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110-122章

0.57字数 20413阅读 2619

第一百一十章

出了魔族的燕池悟,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去九重天,太晨宫,找东华去,不是怕自己打不过他,而是没有想好如何见他,脑海里还有姬蘅临死前的绝望,燕池悟叹了口气,算了先去凡间走一遭吧,说不定,碰碰运气,始祖醒了也去凡间走一遭呢。想了想,便去了凡间。反正也没有想好,去哪里,就边走边逛,边逛边走,漫无目的,恍惚间,对面有个来人,好像那个人,燕池悟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那面容跟九重天上那个一模一样的,以为自己眼花了,可他的头发不是银发,而是一头青丝,燕池悟迟疑了,他的旁边还有一位极美的姑娘,挽着他的胳膊,好像挺亲密的。燕池悟警惕了起来,慢慢跟了上去,还佯装路人一样的,走走停停,吃吃喝喝的,以为自己聪明的很,前面的东华其实早就发现了他的一路尾随。

“九儿,可累了?我们回去吧。”东华停下步子,抚上凤九微薄的汗的额头,说道。

凤九点点头,“好啊,我们回去吧,今日吃了这么多好吃的,还有买了好玩的,走吧。”微笑着的脸,甜美。

“走吧。”东华宽大的手掌,握住凤九的小手,慢慢走回了菡萏苑所在的北街。燕池悟也小心地跟着,一路过去,人越来越少,北街不似南街那样的繁华,燕池悟打了个哆嗦,自言自语道:“就知道跟他长得一样的都不是什么好人,还是老子长得面善。”

北街一个简单的庭院门前,东华和凤九驻足,东华挥手,菡萏苑立刻显现,“进去吧。”眼神瞟向了身旁不远处,嘴角一抹坏笑。

“嗯,你今日想吃些什么,我做给你吃啊。”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好啊,那我给你做糖醋鱼,可好?好久没有做给你吃了。”

“都听你的。”

东华和凤九走了进去,庭院的大门又恢复旧貌。

 

燕池悟赶忙走到的门前,不屑地说道:“切,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听那个姑娘叫他东华,莫不是他真的是白毛?若真的是白毛,怎么会和这个姑娘在一起?”燕池悟越想越气,退后几步,望着门前,冷笑道:“呵呵,区区障眼法,白毛你就想挡着老子我?做梦,看老子不搅和了你的好事。”双手抬起,捏诀,推向大门,毫无反应,燕池悟瞪大了眼睛,安慰自己到:“没事没事,老子许久不用,手法生疏了,再来一次。”再一次,双手推掌,捏诀,还是无任何变化,燕池悟仍旧不死心,再次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再来一次,白毛好歹也是我燕池悟的对手,他设下的障眼法如何能轻而易举的就破了,那可配不上老子的剑。”于是,第三次,捏诀,推向大门,可却纹丝未动。

燕池悟怒了,冲上前去,踹了两脚,“好你个白毛,居然敢挡着老子的路,你给我等着。”话说完,方才感应到自己的脚痛,抱着脚丫子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哭爹喊娘去了,可一点魔族魔君的样子都没有了,穿得人模人样的,可喊疼时还真的孩子般的,幼稚。

旁边一个穿着褴褛的孩子,手中一个吃剩的饼,看到燕池悟的模样,走了过来,稚嫩地说道:“哥哥,你是饿了啊?我这个饼给你吃,你不要哭了。阿娘说,男孩子不能哭,哭了就不是男子汉了。”

“老子什么时候哭了?”燕池悟刚想发飙,可看到孩子天真的脸,又蔫了下去,放下脚丫子,望着孩子说道:“小子,老子告诉你,老子刚才不是哭,老子那是。。。那是笑,你知道吗?这个饼你自己吃吧,来。”燕池悟从袖中掏出一定金子,给孩子,接着说道:“给你,去给你阿娘买好吃的。”

“哦。”孩子接过去,放在口中咬了咬。

“傻小子,这不是吃,你给你阿娘就知道了。走吧。”燕池悟挥手送走了孩子,起身,转过身,望着那扇门,微怒,“那就别怪老子手下不留情了。白毛。。。。”

于是,东华在里面品尝着凤九的美食,门外,燕池悟正绞尽脑汁,要破了东华的障眼法,而这一切,东华都了如指掌,只是笑笑,任凭燕池悟如何折腾。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连三日,燕池悟费尽了各种办法,终究是没有能够解开东华设下的结界,嘴里骂娘似的说了没有停过,若是东华不是一个人,肯定是祖宗十八代都被小燕骂翻过来了,小燕肚子也咕噜咕噜的响,坐在门前,耷拉着脑袋,捂着肚子,咽着口水,有些沮丧,这三日一刻不停歇的动用法力,想破了东华的结界,让小燕精疲力竭了,但是怕自己不记路的陋习,万一离开了,就找不到东华了,小燕坚信东华肯定会出来的,于是决定守株待兔似的,待着,等着。

果然,当小燕眼冒金星之际,门“吱呀”一声,开了,小燕艰难地仰起头,入眼的是那个极美的女子,额间的花钿,小燕认为很美,有些兴奋地说道:“终于见到活的了,老子。。。老子快饿死了。。。。还有。。还有那个白毛呢,老子找他。。。找他有事。”说完一个趔趄,刚要摔倒,凤九眼疾手快,扶助了小燕。

凤九急了,“哎哎哎啊,你别倒啊,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们家门口?东华,东华,你快来看,有个人,不像是凡人,在我们家门口,你快来,我扶不动了,他好沉。”

东华闻声,赶忙仙遁到门口,见燕池悟整个人倚着凤九,皱着眉头,有些不大乐意了,挥了挥衣袖,小燕便自己立在了院中,东华走到凤九旁边,牵过手,“进来吧。”

“哦。”凤九点点头,“那就等一下再出去吧。”凤九跟着东华走进院中,指着小燕问道:“东华,他是谁?好像不是凡人,也不是仙。”

“嗯,他是魔族的。”东华淡淡地说道。

凤九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什么?魔族?他是魔族?那岂不是跟少绾姐姐。。。。”

“嗯,你说得不错。”东华仔细打量了这个不速之客,重重的一声叹气,从见到小燕那刻起,东华似有心事。

“那他,怎么会在我们家门口?”

“你问他便是。”东华说完,一颗仙丹打入小燕口中,瞬间小燕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小燕清醒了许多,虽然肚子还是咕噜咕噜的叫着,但是看到东华和凤九正打量着自己浑身不是很自在,“看什么看,没有见过老子这么帅的人吗?就算老子长得比你这个白毛帅,你也不用这样嫉妒地看着我。”说完,刚想挥出自己的剑,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瞬间知道自己肯定中了东华的定身术,不然怎么会岿然不动呢?故冲着东华吼道:“好你个白毛,你算什么好汉,还不赶快把老子的定身术给解了?”

凤九也皱起了眉头,打量着小燕,如此俊俏的脸庞,怎么说话这么不文明,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凤九心里打鼓,嘴上说道:“这位。。。。壮士,你怎么会在我们家门口,差点晕倒?”

“老子有名有姓。”

“那敢问壮士尊姓大名。”

“老子干嘛要告诉你?”燕池悟一脸不屑地说道。

东华瞥了一眼燕池悟,捏了个决,定身术解了,燕池悟摔倒在地,算是对凤九出言不逊的小惩罚吧。

只听,“哎呦”一声,“你个白毛,就知道偷袭老子,你等着,等老子恢复元气了,看不杀你个屁滚尿流。”

凤九越发觉得听不下去了,又听到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声,便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体力不支,还因为饿了。遂说:“这位壮士,你是不是饿了,我们这里还有些饭菜,要不你不嫌弃,就先将就点儿,可好?”

