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楼致曼春:这些年来,没有人能让我不寂寞

96
我是隐形的 1665fd4b 26c6 4df6 9f90 0bb25d460e30
2016.12.17 07:51* 字数 1493

曼春:

见字如面。

这是你离开的第十个年头,我又回到了巴黎,听大姐的话,回来教书。大姐还说,要我早点成个家,这个我没听她的。

阿诚娶了一个老师,生了个男孩子,住在市区里。我住城郊,一栋像极了阿诚当年画里的房子,哦,那副画挂在上海的家里,你不曾见过。

他们一家常来做客,孩子很黏我,来了就扒在我身上不撒手。说来可笑,以前,家里的小家伙都怕我,如今可能是老了,在他们眼中竟是可亲了起来。

那家面粉厂,后来我在上面建了一间咖啡厅,叫lost in paradise ,离开上海之前,每个月都会去一次。

一开始的时候,我常常梦到你。

梦里都是我站着,你从远处向我跑来的画面,像是我们十几岁偷偷恋爱的时候,又像是我从巴黎回来去看你的那天,你笑得温软的干净的扑进我怀里,还喷了我偷偷送你的明家香。

可很奇怪,我听得到你的笑声,感受的到你的笑意,就是看不清你的脸。

我知道,你不肯见我。

我也曾经在梦里陷入执念,非要看清你。可最终的结果,就是你临去前那张已经没有一丝生气的脸一下子就闯入脑海,苍白的脸和血红的唇,是那么苍凉的诡异,然后,梦一下子就醒了。我就倒一杯红酒,倚在窗前看那轮一样苍白冰凉的月亮,毫无知觉的,就让眼泪爬了满脸。

这么多年,我欠你一句对不住,可惜,始终没能亲口说给你听。

我明楼自认这一生光明磊落,凡事无愧于心,可就面对你,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卑鄙小人,利用你的感情陷害你蛊惑你甚至杀了你,这一切,都是我加诸在你身上的罪行。

我从不敢奢求你原谅,我下决心要这么做的时候就没想过你会原谅。

我不后悔我做过的所有,若是一切再重演我还会这么做。可若真能重来,曼春,我一定把你拉回正道。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够好才让你堕入万劫不复,若是当年我咬牙坚持下来没有丢下你去巴黎,我想我们之间的一切都会不一样。我不怪你变成后来的样子,我怪我自己,把你变成了连你自己都不齿的模样。

可是曼春,就算是在不能重来的故事里,我也真的试图让你回头过。

你叔父被杀之后,我曾去你常跑步的那条路看你,你记不记得我曾对你说过什么?我跟你讲要你回头,我跟你讲要你停手,我跟你说“我对你一直没变过,这或许是我能对你做的最大补偿了”。是,自我们重逢之后的日子我们之间的相处就好像一场博弈,我对你说过许多谎话,可这几句是真的。我希望你能回头是真的,我说我爱你,是真的。

可是你没听我的,你从小就是这样,拿定了主意谁说也不会改。可是曼春啊,有的任性不是小时候你闹着要在冬天吃冰激凌,也不是你下雨天非要穿薄裙子,作为我爱的女人,我可以纵着你让着你,可作为一个人,我却是万万容不得你为日本人卖命戕害同胞。

山河破碎血流漂杵,我注定不可能与你像寻常儿女那样长相厮守,可若你不是这般偏执到相信什么南田课长的赏识,那我们兴许还是可以做乱世里一对相互扶持的爱人,或许我们没办法长命百岁,但却可以在废墟之中紧紧相依。

可是你选错了路。

我是你的师哥,我是深爱你的男人,我是明楼。可在这些身份之前,我首先是个人,是个中国人,其实曼春你也是,可是你忘了。

所以,我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杀你,然后用明楼的心,想念你。

后来过了很久之后,我还是会梦到你。

梦里的你依旧面目不清,可是其实就算不是在梦里,我也记不清你的脸了,岁月把你一点点带走,我没有丝毫办法。

在梦里,你把头发挽起,露出好看的颈,在厨房里专心对付面前的青豆。我倚在厨房边看你,不觉出了神。你被我看得回过头来,有点羞赧的对我讲:

“等无聊了吧,出去看书吧,我不要你陪。”

我忙开口:“不无聊不无聊,陪太太做饭怎么会无聊呢?”

你笑着瞪了我一眼,又回身去剥青豆。

我也笑着,心里头想,是很无聊,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原本就打算,和你过这样无聊又琐碎的一生啊。

曼春。

对不起。

我爱你。

定格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