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秋月 第三章 聊天

图片来源于网络

等我醒来时,连星子都要重新挂回天上,算算时辰,差不多睡掉整个白天。

我伸了个懒腰,撩开床帐,阿甘立刻推门进来,一脸严肃的模样,叫人心下一惊,“莫不是陛下又.....”

她闻言愣了愣,随及回道,“不是,只是殿下昏睡了这么久,婢子心中有些担忧罢了。”

我挑挑眉,哦了一声。

她看了我一眼,上前将纱帐理好挂起,“我知道殿下不相信,不过....”她顿了顿,突然沉声道,“婢子,没必要在殿下面前撒谎。”

这倒是真话,她从来都不怕我。

我没再说什么,只让她给弄点吃的来,肚子实在太饿了。

她福了个身下去,我又把她叫住了,“今日陛下......”

“今日陛下一切都好,听说巳时后见了中书令大人一面,之后便叫了几个宫人内侍一道游戏。”

“游戏?”

“.....是,听说是让宫人和内侍相对饮酒,哪头先醉了就鞭二十杖,另一头可以领赏,最后胜出的要喝下五桶烈酒,若喝不下就.....就直接杖杀。”阿甘的声音越说越小。

床边燃着的朱雀灯烛光微闪,阿甘走过去用剪子剪短了灯芯。

我的眉头皱起,复又松开,最后只是朝她清浅一笑,“我也有些想喝酒了,阿甘,去给我取些酒来。”

她有些诧异,但也没说什么,匆匆下去了。

我起身,慢慢踱到窗前,阴风夜雨,原来连星子也躲在云下不肯出现,南面园子里新开的木槿被这场雨摧残得好生狼狈,空气中满是泥土的浓郁气息。

阿甘命人抬了方彝进来,又送上几样吃食,我有些好笑,“这是要喝倒我吗?”她轻飘飘地回了句,“此非烈酒,是兑了酸浆的。”

“慢着,”她正要退下,冷不防被我叫住,“阿甘,陪我说会儿话吧。”

她站住了,闻言道,“婢子可以拒绝吗?”

我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窗外,笑着点点头,“可以。”

她盯了我半晌,最终还是留下了。

我收回目光,伸手舀了勺酒到碗里,又把碗推到她面前,“坐。”

“殿下有什么话要跟婢子说?”她仍旧端正地站着。

我觑了她一眼,一边将手边酒碗盛满,一边笑道,“没什么,只是想看看你究竟会不会留下来?同你闹着玩罢了。”

她抿嘴,片刻后才摇头道,“殿下不是这种人,有话且直说罢。”

我举起碗,小酌一口,果然尝到酸浆的味道,阿甘在那头微恼道,“殿下!”

放下碗,我以手托腮,掀睫瞧她,一张庄严周正的脸蛋,带着一二分的不耐烦,“阿甘,称呼我这种人为‘殿下’,让你很不开心吧。”

她一愣,十指紧捏,“......”

“真老实啊。”我哼笑道,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又重新去舀。

阿甘走近了些,她似乎有些紧张,“殿下究竟想知道什么?索性一次说清了吧。”

我摇摇头,“别害怕,阿甘,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罢了,毕竟在宫里,是很容易寂寞的。”

不理会她探究的目光,我仰起头又喝下一碗酒,“阿甘,你在侍候我之前,是侍候陛下的吗?”

她微讶,半晌才道了声不是,“婢子是侍候章惠长公主的。”略顿,露出苦笑来,“陛下他....他不喜欢宫人近身侍候。”

我哦了一声,以指摩挲着碗沿,“你是章惠长公主的近身侍婢?”

她摇摇头,“长公主的近身侍婢早就不在了。”

“不在了?”我喃喃重复,“...是....”我想的那样吗?

“.......”

我了然般点头,“他是做得出这种事情的。”

阿甘突然奇怪地笑了声,双眸黯淡,“陛下的心里......始终只有长公主殿下。”

我的手指定在碗沿上不动了,“那长公主呢?阿甘,告诉我,在你眼里,长公主也有同陛下一般的心思吗?”

她看着我,声音突然充满戒备,“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模糊地笑了笑,“我只是有些好奇,阿甘,因为我们都在乎着同一个人。”

她仍旧笔直地站在那里,连背也不曾弯,我却敏锐地感知到有东西正逐渐软化,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真是奇妙,仅仅因为一点相似的感受,就能从敌人变成同病相怜的盟友。

我起身去舀酒,看见她终于在对面坐了下来。

她似乎有些踌躇,两手挨着膝盖,想去拿酒,指尖刚触着碗,又放下。

我有些好笑,“看来你有很多话想说。”

阿甘眼中的戒备已经少了很多,她抬头看过来,双眸在烛火中变得更黑,模糊了暗藏在底下的欲,宫里人实在太寂寞了,一旦开闸,很难不说个痛快。

我俯过身,把酒往那边再推了推,“放心,不会毒死你的。”

她的眸光落到地上,嘴唇动了动,像不知道怎么开口,我耐心地等着,半响,才听她喃出一句,“陛下他,他实在很.....很可怜。”

“.......”

