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方不得碰女方,宁愿憋死老公守活寡,也不愿意和老公发生关系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故事纯属虚构)

虽然沈雪凝将薛辰给留下了,沈雪凝的父母还偷偷摸摸将两人的结婚证都给包办了下来,但是这并不代表,沈雪凝会屈服,会承认薛辰是她的老公!

所以在这之前她就拟定了这份婚姻契约书。

按照沈雪凝的话,谁不让我好活,我也不让谁好过。

薛辰在听到婚姻契约书这五个字之后,微微一愣,但是随即便伸出手拿起婚姻契约书认真的浏览了起来。

“尊重彼此的私生活。”薛辰点了点头:“这点不错,很人性化,谁还没有一点隐·私呢!”

“配合你演戏!”薛辰撇了撇嘴到:“这点也没有问题,想当年有很多国际知名导演都邀请我去演戏……”

薛辰一边看着,一边不停的点评着,不过好在薛辰的点评都算是中规中矩,而且这份婚姻契约书也很人性化。

而沈雪凝却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仍凭薛辰胡乱点评!

但是当薛辰看到最后一条后,双眸顿时瞪大,满脸的不可置信:“你确定你最后一条没写错?”

“没有!”

“你知道你写的什么吗?”

“婚姻期间男方不得要求和女方发生性关系!”沈雪凝冷冰冰的说道。

听到沈雪凝说出来后,薛辰立刻不满的说道:“我可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能够憋个一星期,难道还能够憋半个月啊?憋一年啊?你这是存心要把我给憋死啊?”

“你死了,我守你一辈子!”

呃!

薛辰在听到沈雪凝的话后,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这一刻他很想敲开沈雪凝的脑袋,看看她里面想的什么,宁愿憋死自己守活寡,也不愿意和自己发生关系?

这到底是什么女人啊?

难不成她是石女?

想到这里,薛辰略带狐疑的在沈雪凝身上来回扫视了起来。

“如果没什么意见,签个字就可以了!”

“那个我有个问题……”

“说!”

“你不会是石女吧?”薛辰小心翼翼的看着沈雪凝问道。

沈雪凝在听到薛辰的话后,那锐利如冰刀的目光瞬间落在了薛辰的身上。

感受到沈雪凝那冰冷的冰冷的目光,薛辰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急忙改口说道:“难道你是百合?”

沈雪凝没有回答薛辰的话,而是盯着薛辰道:“如果没什么意见的话,你签个字!”

“你先告诉我答案,你是石女还是百合?”说着薛辰在沈雪凝的身上来回扫视了起来:喃喃的说道:“胸这么大,身材这么正点,不像是石女啊,也不应该是百合才对啊?”

听到薛辰的话后,沈雪凝的粉拳立刻攥在了一起,心中再次燃烧起一股怒火,脸色也随即阴沉到了极点。

她知道自己若是不回答薛辰的问题,他是不可能在上面签字的,于是咬着牙,狠狠的说道:“都不是!”

“既然都不是,那这条作废好了。”薛辰淡淡的说道。

“不可能!”沈雪凝极为强势的说道:“其他的可以商量,这一条不行!”

“为什么?”薛辰不解的问道。

沈雪凝没有开口,或者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难不成让自己告诉他,自己是因为父母的离婚对婚姻有种恐惧感?

如果告诉他这些,那么薛辰必定会问,为什么离婚?

那么接下来她要如何回答,难不成将自己一直不想回忆的事情,再次回想一遍?

甚至很有可能薛辰会嘲笑她竟然有恐婚症!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薛辰。

在沈雪凝父母离婚后,沈雪凝就从来没有想过结婚,可是命运弄人,她和薛辰有着一纸婚约,当然她也可以反抗。

但是,如果她反抗,那么她这辈子最恨最不想见的两个人将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所以,她答应了下来!

感受到沈雪凝那复杂而又愤怒的目光,薛辰心中猜想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便没有在这话题上做过多的纠缠!

“我签了有什么好处?”

“我保你一辈子衣食无忧。”沈雪凝冷声道:“我给你一辈子花不完的钱,我可以让你开豪车,住豪房!”

“甚至我可以将公司的股份转给你百分之三十!”

“你很有钱吗?”薛辰好奇的问道。

“只要你不败家,够你花一辈子!”

薛辰顿时倍受打击,难道自己长了一张败家老爷们脸?

“这么说,我成了你的小白脸?”薛辰摸着脸说道!

沈雪凝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

“那我可以拿着你的钱去包·养情人吗?”薛辰好奇的问道。

沈雪凝没有说话,而是目光不善的盯着薛辰,她这辈子最恨养小三的男人!