小燕本打算拒绝的,可是听到自己的肚子在抗议,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说道:“厨房在哪儿?”

“请跟我来。”凤九刚准备转身,被东华拉住。

东华摇摇头,望着凤九,“九儿,你。。。”

“东华,没事,这是在我们的家,他不敢,我不怕,再说有你在。”

东华叹了口气,“走吧,我陪你去。”

小燕看着面前的东华如此温柔地对这个极美的姑娘,有些陌生,还是那个冷若冰霜的东华紫府少阳君吗?莫不是自己找错人了?小燕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但还是跟了上去,因为他也确实饿了。

厨房内,凤九将热好的饭菜端了上来,小燕也来不及细细品味,狼吞虎咽了一番,已经开始打饱嗝了,才肯停下手中的筷子,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心满意足的,好像不记得自己的正事了。

而东华一脸嫌弃地望着小燕,凤九则是一脸好奇,甚至觉得这个魔族的人,好像太可爱了些。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吃饱喝足的小燕,差点往后倚着翘起二郎腿了,可惜啊,坐的是板凳,没有靠背,差点摔一跤,还是凤九出声说道:“壮士,小心。”

小燕尴尬一笑,“啊嗯,老子自然知道,不过多谢姑娘提醒。”

“壮士严重了,我叫白凤九。请问壮士如何称呼。”

“他不是知道吗?”燕池悟指着东华说道。

东华轻蔑地看了眼燕池悟,转眼看向凤九说道:“魔族青之魔君,燕池悟。”

凤九挑眉,“哦,原来壮士是燕魔君啊,凤九施礼了。”凤九拱手道。

燕池悟摆摆手,“别别别,小九姑娘,你长得漂亮,老子喜欢听你叫壮士,就叫壮士。老子爱听。”燕池悟说完很得意冲着东华瞧了一眼。

凤九倒是没有注意到东华的面色不大好了,很欣然的拱手:“小燕壮士,凤九有礼了。不知小燕壮士如何会到我们家门口来?”

“你们家门口?你和他?”燕池悟这才缓过神来,听到了凤九口中的“我们家门口”,瞪大了眼睛,指了指东华和凤九,问道:“这是你们家?你和这个白毛成亲了?”

凤九刚想解释她和东华还没有成亲。

东华抢先说道:“难道本帝君成个亲,还需要经过青魔君的允许吗?”

燕池悟惊掉了下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忽又吼道:“好你个白毛,老子真信了你的邪,你居然成亲了?”

东华走近些凤九,牵住凤九的手,冷笑道:“那又如何?”

燕池悟这下可是气坏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东华的鼻子,说道:“你。。。你。。。简直气死老子了!”

“嗯,你想死,本帝君和本帝君的帝后自然不会拦着,但是还请青魔君移步出了本帝君这菡萏苑,免得血溅此地,吓坏了本帝君的帝后。”

东华这话一出口,连凤九都觉得严重了些,不是很恰当,是不是过了?拽了拽东华的衣袖,小声喊道:“东华。”

燕池悟听得东华言,一气之下,跳到了饭桌上,盘着双腿,有些无赖的样子,冲着东华恶狠狠地说道:“白毛,老子告诉你,老子今日就住这里了,你休想老子出去,偏不称你的心,哼!小九姑娘,老子告诉你,他不是什么好人?你小心被他骗了。”燕池悟指了指东华冲着凤九说道。

凤九尴尬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这小燕壮士与东华有什么仇怨似的。

东华没有搭理燕池悟,直接牵着凤九的手准备离开了,却被燕池悟又喊住了,“那个。。。小九姑娘。”

“请问小燕壮士,有何指教?”凤九驻足礼貌的问道。

燕池悟扫视了四周,这还真的是个厨房,锅灶齐全,可要是住个人,还真是不能够的,只好佯装大方地说道:“这个地方,不是老子不愿意住,而是要是老子住在这里,小九姑娘要是煮个饭什么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老子这么善良的人,不像某些人,那么不顾礼义廉耻。”

“啊?”凤九对小燕的这番,还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所以呢,劳烦小九姑娘,这里还有其他的房间吗?给老子准备一个。”燕池悟向凤九拱手道。

“这个。。。”凤九想了想,“劳烦壮士随凤九过来吧。”

东华皱着眉头,嫌弃一脸,还真是无奈,不依着凤九吧,这丫头热心肠的事情,自己也是见过的,要是依着吧,还不知道这魔君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看来,只能自己提防着点儿了。

 

本来两个人温馨的二人世界,就这样被小燕的到来给搅和了,东华这心里怎么都不舒服,看到小燕,恨不得广袖一挥,让他凉快凉快去。而凤九倒是挺喜欢这燕池悟的性子,直来直去的,看得透,好相处。更让东华很生气的是,每一餐凤九精心准备好的美食,都让燕池悟吃了个七零八落的,等自己和凤九坐下来准备用餐时,已经丝毫没有任何食欲了。

更加可笑的是,燕池悟来菡萏苑的这几日,好像忘记了自己的正事,每日就盯着凤九,做什么样的美食,丝毫没有找东华询问关于少绾的事情。好像这日子就是来搜罗美食的,恰巧遇到了这个厨艺了得的凤九,让燕池悟如获至宝,可惜燕池悟老是自言自语道:“真是可惜了得了,这么能干,漂亮的姑娘,居然让这个白毛给捷足先登了。算了,当个兄弟也是不错的。”燕池悟安慰自己道。

不过燕池悟对凤九还真是不错,处处维护,无关男女,只因这只小狐狸确实让燕池悟打心眼儿里喜欢,仗义,果敢,美丽,当然这是后话。


第一百一十三章

燕池悟来了也有几日了,每日除了吃,就是睡,要么跟着看着凤九做菜,让东华很是不爽,厨房内,凤九正在洗着菜,燕池悟翘着二郎腿跟凤九说着魔族有趣的事情,凤九手中忙着,脸上笑着,有时还搭上几句话,听燕池悟一直唠叨个不停。正殿内,东华手握着佛经,但是却有些漫不经心,眼神老是往门外瞧去,看凤九许久都没有过来,东华放下佛经,起身,往正殿外走去。

只听,“小九,老子跟你说,你不知道我们魔族的荼蘼花全部盛开的时候,可美了,老子以为是最美的了,不过看到你这额间的花钿画得真不错啊,那是什么花?”

“呵呵,你说的是我额间的这朵花吗?”凤九笑着说道。

“是。”燕池悟啃着手中的桃子说道。

“这不是花钿,是我的胎记,是凤羽花。”凤九解释道。

“凤羽花?这是个什么花,老子在魔族倒是没有看到过。”

“可能不适合种在魔族吧,你要想看,可以去我们青丘,我种了很多,很美。”

燕池悟敲了敲桌子,“那就这么说定了。下次老子带你去魔族看荼蘼花。”

“好啊好啊,那个少。。。”凤九一怔,心想,不能提少绾姐姐,故继续说道:“我很喜欢花,那下次有机会就劳烦小燕壮士带我去魔族看看吧。”

 

“九儿。”东华走进了厨房,轻唤一声。

燕池悟看到东华来了,斜眼看了一眼,冷哼了一声。

凤九抬眼看到东华来了,微笑着,“东华,你来了。”

东华点点头,转脸面向燕池悟,淡淡地说道:“本帝君,有事要和本帝君的帝后商议。”

“哦。”燕池悟满不在乎的回应道。

东华没有继续说话,凤九有些疑惑,商议什么?却看到东华望着燕池悟,沉默着。

燕池悟有些不自在了,被东华和凤九二人盯着,怎么都觉得别扭,不耐烦的扬扬手,“哎。。。。好好好,老子出去待会儿,小九,饭好了,叫我一声。”

“嗯,好。”凤九客气地点点头。

燕池悟迈着大步子,潇潇洒洒的出去了,嘴里还唠叨着,“白毛,就是麻烦。”

东华丝毫没有在意,而是转脸面向凤九。

凤九冲着东华笑了笑,“东华,你想跟我说什么?”

