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叫蓝(上)

楔子

他隐藏在黑暗里,冷眼看着那个男人一遍一遍地拿手电筒朝女伴的头上砸去。

女人已然不动了。男人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他看到男人的手在抖,最后那男人颤颤巍巍地说:“我……她已经死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他向前走了一步,男人听见声响,惊了一下,拿起带着粘稠血液手电筒,照向他。

“你……”

他没有给那人说完话的机会,直接伸出手在半空中猛的一抓。男人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痛苦地呻吟,很快就不动了。

他看着这两具尸体,他们都面目狰狞。他挥了一下手臂,于是尸体消失了,只剩手电筒还留在原地照亮一小片地方。他站在手电筒光的一侧,注视着对面黑暗的空间。那里走出来了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十岁左右,穿着碎花裙子,打着一点波浪卷的头发用发卡夹在两边,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

女孩张嘴,却发出成年女人的声音,冷酷又带着恶意:“又有新的猎物了。”

她伸手在面前一抹,出现一个画面。一个少女走在荒芜的草地上。他的心狂跳起来。少女顶着一头幽蓝的短发,在黑夜的映衬下显得十分诡异。

他张开嘴,话到嘴边,却变了声调和内容:“姐姐,把她交给我,可以吗?”他觉得自己声音有些沙哑。

“不行!”女孩说得斩钉截铁,“她是我的。”

他愣愣地盯着幻境中的女孩,竭力隐藏内心的不安与悸动。


1

他们四个在荒地转了大半天也没转出去,眼看着太阳就快完全落山,张彤几乎谩骂地叫起来:“早说了这种草比人还高的地方不能来,你们还不听,现在好了!”

姜晏华充当着和事佬的角色,尽力安抚着她,陈晓杰则推着眼镜到处张望,一边跟于思思商议:

“今晚只能在这里凑合一宿了,我去看看有没有地方比较适合搭帐篷,你们在这里不要乱走。”

“什么!”张彤又叫起来,“这种荒山野岭,是人待的地方吗?这里虫子那么多,我现在身上痒死了……”

陈晓杰忽视了她,对着姜晏华点点头,就走进了乱草丛中。这里的草没有张彤说的那么夸张,可是也有一米多高。迷路以后把大家带到这种地方露营,他难辞其咎,所以他不去反驳张彤的怨言。本来出发之前他就应该把地形摸透的。虽然是这么想,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去抱怨张彤,是她说这里好玩他才提出大家一起来的,之后到了预定露营的地方,也是她觉得这下面的荒地风景更好,他才带路来了这里,谁知在山上看到的绿草茵茵,下来却变成了杂草成堆。他们越往里走,草越茂盛,到现在走到了接近一人高的地方,他们竟然就失去了方位,在里面乱转了半天。

天上星星已开始增多,太阳的余晖不剩多少了。附近有鸟叫声,但是听不真切。四周似乎安静得出奇。但又不是真的安静。他听见附近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响动,想到这种地方虫蛇较多,他紧张起来。这窸窸窣窣的声音听着的确很像蛇在爬行,而且越来越近了。他把手伸进背后的背包里,悄悄拉开拉链摸索着防身用的电棍,慢慢把身体转向了声源处。

结果他发现那边原来是个人。

来人个头不高,看身形是个女孩子,穿着普通,发型却是杀马特一般的蓝色短发。女孩似乎压根没有发现他,自顾自朝着固定的方向前进。她的动作僵硬,几乎目不斜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幽灵。

荒山野岭的,晚上忽然出现一个行为怪异的陌生人,无论如何都显得诡异。陈晓杰虽然不相信怪力乱神之事,可是脑子里已经及时地浮现出了一些恐怖电影的情节,现在他也害怕起来。他屏住呼吸,等待着那个幽灵走过,对方没有发现他,从他前面只隔了几米的地方经过,走远了。正当他松了口气准备回去找寻同伴的时候,那个“幽灵”又折回来了。

“你是谁?”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很嫩。

“我……我是附近D大的学生,我们来露营,结果迷了路。”

女孩抬头审视了他一会,然后指着她来时的方向说:“你们朝这个方向一直走,应该就能走出这里了。”

“哦,谢谢你。”陈晓杰说着违心的话。他才不会轻易相信陌生人说的东西,尤其是这个人是不是人类还不知道。

女孩又转头朝固定的方向前进。这一次她没有折回来,于是陈晓杰暗自庆幸,强迫自己保持镇定,然后回去找同伴。

他确信自己走的是正确的路线,回到的也是他出发前待过的地方,只是那里空无一人。草向四周倒伏,踩踏痕迹非常明显。陈晓杰记得他嘱咐过不能乱走的。他摸出手机打算给于思思打一个电话。