如果不是他父亲又找了一个女人,她父母怎么会离婚,怎么可能会这么痛恨男人呢?

要知道以前在沈雪凝的的眼中她父亲沈百川可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是最好的父亲,可就因为沈百川突然带进家中一个女人之后。

沈雪凝觉得她的天塌了,一切都变了。

也是从那之后她也开始变了,变的厌恶男人,认为男人都是朝三暮四,喜新厌旧的动物。

如今薛辰竟然问她可不可以拿着沈雪凝给他的钱去养其他女人,沈雪凝要是给他好脸色,那可就真的邪门了!

感受到沈雪凝那不善的目光,薛辰已经得到了答案,脸上顿时浮现了郁闷的神色,同时心中苦笑不已,还真是一个强势的女人。

怪不得来的时候,老不死的师父告诉自己想要征服自己的老婆沈雪凝和当年红军走长征差不多!

这一刻,薛辰觉得自己那老不死的师父说错,这那里是长征啊,这简直和西天取经差不多,一路之上不知道遇到多少美女妖怪,而且还都必须忍下去,不能够做出不轨的事情,不然佛祖知道了一巴掌就会将你给拍死!

此时在薛辰的心中沈雪凝就和佛祖差不多,而自己就是那骑着白马的唐三藏,要和唐三藏经历一样的事情!

这女人是想要将自己捆绑在身边,只守着她,而且只能够看,不能够碰,这完成是要整死人的节奏啊!

试问,哪个男人每天盯着这样的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心中没有一点想法?那个男人能够一直忍耐下去?

当然,如果沈雪凝允许他找其他女人解决生理上的问题,薛辰倒是可以考虑签了这份婚姻契约书。

但是现在绝对不可能!

“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正常男人都有生理需求,你这婚姻契约书完全是霸王条约,是丧权辱国的条约,我不签。”薛辰态度十分强硬的拒绝道!

薛辰可不是傻子,他知道只要在这上面唰唰签下自己的大名,就等于签了卖身契,这样的不平等条约打死他都不会签。

“怎么样你才签?”

“把最后一条去掉。”薛辰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抽了起来:“虽然你长的不错,不过还真心不是很对我的胃口。我对你,提不起太大兴趣来,所以这条就作废吧!”

沈雪凝在看到薛辰在自己面前毫不客气的抽起香烟,秀眉一蹙,心中对薛辰更是反感。

沈雪凝完全忽略了薛辰前面的话,脸色冰冷道:“既然你对我没有兴趣,那就不用作废!”

“那我也不签,要知道日久生情!”薛辰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而且我是来娶媳妇的,不是来找虐的,当然你要是看不上我,咱俩分道扬镳,我不为难你,你也别为难我,实在不行咱俩磕个头,拜个把子也行!”

“不可能,这桩婚姻你反抗不了!”

“你怎么知道我反抗不了?”

“他给我说了,你要是敢反抗会被人给活活打死的。”

薛辰的脸色顿时暗淡了下来,虽然他不知道谁告诉的沈雪凝这句话,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沈雪凝说的不错,只要他敢悔婚,他那老不死的师父,绝对敢抽死他!

想想薛辰就一阵蛋疼,电视上演的都是师父对徒弟百般呵护溺爱,徒弟想干嘛就干嘛,可是他这倒好,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那你既然看我不顺眼,为什么不反抗?”薛辰好奇的问道:“难道有人舍得辣手摧花,将你也给抽死?”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反抗?”

沈雪凝再次沉默了起来。

“看来你也是无力反抗。”薛辰无奈的叹息道:“既然这样咱俩都是苦命人,你说你干嘛为难我?”

“因为你是我法律上的老公!”说着沈雪凝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两个结婚证。

薛辰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就因为我是你法律上的老公你就可以为难我,就可以逼迫我签这不平等的条约吗?

这是什么逻辑啊!

“必须要签吗?”薛辰哭丧着一张脸问道。

“你考虑!”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沈雪凝那双美眸之中所流露出的光芒已经告诉了薛辰,你必须签!

“如果我铁了心不签呢?”

“那你可以离开我这里了!”

“去那?”

“随你!”沈雪凝依旧面色平静的冷声道:“是你要走的,不是我逼你的,若是你的家人闻讯赶来……”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我签!”还没有等沈雪凝把话说完,就被薛辰咬着牙给打断道。

话音落下,薛辰拿起茶几上早已经准备的好笔,龙飞凤舞的在立书人的空白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及日期!