东华握住凤九的手,看了一眼,那日的烫红的痕迹总算是好了,但是连着几日还是凤九亲自下厨的,东华很是心疼,故说道:“九儿,今日我来做饭,可好?”

“啊?你?”凤九觉得有些意外。

东华点点头,“对,难道你忘记了,我说过,我也可以做饭给你吃的。”

凤九还是有些不大相信,“你怎么的要做么?”

东华抚上凤九的脸,笑道:“你不信?”

凤九尴尬了,摆手:“哦,不是不是,只是,凤九觉得,东华帝君是做大事的人,不应该出现在厨房这样的地方,更不应该给凤九做饭,这。。。这不符合你的身份。”东华轻叹,抚着凤九的脸的手,突然轻捏了一下凤九,“你又忘记了,我说过,我在你这里不是东华帝君。”东华凑近凤九的耳朵,又接着说道:“只是你的东华。”

 

凤九脸略烧,有些酥养,别过脸去,“好,你做。不过你会吗?”凤九小声问道。

“你说,我做。”东华亦轻声说道。

“那好吧。我帮你打下手。”凤九抬起眼,望了眼东华,又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东华帝君这三十六万年第一次下厨的经历,便是同一只小狐狸开始了。

“今日打算做什么?”东华将双手伸到凤九的面前。

凤九心领神会,抬手帮东华卷起袖子。边说道:“糖醋鱼,小燕壮士说他想吃,我答应了,便去买了条鱼做给他吃。”

东华挑眉,微皱:“你特地去买鱼做给他吃?”东华语气有些怪异。

凤九有点意识到了,迅速改口道:“主要是想做给你吃,顺带他而已。”

东华依旧有些不快,“好,这条鱼我来做,给他吃,你说我做。”

凤九突然觉得一哆嗦,东华说要做鱼,有些不安。“好。”

 

于是,凤九在一边告诉东华糖醋鱼的步骤,东华很镇定地坐着,没有多久,一盘糖醋鱼便出锅了。凤九看着卖相有些不敢恭维的的这盘鱼,一颗心七上八下。

只听东华说道:“九儿,你饿吗?”

凤九摇摇头,“不饿。”

“正好,我也不饿,今日天气不错,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啊。”凤九听到要出去走走,欣然同意了,眼神还是瞟了一眼那盘糖醋鱼。

“嗯,我们走吧,他要是饿了,让他先吃吧。”

“哦。”凤九点点头,有些担忧。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东华牵着凤九走出了厨房,但是就连东华都忍不住自己回头看了眼桌上的那盘糖醋鱼,脸上有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要不是嘴角有一抹若隐若现的坏笑,不明就里的人会认为东华发了善心,同情了燕池悟,饿着肚子,要吃自己吃的糖醋鱼呢。凤九也偷偷看了一眼,满目的惶恐,担心小燕壮士的肚子,会不会不舒服?一个问题久久一直存在,“能吃吗?”她深知不能问东华,东华毕竟从未下过厨,今日特地是为了自己下厨的,绝对不能伤了东华的自尊心,绝对不能。

菡萏苑中,被东华支出去的燕池悟,一脸不乐意,想出去溜达溜达,可东华的仙障,想想,燕池悟有些气,索性躺到了院中的桂花树上,晃着腿,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手中的桃子,这时也刚想起来,自己来的真正目的,找始祖少绾的事情。

正欲跳下桂花树之际,东华和凤九正牵着手出来,燕池悟瞟了东华一眼,摇了摇头,跳下了树,走到二人的面前。

东华抢先说道:“本帝君和帝后有些事需要独自外出,你若是饿了,自行用膳吧。”

燕池悟有些不大相信,转脸望向凤九,“小九,你们要出去?”

凤九点点头,“嗯,是啊,想出去走走,他说有事情需要办,我陪他。”

燕池悟“切”了一声,“去吧去吧,不过。。。”燕池悟一把拉过凤九,用力有些大,东华也出乎预料,凤九被拉到一边,但也没有阻止,燕池悟小声说道:“老子告诉你,多长个心眼,别被他卖了。”

凤九哭笑不得,摇摇头,“放心吧,他不会。”

燕池悟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无语极了,“你们这些个女人,都被这白毛的外表所迷惑了,不相信老子的话,还得老子跟着操心。去吧去吧。”燕池悟挥挥手,走向了厨房的方向。

凤九刚想提醒些什么。

东华走了过来,牵着凤九的手,说道:“走吧,九儿。”

凤九回神,“哦,好。那走吧。”

东华和凤九一同出了东华的结界,去了郊外,游山玩水去了,燕池悟则被留在了菡萏苑中。

 

只是,燕池悟是满心欢喜的走进了厨房,老远就闻到了糖醋的味道,兴奋得很,着急忙慌的跑进厨房,准备大快朵颐,可看到桌上的那盘糖醋鱼时,便皱起了眉头,左看看,右看看,心想,今日这小九有失水准啊,这鱼怎么会有点糊呢?可是这个浓浓的糖醋味儿,确实吸引了自己的馋虫,这到底吃还是不吃,让燕池悟有些为难了。

可是这些日子,品尝了凤九的菜,让燕池悟对凤九的水平那是相当赞赏的,坚信,即便凤九偶尔有失水准,但是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所以燕池悟取来了碗筷,最终决定,吃。

看燕池悟一口的哈喇子,就知道往日里凤九的糖醋鱼多有吸引力了,燕池悟挑了中间一大块鱼肉往嘴里一方,满心的欢喜,却突然皱起了眉头,满脸写着拒绝,将口中的鱼肉全部吐出,还一脸“呸呸呸呸”,好几下,自言自语道:“什么玩意儿?”又接连“呸呸呸呸”好多下。上蹿下跳的,满厨房找水喝,没有水壶,正巧看到了水缸,燕池悟顾不上许多,便一头扎进了水缸内,许久才起来,满脸的水珠,就连嘴唇都开始有些肿了起来。

整个人,都不好了,燕池悟瘫坐在的地上,有些无力,又念叨了一遍,“小九妹子,你做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就算喝下了半缸水,燕池悟都觉得舌头已经不能搅动了,整个牙床也已经麻木了。

燕池悟左思右想,这绝对不是小九的厨艺,跟前几日的大相径庭,越想越不对劲,燕池悟有种拍案而起的架势,大舌头地说道:“好你个白毛,居然敢暗算老子,看老子不拔了你的白毛。”由于舌头也开始肿大了,说了这么句话,居然牙齿碰到了自己的舌头,疼的燕池悟直想喊娘,可是却不敢说话,怕再咬着自己的舌头。

可是个人估计都不能理解,为何凤九监督下的糖醋鱼,为何会变成如此,这个问题怕是只有东华可以解答了吧,多放了什么,还是施了什么法术,可怜的小燕,跑出了厨房,幻出了自己的佩剑,就坐在院中的台阶上。大概小燕壮士觉得此仇不报,太对不起自己英俊的外表了吧。


第一百一十五章

郊外,凤九在东华的牵引下,心情很美丽,在山间,水间,散心散得很惬意,坐在小溪边退去双履,卷起裤管,哗啦着溪水,淙淙的水声,如同悦耳的歌声,放晴了凤九不安的心,东华撑着一条腿,席地而坐,望着眉开眼笑的凤九,嘴角也不自觉地跟着上扬了。

“九儿,可开心?”东华坐直了身体,抚上凤九的后脑勺,摩挲了几下。

凤九转过脸来,冲着东华舒展了一个笑容,点点头,“嗯,开心啊。我喜欢这里,很美。”

“嗯,喜欢就好,以后我会带你去一个更加美丽的地方。”

“你说过的碧海苍灵嘛,我知道。”

“呵呵,你都知道。”

“难不成你还想瞒着我什么吗?”

