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火影忍者(36)六道遗志

那短暂得几乎约等于没有的休假宣告完结了。本以为按照纲手的一贯作风,肯定得一大早就把我叫去塞给我各种各样的莫名其妙的任务过来,但今日很反常的是,将近中午也没有接到类似的传唤。

我考虑着要不要出去吃个饭然后主动去投案自首,到门口一拉开门,赫然现某个人正倚在本人门前。

“您这是要吓人玩吗,”我无奈至极,“自来也大人。”

“呵,”自来也冷笑一声,侧过身来,“现在才出家门,年轻人可真是悠闲啊。”

我挂起招牌微笑:“自来也大人看起来也很闲适嘛,我们彼此彼此吧。话说回来,有什么事吗?”

“我倒没什么事,只是纲手有事要你去一趟,我正好要出去收集情报,顺道来通知一下。”

“了解,”我应道,心想还是纲手先出手了,“我立刻就去,不知是什么样的事情?”

“去了自然就知道,”自来也收了笑容,“拓真,你早就不再是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孩子了,有些事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出最适当的抉择。现在的世道并不太平,村子需要你的保护,这份自觉,不用我说你也该有了吧。”

我愣了一下,不太明白自来也突然说这番话的用意,正不知如何开口时,自来也却又一脸轻松,语气调侃地说:“随意说说,不用放心上,最近我的大作‘亲热系列’出了豪华特别版,送你一本如何?”

“不劳您费心,还是送给卡卡西好了。”说着,我不知怎么从脑海中翻出了一段蛮旧的记忆,“自来也大人还记得吗,小时候您曾答应过我,把写的第一本书送给我的,虽然很多年过去了,可不要食言哦。”

“当然,那么印象深刻的事,我可是一直都没敢忘呀,但是那本书可没有像‘亲热系列’那样受欢迎的哦,估计也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吧……”

“是么,那可真是太好了,正合我意。”我毫不客气,无限微笑地应道。

自来也离开后,我便去了火影办公室。刚到时,纲手正在给几个人布置任务,但看见我,就把手上的活儿交给身边的静音,并吩咐任何人不许打扰,便带我到了一个小小的会议室里。

纲手表情严肃地坐在沙上,并让我坐在对面,我听从地坐下,自来也和纲手今天的反常让我一时无法吃透。

“先看一下这个吧。”纲手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个卷轴――正是我从翼隐村带回来的那个。

我接过来,刚要打开,又想起了什么,且停了手:“我看这个真的没关系吗?翼隐首领可是说……”

“是我准许你看的,有什么关系。”纲手略有些不耐烦地催道,“快点儿吧,我们要谈的事情很重要。”

我只好聚起查克拉,化掉密封条,然后将卷轴展开来看。

“哦,对了,先从最后看起。”纲手及时地补充了一句注意事项。

我照办,视线转到卷轴末尾,这是个记载着忍术的卷轴,而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就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最后一项分明写着“查克拉之龙”!

“这是!”我诧异地抬头看纲手,纲手只是示意我继续看下去。我快地由后至前扫了一眼,共十条忍术,有的眼熟,有的陌生,然而那第一条仍让我再次吃惊。

“六芒星印……”我放下卷轴看向纲手,“这是……六道仙人的?”

六道仙人

“原来你知道啊,”纲手说,“说得没错,关于此,你还了解些什么?”

“六道仙人是忍者的始祖,各属性基本忍术的创造者,”我不大情愿地说着在翼隐村听到的事,“由于其能力的强大,所以只是部分地被后人继承,而且隔许久才会出现。有人说我也沿传了他的血脉,并继承了其两大特点之一的查克拉……”

“竟然了解到了这个地步,翼隐村的那位老爷子说明的还真是挺周全,本以为还要费些口舌的。”纲手似乎松了一口气,“正如你所知,这个卷轴是翼隐送给木叶的,随卷轴还附了一封信,上面说此卷轴是从很早之前便在翼隐首领手中代代相传了,记载着六道的一些忍术。”

“但是,”我又捏了捏卷轴,“这个看上去还比较新,不像是从古远时代传下来的。”

“不愧是你,很敏锐。”纲手带了点笑意,“这样一个卷轴,本应会在忍者世界中掀起轩然大波的,但因为翼隐村地处偏僻,又长年与世隔绝,所以才一直得以平安保全。可人心难测,在还是上一代翼隐首领在任时,发生了有人与他国忍者相互密谋,窃取卷轴的事情。最后卷轴虽没被抢走,但在争夺中被烧毁了一部分,后来便重抄了一份。”

“果然不是原品啊。”我感慨着自己没有可以见到古董的缘分。


“而且,原本的卷轴上记载着的忍术一共有十三种,因为那次损毁所以失传了三种。”纲手继续说道,“但是,那须在信中谈到,那三种皆是禁忌之术,翼隐先代首领认为,失传了反倒更好,所以之后便舍弃了原卷轴,就以这个继续传下去了。”

我不解:“那,这样一个守护了多年的村中至宝,为什么要送给木叶村?”

