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日。

-1-

黑袍的術士捧起年輕劍士的頭顱,既無親吻,也無歎息。他臉頰上的血跡被了無生氣的蒼白膚色映襯成妖異的鮮紅,旁邊有個守衛吞了一口口水,然後便被滅神那雙狹長的碧眸輕飄飄地從臉上掠過,聲音連同心臟一齊化為石像。

「在我搭檔的葬禮上,除了呼吸、心跳和脈搏,我不需要任何別的聲音。」

他的聲音輕飄飄的,但是意思很明確,不被滅神的詛咒所需要的東西,下場只有跟垃圾一樣被丟棄,在此之前、為了以防他人撿去另用,那位術士並不介意把垃圾碾碎得連粉塵都不留。

那個守衛的石像被風吹成塵粉,只留下原地的空缺。


......


只有我能殺死你。

這句話是很多年以前冰雨說給滅神的,彼時的他和他都是年少的外表,滅神的詛咒在幼年期的危險和惡毒還沒能淬成光明磊落的模樣,卻已經足夠聰明。

他聽得到那句話的潛台詞,只有你能殺死我,只有他能殺死他。

滅神只是漫不經心地修著指甲,連一個多餘的目光都懶得施捨給門邊沉默著暴怒的搭檔。


......


他用冰雨的本體捅穿那人心臟的時候眼睛都沒眨一下,那個動作不能用刺來形容,因為滅神直接將那把劍完全送入了冰雨胸口,劍柄在他手裡、抵著他搭檔的心口。濺出的血噴在滅神臉上,影響不了他握劍的手分毫。

仿佛他才是常年握劍的那一個。

冰雨的身子前傾,滅神伸手,似乎是要擁他入懷,最後卻是抽回劍來後撤一步,乾淨利落地斬下了冰雨的頭顱。

然後他把劍一折兩段扔開,接住了冰雨前一秒還低垂著的頭。

滅神的詛咒施術止住了血的噴湧,然後手在頸部的斷口處抹過,便有一層皮膚似的東西徹底封去了裸露的血管和骨骼。

術士的兜帽滑落下來,黑髮水一樣鋪開,漆黑無度。滅神左耳邊編起的那縷碎髮隨著低頭的動作垂下,鮮紅的圓珠在他鎖骨前的位置晃動。滅神的詛咒和冰雨隔著空氣和生死對視,看見自己倒映在對方眼裡從未變過的冷冷嘲弄。他的瞳仁顏色轉深一格,然後伸手合上了那雙已經褪色成淺藍的眼睛。

滅神閉上眼睛,懷裡抱著他早些年種下的暗與惡的花朵。


TB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