电话顺利地拨出去了,然后——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他挂了电话重拨,还是一样的结果。


2

一间小茅草屋,屋前一棵干枯的古树,树下站着的,正是陈晓杰的三个同伴。

张彤面对着破败的茅草屋,叉着腰,洋洋得意:“我就说跟着我没错吧。于思思,赶紧给陈晓杰打电话,让他过来。”

茅草屋的门半掩着,顶棚破烂不堪,透过门缝,可以看见里面横七竖八躺着很多从屋顶塌陷的草秆和木棍。屋里再住人是不可能的,不过,在房子的旁边搭帐篷,总比荒郊野外什么都没有强。于思思拿出手机给陈晓杰打电话,可是没有拨通。她仔细一看,原来这里根本就没有手机信号。

“什么什么?没有信号?怎么可能!”张彤不信邪,拿出自己的手机,“靠,这什么破地方,连打个电话的信号都没有。”

姜晏华问:“那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喊呗!”张彤说着,双手括在嘴边,大喊道:“陈晓杰——”

于思思和姜晏华相觑了几秒,也跟着喊起来。

“陈晓杰,你在哪儿——”

“我们找到可以搭帐篷的地方了——”

“你快来啊——”

“陈晓杰——”

一个方向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有人向他们靠近,于思思欢快地朝那个方向走去。

“晓杰你终于来了,我跟你说,张彤找到可以搭帐篷的地方了,你看这里——”

于思思的话头止住了。

草丛被拨开,走出来的不是陈晓杰,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就着月光,可以看见她穿着破旧的牛仔裤和浅色的短袖,暴露在外面的胳膊已经被杂草划出了几道伤口,只是女孩自己似乎浑然不觉。这女孩还有着一头诡异的蓝色短发。女孩对于他们的存在似乎并不惊讶,淡淡地问:“你们是附近D大的?”

“我们的确是D大的,”于思思率先开口,“那个,请问你是?”

“刚刚碰见一个男的,他说是D大的,和同学一起来露营,结果迷了路……”

“瞎说,我们才没有迷路。”张彤嘴硬道。

女孩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缓缓走到树下,神色怪异地盯着茅草屋。

于思思问:“小妹妹,你刚刚看到的那个男的,他去哪了?”

女孩思考了一会,说:“不知道……”

于思思试图继续搭讪:“小妹妹,你应该还在读初中吧?”

“我已经毕业了……刚刚参加完中考。”

“哦,你是哪个中学的?”

“三中。”

“县三中还是——”

“市里的。”

女孩似乎下定了决心,走到了门前,伸手,推开了门。

门“吱呀”一声,朝内壁转过去。门背后,无端出现了一个穿碎花裙子的小女孩,把四人都吓了一跳。

碎花裙子眼神阴郁地看着面前的人,站在门口的女孩也呆呆地回望。

下一刻,毫无预兆地,碎花裙子的小女孩闭上眼睛,朝一边倒去。


3

他们喂小女孩喝了一点水,过了将近半个小时,陈晓杰已经找到他们了,那个小女孩才悠悠的转醒。

陈晓杰利用自己当过家教的优势,充分发挥了与小孩子交流的能力,摆出一副和善的面孔问:“小朋友,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谢谢你们……”小女孩声音稚嫩,惹人怜爱。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种地方?”

“坏人抓了我,要我去要饭,我不肯,他们就把我扔在这里了……”小女孩的眼泪扑簌簌落下,“我叫小诗。”

“小诗别怕,有哥哥姐姐在,”陈晓杰轻拍她的后背,“明天我们就带你去警察局,让警察叔叔好好惩治那些坏人。”

“嗯……”小诗扑到陈晓杰怀里,大哭起来。

这边正安慰着,茅草屋里却传来了一声巨响,四个大人面面相觑,这才发现蓝头发的女孩子不见了。

陈晓杰扶起了小诗,慢慢走到门边。

蓝头发的女孩正推开那些碍事的木棍和草秆,在她清出的空地上,有一块腐朽的活板门。

蓝头发女孩端详了活板门许久,最终把头转向了小诗:“这个地方还有别的人来过吗?”

“没……没有。”小诗怯生生地躲在陈晓杰身后,抓着他的衣脚。

蓝头发女孩直勾勾地盯着小诗。

小诗战栗了一下,才小声说:“有……”

陈晓杰一愣,蹲下来扶住她的肩:“你说什么?”

