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纪年|D

D


整个镇子里,周小鲸最宝贝的就是这条树街。

她也爱缠绵在脚丫里的沙滩,也爱栽满了垂柳有着江南一般秀气亭台的公园,但是最宝贝,最不能舍的还是树街。

树街不叫树街。柏油路不宽不窄,干净且深沉,两岸种着齐整的法国梧桐。这些法国梧桐已经在这里守了很多年,每一棵的年纪都比周小鲸大得多。树干一个人几乎抱不过来。根深深地扎在地下,偶有拱在地面上的一小截,力气大得能顶开人行道的地砖。

每年都有人来为它们修剪枝叶,使它们不要长得太高太阔。刚开始周小鲸不能理解,后来看见外婆家的村边被台风刮得东倒西歪的小杨树,也不再为锯掉的枝条伤心,她知道为了成长,一些疼痛是必须的。

由于修剪得规整,每年春夏,法国梧桐就会在半空接起一架绿色的拱形屋顶。在树街的两头望进去,就仿佛是一段绿色的长廊。美得让人心旷神怡。

周小鲸有太多的时光流连在这条街上。比起跟同龄的小伙伴儿们玩耍,她更愿意低着头慢慢走过每一棵树的身旁,伸手轻轻抚摸一下斑驳着新旧树皮的枝干。它们那么茁壮,宽容,泰然自若,仿佛都有着淡淡微笑的神情。指尖传来树干里汩汩流淌的生命的声音,以一种所向披靡,生生不息的昂扬姿态,震撼着周小鲸的心。

在别人眼里,周小鲸绝对是个有点古怪的女孩儿。弱不经风的细长身子,乱蓬蓬的短头发,总是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寡言少语的,朋友都没有几个。他们哪里知道,在那个女孩儿的小世界里,有着多么波澜壮阔的风景。

不过,有一个人似乎窥到了那小小世界的一隅。

他大概是知道了自己被特别地关注,眼角眉梢便添了一种奇特的光彩。

宋知弈是树街的居民。

不久以后周小鲸意外地发现了这一点。

他们两个都是放学磨蹭的人。慢慢腾腾收好纸笔书本,跟朋友闲聊几句,看看教室窗台摆的花草,或者还要托着腮发一会儿呆。这样一来,学校里的人已经寥寥无几。那时正是万人空巷同追灌篮的年月,周小鲸和宋知弈显得有点儿另类。

周小鲸是出了名的慢性子。做什么都比别人慢上半拍。她习惯了自己慢悠悠地享受放学后人渐稀少安静的这段时光。好像一切都渐渐安静了下来。这是属于她的一段秘密。

可是突然这个秘密里闯进来另外一个人。

不知为何,那人似乎与她达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默契。他们彼此很少言语。却都心照不宣的做着相同的事情。比如,隔天就去浇一浇窗台上的那盆茉莉花。比如,浇完了花,会抬起头来,看看窗外的天空,以及窗前梧桐树的枝桠。

右边的手臂和脸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因着他的存在,悄悄滚烫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F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看上去总是在发呆的周小鲸在同龄的孩子中算是个美术达人。 从幼儿园有手工课开始,她这一天赋就初...
    鹿琦花阅读 21评论 2 1
  • 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
    达摩dmfl阅读 28评论 0 0
  • 当学习的重担压来,我们废寝忘食。 当感情的破裂袭来,我们撕心裂肺。 当生活的无奈到来,我们力不从心。 种种的打击,...
    _mo臭臭阅读 44评论 0 1
  • 扯一扯作为一个不做ios开发的人,今天帮办公室朋友提交了下App,遇到了这个问题,顺便记一下呗 问题描述苹果iTu...
    Yoteen阅读 268评论 0 0
  • 随着最近气温逐渐转暖,走在时尚前沿的你们是否已经收起了厚厚的羽绒服拿出薄外套准备迎接美好的露肉季,却又觉得单穿一件...
    天使的随心意气阅读 9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