“......长公主总是....拒绝陛下,从陛下还是太子时....”她拿起酒,抿了一口,“那阵子,陛下几乎天天都到昭和殿来,可长公主每每避而不见,十次有九次都把陛下关在门口,有几次,是我轮值.....”她陷入某些回忆,言辞间带着渺远的意味,“等我过去的时候,看着陛下抱膝坐在殿前,垂着头,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的......”她顿了顿,有些说不下去了。

我若有所思,“看来陛下的心思长公主是清楚的,不然不会如此避着他。”

阿甘对我的话不置可否,仰头将酒喝尽,呛咳了几声,“....陛下登基那天,瑞霭万里,宫里都在传是个好日子,往后必能拨云见日,那天....长公主生了病,却不知为何没有宫人来禀,等陛下知道,登基大典已经举行了一半,听说四方史臣,八方游牧都来了,陛下却不管不顾,直接从旻苍殿离开,守了长公主一天一夜,待公主清醒过来,却又....又把陛下请出去了。”

我突然笑了笑,“长公主真是个冷心冷请的人。”

阿甘倒显得宽容,“其实也不能怪长公主,她同陛下是嫡亲兄妹,理应避着些。”她叹了口气,“....想来,长公主也是为了陛下好,不想让他遭人非议,只是陛下.....太执着了。”

我有些惊讶于她的言辞,“长公主.....你不恨她吗?”

“我为何要恨她?”阿甘面容平静,“执着的人是陛下,而非公主。何况,公主对陛下那样避之不及,甚至甘愿远嫁辛国.....”她顿了顿,又道,“现在想想,若是当初公主真的嫁到辛国,也许还能好好活着。”

“陛下会放她走吗?”

阿甘摇摇头,“听说当年辛国世子亲自携使提亲,给足了排场,满朝大臣没有一个不赞成的,陛下却当众拒绝,连半分转圜的余地都没留,狠狠拂了辛国的面子,内侍回来说辛国君为此大发雷霆,险些要兵临城下。”

窗外吹进了大风,把黛色的纱幔扬得极高,我轻轻咳了声,“也许长公主薨逝对陛下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阿甘沉默不语,气氛霎时有些冷下来,为打打圆场,我装模作样地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唔,这素三丝炒得不错,就是有点凉了。”

她这时方抬头看我,“如果公主薨逝能让陛下解脱,那你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一口菜噎在喉咙,我怀疑这妮子是故意的。不过她说得确是事实,长公主的死未有一刻叫陛下解脱过,反而使他变本加厉,比过去更加的残暴无情。

一股从未有过的悲凉如藤蔓般爬上我心房,阿甘终于把她那碗酒喝完了,拭了拭唇,像做总结似的,“....其实陛下没错,长公主更没错,错的是.....”她垂眸思索,想要找出一个合适的词。

我平静地看她,舌尖泛出一丝苦味,“....是命。”

她抿了抿唇,以示赞同。

我伸手贴住额际,揉了几圈,“阿甘,我有些乏了。”

阿甘自觉地站起身,把我扶到床上,又灭去床边的烛火,这时我才听得她开口,“其实从你进宫那天起,我就讨厌你,讨厌你的一切,如果你用这张脸玩弄陛下的感情,我想我就算折了这条命,也要叫你从世上消失。”

我点点头,“阿甘,你觉得我同章惠长公主像吗?”

“......”

“....不是面貌。”

她沉默地阖上门退了出去。

“真老实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昨天看了猫友写的怎么记英语单词的文章,才知道单词还可以这样记。 01.调动感官去记单词视觉(眼睛一定要看单词)...
    盼盼_阅读 23评论 0 1
  • 在ABB国际汽联电动方程式大赛(以下简称FE)2018/2019赛季中,中国DS钛麒车队首战告捷,目前暂居积分榜榜...
    汽车有文化阅读 48评论 0 0
  • 因为是抽出时间来成都,所以这趟成都之行主要就是大熊猫和吃 早7点起床,梳洗完毕后,直接坐地铁到熊猫大道站,然后会看...
    Mars胖石头阅读 48评论 1 1
  • 过年,对小孩来说,那是一个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节日,还可以拿到很多红包,是一个赚大发了的节日。小时候的我们,是特别期...
    一朵胖小花阅读 18评论 0 1
  • 小侄女带我一起玩游戏,让我本色出演当老师。但是由于王老师光看书不管学生,被学生起义罢免了,王老师变成了小王同学。 ...
    苏一几几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