小诗伸手指着那道活板门:“坏人把我丢这这里的时候,有两个人看到了,他们就把他们扔到了那里面……”

陈晓杰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活板门下面已经有两具干尸,只有门一打开,干尸就会蹦起来咬向他们。他仿佛已经闻到了尸体散发出的恶臭。

蓝头发女孩拉开了活板门。

除了活板门落地掀起一阵灰,什么都没有发生。

蓝头发女孩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手指大小的小手电,朝里面照去。于思思他们也凑了过来。活板门下面是石阶楼梯,阶梯下面还是阶梯,小手电光芒有限,照在里面给人一种无尽幽暗的感觉,仿佛这石阶没有尽头。

责任心驱使,陈晓杰牵着小诗来到阶梯前,朝里望了一眼,他就说:“你们照顾好小诗,我下去看看。”

“这怎么行?”于思思提出异议,“你一个人……”

人类对于黑暗的恐惧源自于对未知的恐惧,就像现在,面对着这个幽深的看上去是地窖的洞口,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陈晓杰当然也害怕,可是他心里清楚,他的三个同伴是不可能有胆下去查看情况的——他也不放心他们去。

他已经从背包里翻出了大马灯,他的三个同伴欲言又止,但是没有真正阻止他。只有小诗神色紧张地望着他。

陈晓杰慢慢走进了地洞。这段阶梯只容得下一人行走,马灯只能照亮他身边的一小块地方,前面是无尽的黑暗,后面只有一个小小的出口——他后悔出行时只带了马灯,早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应该带那种强光的大手电筒才对。

身后突然有响动。

他回头,那个蓝头发的女孩不知何时也进来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女孩说。


4

她来都来了,陈晓杰还能说什么?他只能把马灯提在侧身,好同时为身前和身后照明。

他发觉,身后的女孩虽然有一头显眼的蓝色短发,却是个很没有存在感的人,如果不发出声音,别人可能都察觉不到她的存在。她的呼吸和脚步声都很轻,轻到陈晓杰都怀疑那是他自己呼吸和脚步的回声。

阶梯一直陡峭地向下,马灯的那点黄光根本照不到尽头,陈晓杰内心徒增一种诡异感。为了缓解情绪,他开始同身后的女孩搭话。

“对了,我叫陈晓杰,春眠不觉晓的晓。你叫什么名字?”

“蒋蓝。”

“哪个兰?”

“我头发的颜色。”

“哦……”是因为名字叫蓝所以把头发染成蓝色?那她可能也是一个中二少女。陈晓杰继续问:“你还在读书吗?”

“刚刚初中毕业,如果能考到市一中还会继续读。”

“那个,”陈晓杰注意着措辞,“我就是一中毕业的。学校不允许学生把头发染成这种颜色……”

“上学的时候戴上假发或者帽子就好。”

“这样是不行的,你最好还是跟你妈妈说说,让她带你去把头发染黑……”

身后没了声音。

“蒋蓝?”陈晓杰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回应。他回头,看见蒋蓝站在石阶上不动。陈晓杰稍微把马灯提高了一点,才发现蒋蓝的眼睛里闪着泪花。

“我是孤儿。”她轻声说。

陈晓杰继续往前走,好长时间没有说话。

蒋蓝默默地跟在后面,仿若一个影子。

石阶终于到头了。

陈晓杰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门洞,门洞后面是平坦的地面。在陈晓杰的脚踏上那平坦的地面时,眼前突然起了一阵光亮,晃得他下意识地闭眼。蒋蓝自他身后挤了出去。

这是一间直径足有十米的圆形石室,石壁上相对洞开着六扇一模一样的门,每一扇门两边都燃着火把,门洞里面全都是黑漆漆的。他们所处的是其中一个门洞。除了这个门洞,其他的都是平地。

蒋蓝仿佛早就料到了这种状况一样,一个人走到了石室中央。

身后传来了“哇哇”的尖叫,陈晓杰感觉有什么东西自石阶上滚下来。他利落地闪到一边,然后看着他的同伴们一个个地摔在他面前。

“你们,你们怎么进来了?”

“你还说呢,”张彤抵着姜晏华的背站起来,恶狠狠地说,“还不是那个小鬼头!”

小鬼头……对了,小诗呢?他们三个都摔了下来,小诗去哪了?陈晓杰问:“小诗还在上面吗?”