东华摇摇头,“不会,以后什么都不瞒着你。”

凤九点点头,“嗯,你说的。”凤九凑到东华身边,“那现在有件事事情,九儿想知道。”

东华挑眉,“何事?”东华也学着凤九的样子,凑近了凤九,鼻尖碰到了鼻尖。

凤九抖了个激灵,迅速后退了,正了身子,严肃地说道:“你正经点,人家跟你跟你说正事的。”

东华笑笑,紧跟着凤九凑了上去,“我如此正经,你哪里看出我不正经了?”

凤九假装咳嗽几声,“你严肃点。”

东华也佯装正了正身子,“好,你说。”

 

“那个。。。东华,我发现,小燕壮士好像跟你有什么仇似的?你们之间是发什么过什么事情吗?”

“没有。”东华回答得干脆,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想给凤九增添什么不快,所以他选择了不说,再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强求不了,不是吗?她走上了不归路,那也是件无可奈何的事情。

凤九有些不大相信,“真的?说好不许骗我的,也不会瞒着我什么的。”

东华摇摇头,“没有。”

“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明显小燕就不喜欢你,跟你有仇似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呢?”凤九开始动了狐狸脑子,推理给东华听了。

东华一本正经地说道:“要是论起来,是有那么件事,就是,他总想着要打赢我,可是就是没有那个本事,屡战屡败,大概这是对我有些敌意的吧。”这话倒是实话不假。

凤九仍旧反问道:“真的?”

东华点点头,“自然。”

凤九思考了下,说道:“不过你这样说,肯定是真的,这四海八荒,估计你难逢对手,小燕壮士,看着就不行。等下我们回去,我肯定好好劝劝他。”凤九出了趟门,就好像把那盘糖醋鱼的事情给望得一干二净了,殊不知现在菡萏苑中有一个可怜的小燕壮士,正仇恨满满的等着东华报仇呢。

大约日落西山时分,东华和凤九才回了菡萏苑。

 

“吱呀”一声,菡萏苑门开了,一把利剑刺向东华,敏锐的东华,带着凤九飞升而上,躲过了燕池悟的利剑。稳稳地落在了燕池悟的后面。

凤九有些惊慌,喊道:“燕魔君,你干什么?”

燕池悟转身依旧剑指东华,惊呆了凤九,但是东华却气定神闲,仿佛一副预料之中的模样。

凤九讶异,指着小燕问道:“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那个模样,真的让人忍俊不禁,凤九想笑还得忍着只好拽着东华的宽袖,别过脸去。

听到凤九如此问,气不打一处来,忍着自己的大舌头,说了一大串话,凤九听得云里雾里,大致也猜到了,是吃了那盘糖醋鱼才变得如此的。等凤九反应过来,剑已经冲着东华刺了过来,东华带着凤九飞身后退,给凤九设了个仙障,自己迎上了燕池悟的利剑。

凤九看着剑拔弩张的二人,焦急万分,吼道:“东华,你小心。燕池悟,你要是伤了东华,我白凤九不会放过你的。”

东华镇定自若,听到凤九的话,脸上现出了笑容,很巧妙地躲开了,燕池悟的利剑,燕池悟招招凌厉,想制服东华,可对于谁胜谁负这个问题,从来都是没有悬念,还没有过十招,燕池悟的利剑已经指向了他本人。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东华捏了个决,剑调转了剑头,回到了燕池悟的手中,淡淡地说道:“本帝君看在帝后的面上,今日就与魔君点到为止,魔君若是无事,那便慢走不送了。”

凤九见刚才的状况,倒是更加相信东华和燕池悟之间的仇恨,就是燕池悟不敌东华,而心有不甘,所以看东华不顺眼罢了。

燕池悟不服气了,顶着个大舌头,指手画脚了一番,口中不清楚地说了一大串,大概的意思东华算是听懂了,就是魔族异动,需要少绾回去主持大局。

东华皱起眉头,有些许讶异,少绾复活,还未告诉任何人,为何魔族已经知晓了此事?燕池悟此人,东华也曾打过交道,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不会如此,想了想,问道:“你如何知晓少绾复生。”

燕池悟一副傲娇的模样,但是却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子猜的,他们都是这么猜的,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像老子长得英俊,心也善,这个你懂的。魔族七分,面和心不和,这在魔族是公开的秘密,始祖要是复生了,还是尽早回去主持大局的好,不然魔族。。。。”

 

东华皱起的眉头更加深了些,总不至于庆姜也复生了,当年可是在自己眼前魂飞魄散,连个尸身都没有的,东华不信,这是不可能的。想了想问道:“是谁?”

燕池悟严肃道:“也许跟她有关,不过是我才的,你应该知道是谁?”

东华眼里透着莫名的情绪,炎魔君煦旸?

只听凤九拍打着仙障,喊道:“东华,你先放我出来啊。”

方才缓过神来,捏诀,仙障撤了,凤九焦急地跑到东华的身边,说道:“东华,小燕是说少。。。。”却被东华打断了她的话。

东华握过凤九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九儿,无事,不要担心。”眼神盯着凤九,略微颔首。

凤九嘴角略动,“好,我知道,有你在我不用担心。”

东华转脸对燕池悟说道:“还请魔君先行回魔族去,本帝君不日也会亲自去一趟。”

燕池悟虽然很不喜欢东华,但是为了魔族,还是点头到:“那祖宗的事就拜托你了,老子先行一步。”燕池悟转身欲要走,却又转过来,冲着凤九说道:“小九妹子,要是他对你不好,你告诉我,老子,定帮你报仇。嘿,白毛,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小九妹子是个好姑娘,好好对她,别让她成为第二个她。”说完,转身就走了。

东华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燕池悟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凤九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叫做不要让她成为第二个她,若是按照自己的理解不错,第一个她是自己,那么另外一个她又是谁?喜欢东华的姑娘吗?她喜欢东华,东华不喜欢她?那姑娘怎么了?凤九在自己的心里给了自己一连串的疑惑。但是好像此时不纠结这个事情的时候,凤九有些担忧关于刚才说的魔族和少绾姐姐的事情,遂拉了拉东华的袖子说道:“东华,刚才小燕说的魔族的事情,那少绾姐姐有危险吗?”

