手看到这两本书的时候发现,黄帝手下的医师对汤药五行颇有所成,然而那部外经却终还是有所缺陷。我听说你擅长因五脏之输,割皮解肌,诀脉结筋。若能替我修订《黄帝外经》,拯救苍生,可比做我的一个冷宫妃子有用得多。“

地面又摇晃了一下,杯子里的酒泛起淡淡的波纹。

“相柳上次袭击了紫金顶,臣子们建议我暂时迁居昆仑山,因为历代帝王都有在昆仑山上修筑宫殿以供上玉山时暂居,那里的建筑规制本来就是按王族的形制来做的。可是我想,既然昆仑山上已经有了庞大的宫殿,为什么还要再劳动民力,在紫金顶上重修一座呢,所以我今天已经下令搬到昆仑山去住,不是暂居,而是迁都。” 颛顼看了小巫女一眼,“我还派重和黎把天界和人间分开,免得下次再有人带着十二轻骑上来捣乱。地面摇晃,就是重在推动天界。”

远处遥遥传来天官的传谕声:

“自古民神不杂。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月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

“你为什么逃婚?你不喜欢相柳吗?” 颛顼道。

“喜欢。我只是忽然觉得,如果我那天嫁给了他,这样的结果,未必是我想要的。”

大地又摇晃了一会,传令文官还在絮絮叨叨地读着神谕:“……于是乎有天地神民类物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民是以能有忠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异业,敬而不渎,故神降之嘉生,民以物享,祸灾不至,求用不匮……”

“你想要的是怎样的结果?” 颛顼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小巫女道,”我一直在想,我想要的爱是什么样的?涂山璟爱上小夭,是因为感激她救了他,给了他生的希望;相柳爱上小夭,是因为同病相怜,觉得小夭和他一样都是寂寞的人。至于凡人,不过是两个门第相当的人捉成一对,男人上山砍柴,女人织布做衣,说得好听点是互相扶持,说到底不过是互相利用彼此的长处,用来满足各自的需要而已。二狗子爱上了对门的杏花,因为杏花长得好,脾气好,做事又能干。可是假如这个世界上没有杏花,他也会爱上同样美丽温柔又聪慧的桃四姑娘,假如世上没有二狗子,杏花也会开开心心地嫁给英俊强壮的张家儿子吧?只要是能满足自己的需要,能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幸福的就行了,我们凡人的爱不就是这样吗?

可我偏偏就是不想要这样的婚姻。我发誓一定要找一个真心诚意地爱我的,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我喜欢相柳,是因为他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九头海妖,他是强大到连神族第一高手禺疆都无法公平战胜的男人。他虽是大荒赏金榜第一位的罪犯,他的心却比那些帝王干净得多。

可是我自己呢?我却不过是个凡人,身无所长,寿命短暂,容颜粗鄙,无手无脚,是个废人。就算他娶我,那也只是因他感激我,怜惜我,不忍心不要我而已。我想要的爱,不是亏欠和愧疚,不是彼此扶持的恩情,不是同病相怜的疼惜,也不是红尘中两个寂寞人的陪伴,我要他爱我,是因为我本身就不可取代,如果世界上没有了我,便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我一样的女子,我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可以让他仰慕的人。我想要的爱,是两个足够强大的人彼此敬慕,而不是两个脆弱的人互相需要。

可是作为凡人的我,并没有办法达成这些。所以,我宁愿离开他来天界,成为轩辕的医师,用自己的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资格写出《黄帝外经》的人。等到我觉得自己足够强大的那天,我才愿意嫁给他。”

“若是等不到那天了呢?” 颛顼拉了她的手走到云海边。

“神族的寿命很长,今年等不到,还有明年,后年,一百年,一千年,这辈子等不到,还有下辈子,总之,我会继续等,等着我有资格爱他和被他爱的那天。”

传令官的声音继续传来:“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烝享无度,民神同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神狎民则,不蠲其为。嘉生不降,无物以享。祸灾荐臻,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故绝地天通。”

一轮胖胖的月亮悬在夜幕上,像孩子的眼睛。隔着云海向下望去,凡间已变得渺小而遥远。

“吃了这么多的苦,走了那么久的路,如果最后是这样和他远远相隔,永不得相见,你后悔吗?”

小巫女望着月亮,抑住眼中的泪道:“若是心里想念着对方,便是隔着天涯,也会看着同一轮月亮。”

颛顼将杯中的酒撒到云海中,“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给你的赏礼我已经派到昆仑山了。我过几日就要迁到昆仑去住,你也不用搬来搬去的了。”

小巫女行了礼,唤了青女上船。月色静静地洒落在海面上。云下的世界星星点点地闪着昏黄的光。小巫女在青女的怀里睡着了,梦见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有黑发黑瞳的小鱼,温柔地笑着的母亲,一身白衣的浮游将军,还有过去的那个世界的自己。等醒来时,已是泪流满面。

次日一早,小巫女便上玉山拜见王母,等回到昆仑山已是午时。

小巫女登上岸,沿着白玉铺成的山路走着,一边感慨,帝王迁都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可底下的人却都为此忙得焦头烂额。之间静逸的昆仑山变得忙忙碌碌,侍从比平日里多了许多。

九门之下站着一个长得像是老虎的神兽,面貌凶狠,身躯强壮。

小巫女朝他点点头,穿过九门向昆仑殿上走去,没走几步又倒退回来,盯着神兽看了许久,慢慢道:”你在此何干?“

神兽行了礼道:”如今青鸟跟了姑娘,颛顼派吾来接替守门的位置。“

小巫女道:”请问大人姓名?“

神兽道:”我是颛顼的侍从,得他赐字,名开明兽。“

小巫女咯地一笑道:”颛顼定是还跟你有仇,怎么赐了这样一个名字给你?“

神兽瓮声瓮气道:”姑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吾乃玄帝的侍卫,得天赐恩宠,怎么会跟陛下有仇?“

小巫女拉着开明兽的一只头往门外走道:“我有事要去见颛顼,你跟我一起上船。” 开明兽头发吃痛,被她拉着往岸边走,一边叫道:“吾乃昆仑的守门神兽,不得离开职位,恕不能……”

小巫女扯着他走到云海边道,“颛顼让你来做守门侍卫,哈哈!当真是有帝王的魄力。他确定你不会暗杀他?不会对他不利?我跟你说实话,我最近倒是有点喜欢上颛顼了,说不定哪天就要嫁给他做他的第一百零七号妃子,你若是还想杀他,伤了他的一根毫毛,我可饶不了你。“

神兽黑漆漆的眼睛闪着莹亮的光泽:“姑娘说话怎么疯疯癫癫的?我对黑帝忠心耿耿,如何会对他不利?”

“百草堂小巫女从小疯疯癫癫,人尽皆知,你现在才知道吗?”

碧蓝的晴空下,一艘小船在白色的云海上徐徐行着。一个女子的歌声在和熙的风里传来:

升彼河兮而观清。水扬波兮冒冥冥。

祷求福兮醉不醒。诛将加兮妾心惊。

罚既释兮渎乃清。妾持擑兮操其维。

蛟龙助兮主将归。呼来櫂兮行勿疑。

“昆仑南渊深三百仞。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皆人面,东向立昆仑上。” ——《山海经 · 海内西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