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和我一样喜欢王沥川的女孩,我有点想你了

那个和我一样喜欢王沥川的女孩,现在此刻我有点想你了……

距离你走了已经四个月有余,犹记得当初陈小新打电话跟我说“Anna没了”的时候,大脑轰得一声不知道该如何说出第一个字,感觉这个消息那么的不真实不可靠,但是手机里陈小新不断抽泣的声音告诉着我她不在开玩笑。还在菜市场陪着爸妈置办年货的我,站在不会挡住过往行人的路边感觉整个世界一会嘈杂一会安静,油然升起的烦躁感让我不知所措,眼泪像打开的水龙头不知停歇,与手机那头陈小新的哭泣交相辉映着,一时我两只有哭也只会哭。

终于我让自己镇定了一会会,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装作冷静的样子回复道:“怎么回事?”陈小新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回复我道:“她开车回家过年,车在高速公路上出车祸了……”

车祸……

打她第一次将车从老家开到上海来我就有一丝丝担忧,当时还说了一句:“你不能坐动车来回嘛,还省心。”然而却没有对她说明其中的利害,也只是一句无足轻重的聊天话而已。

那一刻我突然冒出了侥幸心理,希望她出了车祸是受伤,而不是所谓的没了,于是我追问道:“你确定是没了还是在医院里?”这句话我重复了三遍。也只是听到消息的陈小新只能告诉我是别人告诉的她,我气急败坏道:“你一定要确定是没了还是在医院!”大概是被我的大声所吓到,陈小新懵懵地说:“我去问问…”我说“好,你赶快确定好!”

挂掉电话的那一刻,眼泪又再次喷泻而出,吓坏了在旁买菜的父母,他们一直追问我发生了什么事,然而我却无心解释,满心都在等待电话的再次响起。我跟他们说:“你们先买菜,待会再说。”父母虽紧张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我不愿说话的样子也只好放弃。

不知原地转了几圈不知看了多少遍手机屏幕,终于它再次显示来电,我立刻接起电话,只听传来陈小新更加悲伤的声音:“确定了,是她表妹打电话给老板,老板明天就会赶到她家去。”再无任何希望,最后的稻草也被燃烧殆尽,只能残忍的面对现实,然而面对现实的时候人往往却不知道要说什么,电话两边又再次陷入沉静。

“我会赶今晚的火车到她家去,去她家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陈小新带着哭腔打破沉默。

那句“我也去”终究让我硬生生地憋在了嘴里,不为自己找任何理由,只因我觉得没亲眼看见一切都可以欺骗自己,欺骗自己你只是去了别的地方发展,欺骗自己你没有没了只是成为失去联系的好友而已……

然而现在时不时还会想念你,想念我们当初一起追《遇见王沥川》时的情景:每次更新看完都要交流感受:“啊,沥川怎么那么帅”、“我也希望有个沥川这样的男朋友”、“沥川太迷人了”……这些花痴似的语句我们聊的激动不已,还招来别的同事的嫌弃。

同为单身狗的我们为了能够找到像沥川这样的男人,还特地下了班跑到上海图书城去买《沥川往事》,准备供奉起来,即使我两都已经看过《沥川往事》的小说。然而转了三家图书馆都没找到,最后来到上海图书城却被告知“卖完了”……

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留下遗憾了……本来说你开着车带着我们几位三五好友兜兜风,本来说要在你的小出租屋住上一段时间,本来说下回再来看你的……然而那些本来现在都必须戛然而止了,但那些话语与回忆还在脑海里盘旋……

过完年,我去了一趟佛山,祈求佛祖保佑你在极乐世界快乐幸福,保佑花儿一样的你不再有当时诉说的迷茫与苦恼。

已经换了工作的我,此刻无眠,想起你怀念你,那个我们一起喜欢着王沥川的你。

bfp-`�G�J�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