东华摇摇头,“不会,有我在。”

“那我们是不是要回青丘去了,我觉得小燕看上去不靠谱,其实人还挺好的。刚才认真的样子,应该事情不简单。要不要回去叫醒少绾姐姐。”

“是要回去。”东华点点头。

“好,那我们收拾收拾,回去吧。”凤九欲转身。

 

东华拉住了凤九的手,“对不起,九儿,下次一定陪你再来一次。”

凤九笑笑,“一次哪够啊,既然你说过不会丢下我了,那我到哪儿,你也到哪儿,我想来时,你便要跟来,下一次,我要去凡间的赌坊看看去。”

“去那儿做什么?”东华觉得不可思议,凤九怎么会对赌坊感兴趣。

“玩啊!”凤九回到,天真得很,“见识见识。”

东华无奈地笑了,“好。依你。”

简单的收拾了下,凤九依依不舍地随着东华离开了凡间。云上,东华紧紧地牵着凤九,看着凤九不时回头望着菡萏苑的方向,捏了捏凤九的手,安慰道:“我们以后还会来的,这是我们的家。”

瞬间,凤九有些感动,点头道:“好,等忙完了,我们再来。”

“好,一定。”


第一百一十七章

魔族中,煦旸的筹谋没有停下,瑶依的动作依旧在秘密进行着,奉行从青魔殿出来后,便发现,有人一直尾随,故意绕着整个魔族走了一圈,最后趁尾随的人,不注意,隐去身形,离开了魔族。

其实奉行也是不知道少绾会去何处?无论去了哪里,肯定不会是昆仑墟,也许最有可能的便是九重天的太晨宫吧,那是她唯一的朋友,值得信赖的朋友吧。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奉行还是先去了章尾山,亦或许少绾会先闭关也说不定,但是章尾山空无一人。

 

而青丘的狐狸洞则好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就连一向乐观的折颜都心事重重的,白真亦是担忧着,缘自炎华洞中的那一位已经醒来了。本来凤九和东华刚离开也没有多久,却不想少绾居然提前醒来了。

炎华洞中,红衣女子,背手而立,一脸怒色,但是眼神里却闪着晶莹,墨色衣衫的男人站在背后的不远处,满脸的哀伤。

“绾绾,你的修为和法力恢复得如何了?”墨色衣衫的男子,语色迟缓的问道。

前面红衣女子身形微颤,有些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迟疑了许久,方才回到:“祖宗不识,阁下是何人?绾绾又是何人?怕是阁下认错人了吧。”

墨色衣衫的男子,闻言有些慌乱,走上前几步,着急道:“绾绾,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不会还手,只要你出气了,什么都可以。”

“呵呵。”红色衣衫的女子,冷笑道,“阁下,说下笑了吧,祖宗我竟不知这气从何处来?与阁下又有何干系?何来出气之说?”

墨色衣衫的男子,走上前去,抓住红衣女子的一只臂膀,“绾绾,你一定要这样的吗?我知道是我的错,你可以惩罚我,但是请你不要不理我,你转过来,有什么话我们面对面说清楚可好?我说了,只要你出气了,你如何,都依你。”

红衣女子,想使劲儿甩下男子的手臂,可力气终究敌不过,使劲了十九万年的力气的男子,女子定了定心神,转过脸来,眼中的晶莹不见了,更多的是绝望,脸上依旧挂着久违的笑容说道:“本尊是魔族始祖少绾,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还有,祖宗我在妹妹的府邸闭关,不知阁下为何会出现在此处?难道阁下不知扰他人清修,是不礼貌的吗?”此刻的少绾,实在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这个人,醒来过后的每一刻,这个人的影像都会在脑子里闪过,但是咫尺天涯,分阁两端,终究陌路。

男子不死心,“绾绾,你一定要这样吗?我不相信,你忘记了我,即便你恨我,你终究还是会记得我的,不是吗?绾绾,你有气,你发泄出来,我就在这里,你不要这样,可好?”

女子淡淡地说道:“放手。”

“不放。”

“祖宗我再说一遍,放。。。手。”不容置疑的语气,凌厉的眼神,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男子心一沉,慢慢放下了手,口中一句:“绾绾,我是阿渊。”

女子后退两步,定定地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冷笑着道:“阿渊?他不是十九万年前就死了吗?你是何人,竟敢冒充他?祖宗看你是活腻了吧。祖宗暂时还不想杀人,你给我滚出去。”

男子刚想往前走,又被呵斥住:“你站住,不要过来。”

“绾绾,你不要这样,你的性子,我深知,我就在此处,你想如何都可以?但是求你不要折磨你自己!”何等骄傲的墨渊上神只有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才会用得上一个“求”字吧。

女子仰天大笑:“折磨自己?祖宗我为何要折磨自己?为了什么?理由呢?”可眼角却落下了一颗“珍珠”。

男子不再说什么,而是幻出了轩辕剑,立于女子的面前,只是剑指的方向却是自己,只听男子开口道:“绾绾,只要你要,此刻,我就可以把欠你的还给你。”

“欠我的?还给我?你欠了我什么?你知道?还给我?你拿什么还?你的命吗?呵呵,祖宗我不稀罕。”女子想转身就走。

男子上前一步,一手握住剑,一手拉过女子的手,将剑赛入女子的手中,握住了,将剑头对准了自己的胸膛,指着自己的心的地方,艰难地说道:“这里,当年是我伤了你,我没有资格要求你的原谅,说好了你去哪里都陪你的,可我却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躺了章尾山,十九万年,苟活至此,绾绾,我奢望有一日,我可以把欠你的还你。”

“你给我把手松开!”女子使劲儿想甩开男子的手,但是男子虽然手在颤抖,但是依然用的气力却一点都没有减弱,女子气不过,挥起一掌,于男子的肩头,男子后退一步,松开了女子的手。“还我,你想还,那也得看本祖宗要不要?”女子斜睨了一眼男子,背对过去,皱紧了眉头,闭上了眼睛,袖中的握紧了拳头。

男子愣在了原地,“绾绾,既然你不愿意动手,那就我自己动手,省得你心烦。”男子说完,轩辕在手,屏住全身法力,汇于剑端,刺向自己。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又是一掌,红光一闪,剑被打落在地,“娘炮。”女子嫌弃地望着男子,“祖宗我告诉你,你的命不是你的,你没有这个资格不要。”说完,转身欲出了山洞,却发现,自己好像被困住了。一层若隐若现的仙障,浮于洞口,转身对男子吼道:“你。。。给祖宗我过来,把这仙障给撤了。”

嘴角还有血迹的男子,走了过来,摇了摇头,“这不是我设的。”

“那是谁?谁敢趁着祖宗我闭关,还设了仙障,活得不耐烦了吧。”少绾颇有微词,特嫌弃。

只能男子淡淡地说道:“东华。”

少绾一听是东华,转身就又进了山洞,边走边嘀咕道:“死白毛,是不是闲的久了,需要薅薅毛了吧。”

男子跟在后面,“绾绾。”

女子吼道:“别叫我。”

“绾绾。”

女子站定,手插要,指着男子吼道:“你给祖宗我站住,别叫我。”

男子完全不理会,边往女子身边走着,还是喊道:“绾绾。”

女子彻底爆发了,幻出朔叶枪,枪指男子,“你再往前一步,别怪祖宗我不客气了。”

男子不管不顾,还是“绾绾”喊着,一步一步地往女子的方向,走过去,很慢很慢。。。。。

 

东华和凤九落下云头,便看见折颜和白真在狐狸洞外,背手而站,神情严肃,东华和凤九对视一眼,二人,走了过去。

“四叔,折颜,你们怎么站在这里?”凤九喊道。

折颜和白真齐身转了过来,白真率先说道:“帝君,小九,你们终于回来了。”

折颜冲着东华递了一个眼神,东华了然。

凤九有些疑惑:“我们离开应该也没有多久吧,你们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白真指了指炎华洞的方向,叹了口气。

凤九瞪大了眼睛,“我们就离开了一会儿功夫,少绾姐姐出关了?”

