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二三事(2):我遇到一个敢手拿蟑螂的室友


租房是个魔洞,刨除居住环境,跟什么人住在一起,能不能合得来,大抵才是最大的挑战。


我遇到一个敢手拿蟑螂的室友

敢手拿蟑螂的女壮士,我只能想到《小时代》里的唐宛如……

2013年12月,我从群租房搬到了通州北苑附近的某小区。房子是58上找的,房东是约莫四十岁的大哥或者大叔。房东看上去和蔼慈祥,话里话外都一派和气融融。

我跟小A一起搬过去的。房子是我找的,但当时我手头的钱不够押一付三,她便替我垫付了,并说好下一个季度我交两个人的。然而在将家当搬进新居、准备迎接新生活的时候,一件让人难以消化的事情发生了——

在没有跟我有任何商量的情况下,小A将自己的东西搬进了主卧,并自动设定为两人平摊房租。

房租是每月两千四,也就是说我与她,每人每月1200元,没有丝毫差别。

可是,主卧跟次卧一样吗?主卧是南向的,雕花木头的双人床,红漆实木的大衣橱,还有一个结实好看的矮几。而次卧,北向,床先天残疾,稍稍一动就有塌下去的危险。没有衣橱,只有一个还不错的带书架的书桌。更不要说两个房间在面积上的差别了。

搬进去的时候是冬天。主卧阳光充足,暖洋洋。而次卧因着先天的不足,即便有暖气也不过是阴森森、凉飕飕。

在我向小A提出平摊房租不公平的问题时,小A完全不想理我的样子。无奈之下,我提出让小A给我添置一个衣橱。而她大方得很,从淘宝花了一百二十块买了一个简易布衣橱,以此了事。

这件事暂且搁置。而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超出了我的预想。

住进去没几天我们就发现了厨房和卫生间有大片大片的蟑螂,特别是厨房。蟑螂多到什么程度?晚上十点钟左右突袭厨房,一脚可以踩死好几只。

我不得不承认我极度害怕蟑螂,我宁愿房子里是老鼠,都不愿意与蟑螂同居。然而,作为不折不扣的女壮士,面对阴森恐怖的蟑螂,我不会尖叫,只会去超市买杀虫剂、买蟑螂药,还买了一个苍蝇拍,每天晚上十点多就会走进厨房,挥舞着苍蝇拍连环拍打蟑螂。

小A似乎对蟑螂态度友好很多。除了最开始发现蟑螂我表现得过度紧张后,她参与过几次灭蟑行动外,就再也不去与蟑螂战斗了。不大的厨房里,只有我一个人一会儿喷药,一会儿挥舞苍蝇拍。

(安利一下苍蝇拍,打蟑螂很好用,很好用,很好用!重说三!)

鉴于蟑螂的存在是因为家里卫生不过关,我跟小A协商每周轮流打扫一次卫生,她没有表示反对。但是值日表实行几周之后,打扫卫生的人就只剩我自己了。

缺乏共产主义奉献精神的我,虽然怨气极深,但为了减少蟑螂的数量,依旧保持每周彻底打扫一次卫生的习惯。

然而,此时,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发生了!我的三观也不得不重建!

先做一个简单说明:有一段时间小A辞职了,赋闲在家一个月左右。赋闲在家的小A除了上厕所,几乎一整天都赖在床上。

某一天,她分贝略高地对我说,她的床上发现了蟑螂。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暗暗高兴,或许这样能让她与我一起打扫卫生、灭蟑螂呢。

然而,我终究是天真的、稚嫩的、不成熟的。我眼睁睁看着小A徒手拿着她床上发现的蟑螂走进卫生间,扔进马桶,冲水,然后回到她的床上,继续躺着。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顿。我稚嫩的心灵受到一次巨大冲击。原来真正的女壮士,是不畏蟑螂,可以与蟑螂共存的。

接下来的日子,她依旧保持着不打扫卫生、与蟑螂和平共处的状态。

我那时候是真穷,到现在2014年的补贴,公司也还没有给我。为了满足小小的虚荣心,偶尔会跟小A借点钱,工资发了就还她。

对于这种坏习惯,我还是蛮感谢小A的。她让我明白,宁愿省着花,也不能问别人借钱。因为她不止一次、不止一个场合对我说:你借我钱是应该给我利息的。

于是在我还我借她的最后一笔钱的时候,我不光给了她利息,还请她吃了饭。自此,再也不敢与她有金钱的纠缠。毕竟我的自尊心比虚荣心更重要一些。

在那栋房子里大约住了四五个月的时候,与我交好的一个学妹给我打电话说她接到了法晚的实习面试通知,第二天就要来面试,想在我那住几天。在挂断学妹电话的下一分钟,我就给小A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情。

然而,在学妹来到北京、出现在我家时,小A的脸臭得像茅坑里经久不清理的粪便。连我说一块出去吃饭,都是请了她好多次,她才移尊驾前往。学妹走后,她还就此指责我不提前跟她协商。

说来也巧,学妹走后没多久,小C打电话说想来北京工作,可能要先在我那住几天。

我跟小C初中就认识,高中同班、同宿舍,关系一直不错。这种情况下,她来陌生城市住在我那里理所应当。而我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告诉了小A。小A没有表示反对。

小C来北京是等了一段日子的。在小C来北京之前的三四天给了我准确消息,而我也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小A。然而小C到来的时候,小A又故技重施,处处刁难。理由又是我朋友来住没有提前跟她说。

小A甚至提出,小C住在我们家应该跟我们平摊房租、水电煤气费。我同意小C平摊水电煤,但是对于房租,实在觉得匪夷所思。我已经以平摊的价格住在了次卧,而我的朋友大多数时候也只在我的房间活动,凭什么要分担房租的三分之一?

终于,协商不成,便撕破了脸。我下定决心搬走,而她提出的要求是:我找人续租,续租的如果是一个女生,房租是一千二;如果是一对情侣,房租是一千八;不接受男生。

我实在消化不了这无厘头的“搞笑”。在跟房东讲我要搬走时,我不遗余力地控诉小A。现在想来实在是丢份儿到极致,这一辈子我都不想再那样歇斯底里。

终于找到了一个“冤大头”姑娘,在我的“帮助”下以1100的价格租下了次卧。我也得以顺利搬走。

我丢三落四的毛病确实应该改一改了。因为搬走的下午,我突然发现有一些锅碗瓢盆落在了之前的房子里。我给小A打电话,一直打不进去;发短信也没人回复;去敲门,更是没人应答。

然而,当晚八点多,她突然给我发了条短信,说我的东西她放在了门口,想要就自己去拿。无奈之下,我跟小C冒雨去拿回了我的东西。

闹到这个地步,大概也是没法再当朋友了,最好就做陌生人,省得彼此膈应。小A比我决绝,她删除了我的QQ、微信,或许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联系方式。而她依旧躺在我的手机电话簿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Zcc2016阅读 53评论 0 0
  • 晋过小学高级已经三年了。这三年,是我沉寂的三年!三年里,有过困惑,有过挣扎,有过迷茫,甚至有过消沉。一会儿有一个声...
    梦里飘香阅读 57评论 0 0
  • 装文艺,一直都是她所钟爱的事情,或者,不是装,真的生来就是喜欢文艺。不出意外的,来到北京的她,爱上了798,爱上了...
    独孤依人635阅读 91评论 0 0
  • 昨天和大家整理了《어떻게和어떡해》,今天再来整理一对让人忍不住想吐槽的一组疯狂四凶弟못、-지 못하다、못하다和못 ...
    越越韩语老师阅读 4,208评论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