“我怎么知道!”张彤一身的狼狈,却不影响表情的愤愤然。

于思思勉强扶着石壁站起来,解释道:“你们下去了那么久,一点回音都没有。小诗说她听坏人提过,下面可能有机关,然后我们担心你们,就想一起下来看一看。”

姜晏华接过话头:“我走在最后一个,小诗在洞口跟我说了一句‘要小心,石壁上可能会有机关’,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墙壁,然后感觉好像没有踩到楼梯,就……”

蒋蓝注视了他们一会,问:“你们都还好吧?”

“哎呀妈呀,”张彤捂着胸口,“你突然说话要吓死我啊。”

“对不起……”蒋蓝说。


5

陈晓杰仍在关心小诗的安危。

其他人已经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确认身上除了脏一点,没有任何伤。

张彤说:“你有心情关心那个臭丫头还不如想想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可告诉你们啊,你们要去找那两个人你们自己去,我回去了。”说着她拿下了手边石壁上的一个火把,沿着石阶爬上去了。

于思思问:“现在怎么办?”

陈晓杰在心里总结了一下现今的状况,说:“张彤一个人在上面没有危险,这里一共有六扇门,除了我们进来的这个,还剩下五个,我们不清楚小诗说的那两个人究竟在哪里,所以……”

姜晏华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好吧,我们分头去找。”

于思思见到他们俩的态度,也只得说:“进都进来了,还是找找吧。”

“那这样吧,”陈晓杰说,“一个人实在不安全,我们两个人一组吧。这个,蒋蓝就和我一组,你们两个一组。你们都带着手机吧?一个小时后不管找没找到,我们都得在这里集合。”

于思思和姜晏华同意了,并且率先拿了一个火把选了个门洞走进去。陈晓杰目送火光在门洞中消失,然后转向了仍站在石室中央的蒋蓝:“那个,我们也该走了……”

蒋蓝转身注视着陈晓杰,极为认真地说:“我有一种感觉,走到这里来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陈晓杰干笑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慌乱:“别开玩笑了,我们还是赶紧找人吧——实在找不到就快点出去。”

说实话,他心里非常害怕,可是既然已经来了,他就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期盼着一个小时快点过去,到时候他们就可以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蒋蓝默默地跟在他身边,脚步声轻得像回声,陈晓杰只得继续靠说话来缓解紧张感:“你在学校里成绩怎么样?”

“一般般吧。”

“我在大学里成绩也不怎么样,不过大学你也知道,看中的不止是成绩。我学的是数学教育,这两年我一直在外面干家教,算是积累经验吧。我有一个学生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和小诗年纪差不多大,她平时好动,总不爱看书,算数更是一团糟……”

蒋蓝没有要搭话的意思,陈晓杰笑笑,继续说:“其实义务教育阶段主要是打基础,考试成绩好不好都没关系,基础打好了,以后上高中学起来就轻松多了。国家现在正在全面普及高中教育,只要中考成绩不是太差,一般都可以考到高中的。”

蒋蓝还是沉默。陈晓杰觉得她大约是不喜欢这个话题,于是问道:“我还没有问你呢,你好端端地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蒋蓝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一种感觉,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好像这里有一个我一直想见的人……”

她站定了。

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左右各有一条路。陈晓杰打量着这两个洞穴,拿不准应该走哪一边。还是蒋蓝率先说:“我们分头走吧。”

陈晓杰犹豫着:“可是我们只有一盏灯……”

“我有手电筒。”蒋蓝又掏出了那个手指大小的小手电。

“你这个光不行,太暗了。”

“能看见路就行。”蒋蓝说着朝左边那个洞扣走去。

“等一下,”陈晓杰突然想起来,连忙解下自己的手表,“你把这个戴上吧……柯南同款的——当然没有麻醉枪,不过可以当手电筒用,我当初就是觉得好玩才买的。现在是……八点刚过,你注意自己看着时间,如果半小时后还找不到人,就不要往前走了。等明天报警搜救队来了就好了。”

“谢谢。”

你的名字叫蓝(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半夜睡不着,看看那两个的微博,看她们秀恩爱,过得好,我突然由衷的高兴,打心底里的,哈哈,我是不是算个好男人✋✋✋✋✋
    SunSS阅读 102评论 0 0
  • 2018年8月25日 星期六 晴 今天农历七月十五,七月半,中元节,鬼节。月亮圆圆亮亮地挂在天上,跟中秋节...
    弱水三千_b3c9阅读 36评论 0 0
  • 片段「1」初冬的深夜,鲜有行人,空旷的街道上,只有几片落叶为伴。一个女孩站在街边,拉着行李箱,一副毅然决然的样子。...
    无为菩提阅读 863评论 22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