“去看看吧。”东华冲着大家点点头,向炎华洞走去。

越近,便越能听到洞中女子的嘶吼声,“还手,听到没有,祖宗让你还手。你听见没有?”

“东华,是少绾姐姐的声音,她。。。她和墨渊上神打起来了?快,我们快去看看。”凤九拉着东华,想小跑过去,却被东华拉了回来,“九儿,莫急。”

“怎么不急,都打起来,你快点。”凤九急切地说道。

“小九,你急,你帮着谁?你打得过少绾还是打得过墨渊?”折颜边走边说。

“我。。。”凤九无语,瞪了折颜一眼,“你们。。。”就连东华都被凤九瞪了一眼,凤九甩开东华的手,着急忙慌的跑了过去。

东华摇摇头,也加快了脚步,免得万一洞内之人,强行破了仙障,会伤及凤九。

 

洞内,少绾挥舞着朔叶枪,几近让墨渊血溅炎华洞,但是终究停在了最后一刻,墨渊至始至终,都没有还手,也许就是想把自己交给少绾,要杀要剐,随她就好。

少绾非常生气,她生平最恨不还手之人,即便要打架,那就痛痛快快的打一架,孰胜孰负,都是命而已。朔叶枪没有停,可能是人剑合一,地上的轩辕剑或许感知到了墨渊的危险,剑身飞起,回到了墨渊的手中,抵抗了朔叶枪,但是墨渊却收起了轩辕,只是身形晃动,始终没有还击,才会让少绾如此气到了极点。

洞外,凤九想进去,却被仙障弹开了,东华眼疾手快,揽下了凤九,广袖一挥,仙障撤去,洞内的两人,飞身而出,落于众人的面前。

 

手中一杆朔叶枪,立于地上,少绾怒气冲冲地望着众人,“谁让你们放他进来的。”

折颜倒吸了一口凉气,与白真对视了一眼,颇显无奈。

“你可闹够了?若是有气,他在此,你了解了他便是。”

“你个白毛,许久未给你薅毛,你是不是寂寞的荒了,还敢说话。今日祖宗。。。。看招。”拿起朔叶枪,直击东华,东华没有犹豫,也迎战而上。

朔叶枪,苍何,交织混战,东华镇定自若,凤九焦急万分,墨渊望着空中的二人,亦飞入站圈,他不愿意少绾吃亏,深知东华的功力,少绾不敌,于是加入了少绾的战队,对抗东华,却不想,少绾根本不领情,朔叶枪横扫出去,气力波及了墨渊和东华二人,于是局面变成了魔族始祖少绾对战东华帝君和墨渊上神。

 

看得凤九心惊胆战,吼道:“少绾姐姐,你别伤着东华,东华,你别伤着少绾姐姐,你们都冷静点,先停手。”凤九急的直跺脚。

白真也跟着说道:“老凤凰,这。。。怎么办?一对二,毫无胜算的。”

折颜倒是淡定许多,“你们都冷静点,死不了,放心。走,我们回狐狸洞,喝口茶,他们也就消停了。”

“真的吗?”凤九皱着眉头,有些不信。

“我何时骗过你?走吧。”

“不行,我得看着,要走你走。”凤九嘟嘴说道,眼神没有离开过空中的那三个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东华,祖宗我告诉你,今日之战可是你自找的,谁让你放他进去的?”少绾气呼呼地吼道。

凤九闻言,也吼着回应道:“少绾姐姐,你住手,你不能冤枉东华,让墨渊上神进去,是我的主意。”

“绾绾,你不要怪小九,她也是为了我们。”

少绾在惊讶之余,又有些对凤九此举不解与气愤,“丫头,你怎么可以这么做?”说着话,但是却能一心二用与墨渊和东华周旋,可真相是,墨渊压根就没有还击,只是移动身形,若是一直不动,少绾会更加生气,而东华,只是如同陪着自家妹妹玩耍一般的,偶尔一成功力的还击,小打小闹的,东华和墨渊深知,陪着她,让她发泄一下,也许是好的。

凤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尽管知道自己的功力于他们三人而言,那是小巫大巫的差别,但是还是不想少绾再继续下去,于是也加入了他们的圈中,直接飞到了少绾的身边,焦急地说道:“姐姐,你停手吧,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不能。”少绾果断地回到。

东华看到凤九飞到了少绾的旁边,立刻停手,厉声道:“你发疯够了,就收手,免得伤了九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少绾瞪了一眼东华,对身边的凤九说道:“丫头,你赶紧走,省得伤了你,白毛心疼,姐姐我不想伤你。”

凤九有些执着,不想他们三个人任何一个人受伤,“姐姐,你停下来,听我解释可好?”

“你赶紧离开,免得伤了你。”少绾不听,猛地一个回旋,稍离了一点凤九,继续手中挥舞的朔叶枪,运气挥掌。

 

凤九更加着急了,少绾对墨渊和东华二人不依不饶,看着架势最后受伤的肯定是少绾自己,眼看无奈,出乎众人预料的,闯入三人的阵前,截下了少绾推出的一掌。

“啊!”凤九口吐鲜血,身体下坠,吓坏了东华,惊呆了少绾,愣住了墨渊。

东华飞升下坠,接住了凤九,“九儿,你。。。。”

悬于半空的少绾和墨渊也跟着下来了,东华已经抱着凤九坐在了地上,慌乱地为凤九擦去嘴角的血,给凤九渡气运功疗伤。

“东华,小九怎么样了,我。。。。我也不是故意的。东华。。。”少绾急了,有些不知所措。

东华未言,一心只在凤九的身上。

凤九小脸有些苍白,但是还好神志清晰,微笑着,“少绾姐姐。。。你。。。放心。。。我很好,别。。。咳咳咳咳咳。。。别担心。”

“别说话。”东华厉声道,瞪了一眼少绾。

一直未有言语的墨渊,上前安抚道:“绾绾,让东华先救小九。”此刻的墨渊对受了伤的小九,充满了愧疚,满腔的谢意,不知该如何报答,想着以后若是凤九愿意,便可来昆仑墟学艺,算是谢谢今日的维护。

少绾甩开了墨渊的手,但是却听进了墨渊的话,在一旁,闭嘴,紧盯着东华和凤九。

 

许久,凤九总算小脸,慢慢恢复了血色,东华才停下了渡气,将凤九抱在怀里,丢下了墨渊和少绾,往狐狸洞的方向走去。

少绾自知好像做了错事,东华脸色不好看,跟在身后,不再叽叽喳喳的。

墨渊也跟了上去,“帝君,让折颜看看小九。”

东华没有说话,反而凤九安慰道:“东华,你别这样,我没事。你放我下来吧。”

“不行。”东华拒绝。

“放我下来。”凤九语气坚定的说了一句。

东华迟疑下,将凤九慢慢放了下来。

少绾听到凤九的声音,赶忙凑了上来,“小九,那个。。。姐姐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我没事。姐姐,我没事。你没有受伤就好。”

“小九,你怎么样了?可还好?”墨渊关切道。

只听东华冷语到:“你说呢?”而后对凤九收到:“九儿,我们走。”

墨渊望了眼少绾,少绾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墨渊,垂下头,转身,跑回了炎华洞,墨渊没有追过去,只是望着她的逃避,离开,他们之间不是打一架,不是让少绾出口气就可以解决问题的,需要时间,哪怕是一辈子,墨渊都决定了,等。

 

 

第一百二十章

狐狸洞内,东华扶着凤九,走了进来,白真吓了一跳,“小九,你怎么了?”