“按那须说法,原本翼隐村一直也只是在空守宝物而已,因为经过历代最有才能的翼忍尝试证明,此卷轴里所记载的大部分忍术,只有拥有特殊条件的人才能够掌握。”

“所谓的特殊条件……是指继承了六道的能力吗……”

“就是这样,”纲手点了下头,“既然是一个几乎永远吃不到口的烫手山芋,或许还会再次招来他人觊觎,给村子带来灾难,而这次又恰好遇到了你――大概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的、六道能力的继承者,于是那须便作出了把它交给你的决定。”

“烫手山芋啊……”我苦笑了一下,“那直接扔给我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声称是送给木叶的,而且特意又让火影经手一下?”

“那须是个聪明人,没有因为上了年纪便开始犯糊涂。他既然肯把卷轴交出,就说明对你比较信任,而且是有所期待的。但是,”纲手稍犹豫了一下,“他所担心的问题,恐怕和三代火影是一样的。”

“三代大人所担心的……是什么……”

三代遗志

“你也知道,三代因通晓各种忍术而有‘教授’之称,所以也了解一些关于六道的忍术。早在你三岁那年的事后,三代便想到你和六道之间的联系――不过这一点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纲手的表情突然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先代替已无法亲口讲出这句话的三代火影说一句‘真的对不起’。”

“这话又从何说起?”我几乎要蹦起来了,“一直以来,又胡闹又任性,总是给他添麻烦的人是我啊。”

“不,你之所以能当了十几年的中忍,悠闲地在学校里教书,除了三代对你自己意愿的尊重外,也是在有意地雪藏你。”

“呵……明明是和平年代,三代大人为什么要特意雪藏我?”

“天才的能力是柄双刃剑,可以作为村子最为锋利的武器,但不当的话也会伤到村子。每个有天才诞生的村子都是喜忧参半的,其能力越高越是如此。”纲手看着我,“你得承认,你小时候的意志并不稳定,所以,从你八岁那年拒绝火影之位后,三代便有意地雪藏你,等你和木叶的羁绊完全牢固。不要怪三代,他是木叶村的火影,是要考虑整个村子的――特别是之前还发生过大蛇丸叛逃的事情。”

“我不会怪三代大人,他是我最为尊敬的人之一,所以也请收回那句道歉。”我微笑着说,“以前的路都是我自己所选择的,三代大人只是小小地纵容我而已,一直――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是这样认为的。”

“你还真是……”纲手无奈地摇摇头,也笑起来,“算了,接着来谈卷轴的事吧。”

“是。”

“说到底,那须并不了解你,也怕那柄双刃剑在磨得更加锋利后反而会给忍者世界带来更大的灾难,所以才让我做这个选择,而我现在要把卷轴交给你。”

“纲手大人,我先说明,对于那个六道仙人,其实我并不想……”

“我能够理解的,”纲手挥手打断了我的话,“六道是六道,你是你,是完全不同的人,就算是在忍术上有所相似,但也仅此而已。要不要接受卷轴,要不要修行上面的忍术,完全由你自己来决定,我不会强求,这是你自己要走的路,只有你有权力作选择。但是,只要你接受,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用得到的力量,保护村子的责任――现在是不太平的时候啊。”

“……你早就不再是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孩子了,有些事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出最适当的抉择。现在的世道并不太平,村子需要你的保护……”

“怪不得自来也大人会……”我回想起来火影屋前自来也的话,不禁又微笑起来,他的那番话,原来是为此时而说的啊。

想到这儿,我站起身,同时握紧了手中的卷轴。

“既然如此,这个我就收下了,”我低头一礼,“该如何去做,我想我是知道的。”

“那么,就拜托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一行人回到砂隐村,在参加过千代婆婆的葬礼之后,第二天,我们便启程返回木叶村。村口,我爱罗一行人送别我们。 鸣人...
    章瑾熙阅读 478评论 0 3
  • 魔方买的时候,六面,六种颜色 玩的时候,生活自动帮我调料 转啊转,转到无章可循,色彩斑斓 后来,房间多了一件艺术品...
    倩何人换取阅读 44评论 0 2
  • 0. 对于 HTTP 协议而言,HTML、CSS、JS、JSON 的本质都是什么? 对于http 协议而言这些语言...
    小羊熊阅读 154评论 0 1
  • 自己并不是对时间敏感的人,只是浑浑噩噩的觉得时间过的快,只有在写病历日期的那一会知道是几号,不停地翻腾几个夜班过去...
    园园暖暖阅读 85评论 0 0
  • 读书群是个神奇的所在。 虽然不纯粹读书,但也常常聚焦读书。 群友推荐刘慈欣的短篇《带上她的眼睛》,很想读,从一大堆...
    东方语阅读 36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