看到薛辰在上面签上字之后,沈雪凝暗自长舒了一口气。

“给你!”薛辰将签好名字的婚姻契约书递给了沈雪凝。

“既然婚姻契约书你已经签了,现在,该是来谈谈我们之间,如何相处的问题了。”

薛辰完全傻眼了!

这到底是来娶媳妇的,还是来找虐的啊?

师父啊,师父,您到底哪里看我不顺眼,给我弄了这样一个折磨人的老婆。

“还有?”薛辰目瞪口呆的看着沈雪凝。

沈雪凝点了点头,眼神之中平静到了极点,直接说道:“你可以住在这里,但是未经我的允许,不准进入我的房间!”

薛辰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这点倒是没什么,所以他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我也有同样的要求,你也不能够进入我的房间,不然出了事情可不要怪我!”

沈雪凝没有理会薛辰,再次开口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带任何朋友回家,另外,除了在你的房间内,你不准穿着暴露!”

“可以!”薛辰轻笑道:“不过我不介意你穿暴露些,虽然这样我有些不习惯,但是男人嘛,总要让着女人点!”

说着薛辰对着沈雪凝眨了眨眼!

对于薛辰的话,沈雪凝再次选择了忽略:“好了,就这两条,你能够遵守就可以了!”

说着沈雪凝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开口说道:“楼下的房间你看上那间随便住!”

薛辰长舒了一口气,对于这两条约定他还能够接受,也在情理之中,他可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更不相信沈雪凝这样看起来十分强势的女人,会选择在一纸婚约面前屈服。

所以他全部答应了下来。

“你什么大学毕业,攻读的什么专业,我看看在公司之中给你安排个什么工作。”

愕然听到沈雪凝的话后,薛辰微微一愣,随即惊讶的问道:“你不是说你很有钱吗?够我花一辈子的,我还想着在外面好好的厮混一场呢吗,你怎么还让我工作?这不是小白脸的待遇啊?”

听到薛辰的话后,沈雪凝眉宇之间的厌恶之色丝毫不加掩饰的流露了出来。

连吃软饭都吃的这么光明正大,这是什么人那!

“我就知道软饭不是那么好吃的。”对于沈雪凝那眉宇之间的厌恶之色,薛辰并没有在意:“说吧,你打算给我安排什么工作?”

“你什么大学毕业,学的什么专业?”沈雪凝再次问道。

听到沈雪凝的话后,薛辰的老脸微微一红,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认为学历这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能力!”

薛辰可不会告诉沈雪凝他的学历,太他妈丢人了,高中都没上完,这要是说出来,还不被沈雪凝给嘲笑到死!

所以打死薛辰都不会说出来的。

“用学历来衡量一个人的能力,会有很大的偏差……”

“停!”沈雪凝忍不住的打断了薛辰的话:“也就是说,你没有学历?”

“但是我有能力!”

“好,既然你说你有能力,那么你都给我说说你会干什么?”

薛辰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沉思了起来!

杀人?玩枪?会治病……

薛辰有些头疼了起来,自己会的,所拥有的能力,好像在这里根本用不上。

良久之后,薛辰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满脸认真的看着沈雪凝说道:“上网聊天斗地主算吗?”

沈雪凝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看到沈雪凝的脸色之后,薛辰急忙改口道:“那打架算吗?”

沈雪凝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虽然很是轻微,但确实抽搐了,而且沈雪凝的粉拳也在这一刻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沈雪凝的变化,被薛辰尽收眼底:“那喝酒聊天打屁泡妞能算吗?”

沈雪凝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这家伙完全就是什么都不会,还竟然给自己说有能力!

看到沈雪凝那铁青的脸色,薛辰急忙再次说道:”我还会……“

“够了,你去我公司的公关部工作吧!”沈雪凝立刻打断了薛辰的话后,她怕这个家伙不知道一会又从口中蹦出什么话。

“公关部?”薛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虽然他没有上过班,但是也知道公关部是什么地方,是做什么的。

俗话说,一入公关深似海,夜夜不眠忙耕耘;一入公关深似海,一年粉耳变黑耳!

由此可以想象的出,公关部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

“怎么你不愿意?”

“能换个吗?”薛辰一脸哀求的看着沈雪凝,这女人不让自己和其他女人勾勾搭搭,可是却又把自己弄进公关部,她想要干嘛啊?

“为什么?”

薛辰抬起头看着沈雪凝,目光深邃,语气深沉:“虽然我被你包·养了,成为了你的小白脸,但是并不代表想做牛郎,我也是一个有尊严的男人!”