折颜也被惊到了,“这是。。。”

“劳烦这样上神,赶紧替小九看看,有无大碍?”跟着进来的墨渊点头说道。

折颜皱了皱眉,赶忙走上前去,搭上凤九的脉,眉心微动,看了看凤九,又看了看东华,后又摇了摇头。

“老凤凰,你这什么表情?快说话啊,小九到底如何了?”

折颜笑笑,摆摆手,“无妨,这谁打的,手下还是留情的,无碍,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什么事了。”

东华紧皱的眉头,才稍微舒展开来,凤九亦安慰道:“看吧,我就说我没事,你别紧张。”凤九转身朝后望了望,疑惑地问道:“少绾姐姐呢?”望着墨渊问道。

墨渊径自走到石桌边,“她回炎华洞了。”

“那我去看看。”凤九想了想说道。

“不行。”东华听得凤九的话,立刻说道。

凤九没有理东华,而是对折颜说道:“折颜,我有事吗?”

折颜挑挑眉,“无大碍。”

凤九这才转脸对东华说道:“东华,你听见了吗?折颜说了我无碍,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凤九扫了洞中的几个人,接着说道:“难道此时有比我更合适的人吗?刚才的场景你们也看到了,少绾姐姐需要有人陪着。”凤九坚决地望着东华,四目相对,东华在凤九的眼神看到了坚毅。

白真看到凤九的果决,也跟着说道:“帝君,白真觉得凤九说的有道理。”

东华犹豫了片刻,“万事小心。”

“放心,她不会伤了我。”凤九走到东华面前,笑着点点头。

正欲转身,凤九被东华拉住了手,只见东华抬手,触碰凤九的眉心,一缕白色的光,汇入,慢慢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罩,汇集于凤九的四周,在场的墨渊折颜白真都略微有些惊讶。听得东华说道:“去吧。有事,我会来。”

“嗯,放心。”凤九转身走了出去,去了炎华洞。

东华一直看着凤九离开的方向,有些出神,脸上写满了担忧。

折颜挑眉微叹,“帝君,无须担心,少绾再不懂事也不会对凤九动手的。帝君还是坐下来喝杯茶吧。”

东华犹疑了一下,随着折颜去了石桌边,坐了下来。

白真也坐了下来,给折颜,东华,墨渊到了茶,气氛一下子好像凝滞了些。

 

东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魔族可能会出事。”

墨渊略微皱眉,“何事?”

“不得而知,本君和九儿遇到了魔族燕池悟,他是来寻少绾回去主次大局的。”东华回到。

“魔族出事?好像没有听说有异动?”白真讶异,“与我青丘接壤,可未曾察觉啊!”

东华略微摇摇头。

“那少绾岂不是要回魔族去了?那以后会不会。。。。”折颜话说半句,转向东华,与东华对视一眼。

墨渊无言,但却有些不安的神情浮现。

白真好像猜到折颜没有说的那半句,也感觉到隐隐不安。

洞内,一下子又变得沉默,复杂。

 

此时九重天上太晨宫内,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正望着太晨宫门匾,里面的司命赶忙迎了上来,“不知这位是?”司命打量了面前这个人的打扮,不像是天宫之人。

奉行拱手道:“在下奉行,魔族始祖的侍从。”

司命有些讶异,也赶紧拱手道:“在下东华帝君座下司命星君。”司命环视了四周,有些疑惑,“您是。。。如何?”

“星君无须担忧,我的到来无人知晓。”

“那您来是。。。。”

“敢问帝君可走?”

司命这才想起来请奉行进内叙话,拱手作请状。

但奉行摆摆手,“还望星君告知。”

司命摇了摇头,“不在。”

“那敢问星君可知帝君在何处?奉行有重要的事情,相禀,也许弄不好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奉行叹了口气说道。

司命一听,有些惊颤,心想,魔族之人来寻帝君,怕此事不是什么小事,还是需要帝君亲自定夺,故说道:“请随我来。”

虽然东华没有交代去处,但是司命大约猜到了去了青丘,故带着奉行一路向青丘飞去。

第一百二十一章

炎华洞内,少绾正背对洞口,盘膝而坐,看似闭目养神,却心烦意乱,无法入定。凤九于洞口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姐姐,你可还好?”

少绾闻言,立即转过身来,看到凤九的小脸还是有些苍白,既心疼又懊恼,赶忙问道:“丫头,你可还好?你说你凑上干嘛?”

凤九握住少绾的手,“放心,姐姐,小九很好。折颜说了,无碍。”

少绾这才略微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然白毛,哦不,东华估计会拔了祖宗我的凤凰毛给你当毽子踢。”

凤九笑笑,“怎么会?”凤九凑近些,“有我在,他不敢。”凤九第一次安慰安慰的面红耳赤的,害羞了起来。

少绾惊讶之余,感觉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好像暂时让自己放松了下来,凑近凤九,挑逗似的问道:“你在?他不敢?难道你们。。。。”

凤九低下头,不去看少绾的神情,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有些吞吞吐吐地回到:“我们。。。我们没有什么啊!”凤九鼓起勇气,抬起头,对上少绾的眼,问道:“姐姐,你们。。。。你还生气吗?我跟你说实话,是我自作主张让墨渊上神进来陪你的。”

少绾立刻变了脸色,严肃了些,“谁让你放他进来的,你不知道我们是仇人吗?”

“知道,可是凤九也知道墨渊上神很痛苦。所以。。。所以我就自作主张了,少绾姐姐,你要怪,就怪我把。”凤九把心一横,既然赌局已经开始了,那自然没有退缩的可能,凤九就赌少绾会不会狠下心连她一起撵出去了。

背对过去的少绾,许久没有说话。

凤九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知道少绾究竟是何种表情,也许是真的生气了?试探性地轻喊一声:“少绾姐姐。”

少绾方才回过身来,走近凤九,思考了下,说道:“小九,祖宗我不怪你,也没有什么好怪的,不过,小九,姐姐要告诉你,不用做无用功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可懂我的意思?”

凤九心里沉甸甸的,她不相信,过去的就过去了,就在前几日她也一直认为过去的已经成为过去,不会改变,幸福与她无缘,可偏偏就是这几日,一切都改变了,她与东华确定了心思,无论来日如何,至少现在是幸福的。不过她也知道,她和东华,与墨渊和少绾的问题不同,一对缘浅情深,一对情深缘浅,但是凤九依旧认为哪怕只有一点点的缘分,都不应该放弃,既然重生,为何还要执念于过去的种种,凤九不想少绾背负着过去生活,所以她并不打算放弃她的赌局,因为少绾眼底的痛苦,她看在眼里。遂安抚道:“姐姐,我懂。”

“既然你懂,就不要再管了,即便你管了,祖宗我也不会如你所愿。”少绾说的果决,可却伴有一声微颤。

凤九眉心微动,皱着眉头,轻叹一声,“姐姐,既然你决定了,那凤九也不会再多说什么,那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回魔族吗?”

少绾笑笑,“丫头,是不是住你这儿久了,你嫌弃我,准备下逐客令了?还是嫌弃我妨碍你和他了?”

凤九努努嘴,略带羞涩地说道,“姐姐,你说什么呢?怎么会?我的意思是,你的行踪,已经知道了,不再是秘密,怕给你增添烦恼啊!”

少绾挑眉环抱住自己,“这倒也是,容祖宗我想想,想想。”

“那你随我出了炎华洞吧,几日未有好吃的,凤九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可好?”

“哎呀,别别别,你这刚被我打伤,还给我做饭吃,东华非剥了祖宗我的皮不可,算了,祖宗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现在祖宗我打不过他。”少绾摆摆手说道。

“没事,有我在。”

“呦呦呦,现在倒是越来越有帝后的架势了嘛,不错嘛,你们进展如何了?改日给姐姐说说。”

“那你随我出洞,我就告诉你。”

少绾犹豫。

凤九不管不顾,已然牵住了少绾的手我,往外拖着走,却不想,刚出炎华洞,就看到了狐狸洞口,从云头刚刚落下的二人,少绾皱眉说道:“奉行?他怎么来了?”

“司命怎么来了?难道九重天出事了?”凤九疑惑,与少绾对视一眼。

少绾摇摇头,“怕是不是什么好事,走,去看看便知。”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奉行。”少绾边走边喊道。

奉行听到是自家祖宗的声音,寻声而来,拜见,“奉行见过祖宗。”

“你又不长记性了,祖宗说的话都忘了?”少绾点了点奉行的脑袋。

司命有些尴尬,见到凤九,尤为不自然了些,但是还是拜见到:“东华帝君座下司命星君,拜见青丘女君,拜见少绾始祖。”

凤九略微有些想发笑,还是假装了一下,“星君客气了,请起。”

“谢女君。”司命觉得有些怪怪的,当初的小殿下是多么值得怀念的啊!

“姐姐,进去再说吧,大家都在。”

“好。”少绾点点头。

“二位请。”凤九作请状,客气地点点头。

一行四人进了狐狸洞,洞内的四个人看到进来的四个人都有些惊诧,太晨宫,魔族都来人了,这是真的要发生什么大事的吗?

 

司命见到东华坐在石桌边,赶忙上前行礼道:“司命见过帝君,墨渊上神,折颜上神,白真上神。”

“何事?”东华淡淡地问道。

其他三个人都略微颔首。

司命回头看了下奉行和少绾,拱手回到:“回帝君,魔族奉行大人前来太晨宫寻找少绾始祖,说有重要的事情,相告,关乎四海八荒的大事,所以小仙便自作主张来了青丘。”

“奉行拜见帝君。三位上神。”奉行也礼貌性的上前行礼,对着东华行了大礼,其他三人都顺带了而已。尤其是墨渊,奉行眼神余光扫视了一眼。

“好了好了,哪有那么多的礼,奉行,祖宗我不是说了,等祖宗我玩累了就回去魔族吗?你何必来寻我?”少绾牵着凤九的手走近了些,有些不耐烦的情绪。

“怕是由不得你。”东华挑眉微抬头,望了少绾一眼。

少绾望着东华的神情,又看了看奉行,亦是严肃复杂,方才觉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故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只听奉行拱手对凤九说道:“奉行斗胆,敢问女君,可否借书房一用,让老朽与我家祖宗汇报些事情。”

“哦,好,这边请。”凤九微笑着,从前面带路。

“什么事情还得单独说?总不至于又要打起来了吧!祖宗我才醒,就又想收回去了?”少绾半开玩笑似的说道,语气中一半讥讽一半无奈。

墨渊内心一震,不敢去看少绾的脸。

 

随后,奉行和少绾随着凤九进了书房,没想到的是,东华帝君也跟着进去了,奉行略觉得有些为难之色。

凤九愣了愣,随后,便欲走出去,谁知道被东华拉住了,说道,“九儿,他们要讲的事情,你不是也知道吗?何必要出去?”

“什么,你们知道?”少绾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奉行。”

奉行摇摇头,“奉行不知。”

“你固然不知,九儿你来说。”东华冲着凤九点头,声线温柔,让少绾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对东华的见色忘妹的表现,充满了鄙夷。

“是,帝君。”凤九灵机一动,趁着少绾不注意,对东华眨了眨眼睛。

东华,挑眉,无语,无奈,笑笑。

“少绾姐姐,帝君在带凤九于凡间办事时,曾遇到过魔族的魔君,燕池悟,他自称是来寻你的,好像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错。祖宗,魔族不太平啊。”奉行显得颇为无奈。

“不太平,怎么个不太平?”少绾望向东华问道。

“不得而知。”东华回了四个字。

“你。。。你说。”少绾又指了指奉行,说道。

“祖宗,魔族不太平,具体的,奉行也不是很清楚,燕魔君应该是察觉了什么,才会如此的,况且奉行从章尾山回到魔族后,便一直有一路人马盯着奉行的行踪,怕是冲着祖宗来的。”奉行颇为担忧地叹了口气,但是眼神似有意味。

少绾发现凤九和奉行二人,说的话,都有些模棱两口,但是她隐约感觉到了,不会是什么小事。庆姜已经不在,魔族七分,即便自己作为始祖,死过一回,几十万年过去了,她不想再折腾了,也许魔族是折腾不起的,东华不会同意,那个人也不会同意,再折腾一次,还会是最初的结局。

 

凤九从少绾的脸上,看出了一丝担忧,“姐姐,要不要陪你回魔族去?”

“哈哈。。。”少绾被凤九的话逗笑了,“小狐狸,你陪我去魔族,你怕祖宗我受委屈?你觉得可能吗?”

“哦,好像也是,你是魔族始祖,魔族应该不会欺负你的。”凤九尴尬的笑了笑。

安静了许久的东华,开口说道:“是该陪你回去看看。”

“呦呵!”少绾觉得不可思议,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祖宗我没有听错吧,少阳君这是要出手助我处理魔族的事情?”

奉行倒是觉得有东华帝君相助,也许自己祖宗这莽撞的性子,不至于吃亏。赶忙拱手道:“若有帝君相助,祖宗定会逢凶化吉。”

“就你多事。”少绾嗔怪到,不过倒是觉得有东华在,心里安心许多,故意显得不情愿的说道:“既然少阳君想去魔族溜达溜达,那魔族岂有不迎接之礼?走吧。”少绾带着奉行准备离开,以为东华会跟着,却不想,东华坐着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少绾嫌弃地问道:“不是要走吗?你干嘛还不动?”

“本帝君是说了要去,可没说现在。你们先行一步,本帝君和九儿,晚两日再去。你自己先回去探一探。”

少绾努努嘴,“哦。”

凤九有些不舍,“姐姐,你要小心。要不凤九跟你一起走?”

“小狐狸,你要是走了,青丘怎么办?”少绾又指了指东华,挤眉弄眼地小声说道:“他怎么办?”

凤九蔫了,“是哦,青丘怎么办?”凤九想了想,“可以托付给我四叔啊。还有折颜。”

少绾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毕竟此时的魔族,自己已经完全陌生的,是否危险,搭上凤九的肩,说道:“小狐狸,不管东华答不答应,祖宗我现在还是不能带你回去,现在的魔族,也许。。。。还是等东华带你去吧。好了,我们先走。”少绾冲着东华点点头,便带着奉行走出了书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百零一章 东华完全没有预料到凤九的反应,不过真的验证了自己曾经的想法,凤九真的没有忘记他,没有忘记他们的过去。...
  • 第九十一章 凤九走后,大厅中,只剩下白浅和东华二人,白浅又问了一遍,“帝君,那日究竟发生了何事?夜华很是担心。” ...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呦,小燕子,你这速度够快的啊!看来小九九这人缘挺好啊!是吧,小九九。” “姐姐,墨渊上神你们快坐...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少绾姐姐,我们来魔族也有几日了,怎么没有见过小燕魔君啊!”难得,东华肯让凤九单独与少绾在一起,闲...
  • 第一百六十章 “祖宗,祖宗,我来啦,听说你让人召见我啊,故人相邀?谁啊,谁想老子啦。”燕池悟不知道突然抽风似的,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