沈雪凝在听到薛辰的话后,那美丽的丹凤眼皮不停的抽搐了起来,强忍着将面前的咖啡杯砸到他脑袋上去的冲动,看看这家伙脑袋里面到底都装的是什么!

沈雪凝面无表情的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那你想做什么?”

“算了,我还是听从安排吧,实在不行到时候你在帮我换个工作岗位!”

沈雪凝没有在理会薛辰,直接从沙发上起身,朝着楼上而去。

看着沈雪凝那妙曼的背影,薛辰脸上充满了苦涩,自己就这么结婚了?

而且还是刚见面,结婚证就摆在了眼前,闪婚也没有这么快吧?

不过这样也挺好,正好有个很好的身份掩饰自己。

只是想起来沈雪凝那张绝美而又冰冷的容颜,薛辰内心之中就苦不堪言,他能够看的出来沈雪凝是一个及其强势的女人,同时她对自己还很反感,厌恶。

但是对此,薛辰也能够理解,毕竟以沈雪凝这样的身段和容貌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如今却因为一纸婚约将自己给死死的束缚住了,她要是不反感那就怪了!

就在薛辰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清脆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中传了出来,将沉思之中的薛辰给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薛辰抬头看向了楼梯口,只见沈雪凝缓缓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并且手中拿着一把钥匙:“这是车钥匙以及家里的钥匙。”

说着沈雪凝就将钥匙扔给了薛辰:“车在车库之中,是辆宝马,以后归你了!”

“啪!”

薛辰将车钥匙拿在手中之后,看了一眼后,啧啧的说道:“这就走上了吃软饭的道路,还真快!”

沈雪凝没有理会薛辰。

“我现在可以开车出去转转吗?”

“随便!”沈雪凝扫了一眼薛辰,不咸不淡的说道。

话音落下,沈雪凝再次离开了客厅,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沈雪凝的背影,薛辰不停的摇头。

看到沈雪凝离开之后,薛辰一把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座机,然后飞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顷刻间电话就被接通了!

电话接通后,薛辰立刻开口道:“老东西,你到底要干嘛?”

“臭小子,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你娶了媳妇,忘了老子呢,怎么样,我给你找的老婆漂亮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中老年男人的声音,哈哈笑着道:“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

“感谢个屁!”薛辰没好气的说道:“咱俩到底有多大仇恨,以前你折磨我也就算了,现在你竟然给我找这样一个媳妇也来折磨我,而且不吭不响的帮我把结婚证都办了,你什么意思?”

“难道沈家那丫头不漂亮?”

“漂亮!”薛辰实话实说道:“可是漂亮有什么用,你也是男人你应该知道男人喜欢的是两头热的,不是一头热的……”

“时间长了两头就都热了,你慢慢努力,我看好你。”

薛辰额头之上立刻冒出了三条黑线,您老是看好我,可是我不看好我自己。

“师父,我求求你,能让我毁婚,让我离婚吗?”

“如果你敢和沈家那丫头离婚,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的腿给打断。”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变得凶狠了起来:“别以为你现在闯下了一点名头,翅膀就硬了,我告诉你,在我面前你还嫩着呢!”

“可是她不喜欢我,我……”

“这是你的事情,不归我管,我只要给你找到媳妇,看到你结婚,我这辈子就没啥遗憾了!”

“师父,咱真的不能够在商量一下吗?”薛辰可怜兮兮的问道。

就在薛辰在楼下打电话的时候,楼上书房之中,沈雪凝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沈雪凝在看到来电显示后,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上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那明亮的星眸之中也浮现了一道复杂之色,她没有接通,而是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怔怔出神。

片刻之后,沈雪凝咬着牙,将手机给丢到了一旁。

“嗡嗡……”

手机在书桌上不停的震动,一遍又一遍,仿佛沈雪凝只要不接,就便会一直响下去般。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手机依然不停的在震动。

沈雪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这个电话,自己今天必须要接,随即便拿起仍在桌子上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人我已经留下了,结婚证我也已经收了,工作我也给他安排了,你们到底还想要怎么样?”沈雪凝咬着那洁白的贝齿,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几乎都是从牙缝之中蹦出来的一样。

(文章内容未完结!点击下方“了解更多”,可阅读全部内容)

↓↓↓

阅读全文

温馨小提示​:喜欢的朋友点击上面的阅读全文字样就可以看后续内容啦。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04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084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560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60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86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50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28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6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78评论 1 235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5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57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1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59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8评论 0 191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59评论 2 26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2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