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惊魂

字数 4808阅读 133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没想到,因为在路边捡了一颗石头,会差点要了我的命。

这一夜,我展开了生死大逃亡,与不明人物玩起了斗智斗勇、谁比谁逗逼的游戏。

半夜,腹部忽然肉绞的疼,犹如千万只虫子在腹内爬行咬噬我的内脏,我痛得像个被投了毒的癞皮狗一样,不停的在床上翻滚抽搐,顿时出了周身冷汗。

我艰难的扶着床头板坐起,嘴里还不忘破口骂了强子几句,肯定是烧烤摊的东西有问题,今晚若不是强子硬拉着我去吃,我也不至于落得这副下场。

五块钱十串的羊肉串能吃吗?我还真他妈的在强子的坑蒙拐骗下吃了六十串。冰震啤酒加羊肉串那是一个绝配,当时吃得畅快淋漓,简直爽翻了,殊不知人间地狱,如今是痛得“爽翻了”。

肚子有如惊涛骇浪排山倒海般的翻腾,绞着肠子发着咕噜咕噜声。倏地,腹部肌肉一阵痉挛,菊花一紧,不妙,这是要拉了。

我像火箭发射般冲向洗手间,眼角的余光似乎瞥见个黑影从阳台窜了进来,我没太在意,解决要紧事为首要任务。

再说,我这单身公寓可在二十八楼,谁有那个胆三更半夜爬阳台行窃,若有,只能说那个人爱财不惜命了。

刚坐上马桶,那些污秽之物争先恐后的喷了出来,声音比放炮还响。我紧漰的肌肉霎时放松了下来,肚子也没那么痛了,身心感到无比的畅快,我发出一声痛快的呻吟声。

嘴里叼着一支烟抽了起来。

嘭——我眼前的门发出剧烈的响声,响第二声时,门结实的倒在我跟前,就差那么几毫米,我脚指头差点被压扁,我惊魂未定的将双脚往后挪了挪。

02

一个着装古怪的人踏门而进,他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披着一件黑色披风,那样子要多奇怪有多奇怪,宛如神盾局特工降临,我张嘴愣怔了好一会,直到我闻到一股烧焦味才恍过神来,烟掉进裤裆里。

我低头去捡烟头之时正好瞧见他举枪对着我的头,冷冷道,“把东西交出来。”我手拿着烟头,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额头冷汗直流,这他妈的还真有人爬了二十八楼来抢劫。

我这一穷二白的单身汉能有什么好抢,这方圆几百里哪个老百姓不知道我胡夏穷得连房租都快付不起,这什么傻逼盗贼,抢劫不事先做好背景调查和攻略的么?

他脸上罩着一个防毒面具似的东西,由于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一时不好判断他此时处在一个怎样的情绪状态,万一说错话,火上浇油让他一枪毙了我,那就亏大发了。

我可不想“英年早逝”,我才二十八岁,正值青春,还没谈女朋友娶媳妇呢!

保命要紧,我得想个法子把他哄住。

我挤出一枚标准的笑脸,“唉,大哥别急,我马上给你拿,不过,你得先让我处理好……”我摊手低头瞧着马桶示意他,我正在方便。

他抬抬手中的枪,不耐烦的催促,“动作麻利点。”

他一直拿枪抵着我的后脑勺,我走到哪他跟到哪,我心急如焚,刚才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现在我上哪找钱给他,就算把整间屋子铲平我也变不出一分钱给他呀!

我拿起枕头,搬起床垫,假装认真查看,“奇怪了,明明在这的,怎么不见了。”

能怎么办,耍无赖呗。

我继续装模作样的打开衣柜,“咦,怎么也没有,不可能呀!”

“快点”

这个结果,显然让他很不愉快,他不悦的大叫着,枪口硬戳着我的后脑勺,当时我脚一软,简直快吓尿了。好想提醒他,枪是会走火的。我可不想做冤死鬼。

“你别逼我啊大哥,我都快想起来放哪了,被你这一吼,我又忘了。”一不做二不休,我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眼角挤出几朵泪花委屈的瞪着他,摆出无赖的姿态,把错全推在他身上。

“还想不想活了。”他这一叫又把我吓怂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死了就什么都没有。

我哈腰道歉,客客气气的拉开抽屉去寻那不存在的东西。

03

我趁机将手机塞进裤兜里,准备偷偷报警,它丫的竟然没电了。

这人啊,倒霉起来,就会没完没了。现在真的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要不试着跟他实话实说,我没有钱?顶多把我这个破手机给他了,好歹也是苹果四,他瞧不上我也没办法,这手机已是我全部家产了。

我转身跪在地上对他哭声求饶,要多惨有多惨,就算他是个硬石头我也要把他感化成一坨冰淇淋,淌成一汪黏糊糊的糖水。

“诶,大哥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真没有钱,你要了我的命我也变不出钱给你啊。”我抱着他的大腿。

计谋好像生效了,他被我弄得云里雾里,一脸蒙逼的看着我。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我能感觉到他一脸问号的表情。

我继续眨着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少顷,他蹲下来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用枪敲了一下我的头,“钱?我他妈谁跟你要钱了。”

这下换我一脸蒙逼了,我望着窗户透进来的月亮光,吸了一下快流到嘴巴的鼻涕,又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苍蝇头一样的脸,后知乎觉的炸了起来,“你他妈的不要钱早说啊!”

想想又觉得不对,接着又问了他一句,“既然不要钱你要什么,该不会......”该不会是要我的命吧。

我惊得跌坐在地上,简直是晴天霹雳,我胡夏一生与世无争胆小如鼠,只是平时爱贪点小便宜,哪个混小子这么小心眼,这也要记恨到雇凶取我命呐。

我恨得牙痒痒,不知是气还是怕,我的身体不住的颤抖。

但该装的还是要装。

胡夏金句:活命要紧。

我趴在地上抓着他的裤腿,喷出两行热泪,“在杀我之前,请告诉我到底是谁雇你杀的我,这样我死也瞑目。”落地窗上映出我的悲惨状,我的演技不当演员真的是浪费了,以前怎么没发觉我有这个技能呢,不然现在国内的当红小鲜肉演员可能就是我了。

他递过来一张纸条擦去我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我顿时有点受宠若惊,奇怪的看着他,如果现在能看到他的脸,他是怎样的一种表情呢?怜悯的看着我还是恶狠狠的瞪着我?

“放心,只要你交出东西,我是不会杀你的。”他的语气比刚才温和了许多,难道我的苦情戏真的感化他了,这傻逼也太容易感动了吧!额,现在好像不是瞧不起他的时候,我得趁热打铁好好忽悠忽悠他。

04

他忽然警惕的望向阳台,一阵清风拂来,带着奇异的香味,白色的窗帘悠扬的飘着,周围的空气好似在紧张的颤动着,他立即拉着我贴在墙壁上,时而紧张的来回望着窗外,在我耳边低语,“赶紧把东西交出来。”

哐当——玻璃破碎的声音。

吓得我一个哆嗦,抬头可怜楚楚的望着他,皱眉无奈的说道,“大哥,你老叫我交出东西,你倒是说说你到底要什么,你不说我到底要拿什么东西给你。”

他看着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好像是哦。”我的白眼要翻到后脑勺。

“我跟你要血璃。”我大跌眼镜的看着他,“要雪梨?就这么简单?”

他木讷的点点头,我顿时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要雪梨就好办了,我今天刚买了两斤雪梨,他要多少我都给。不过他的阵仗未免大了点,为了几个雪梨整整爬了28层楼,还拿枪指着我的头,好歹这是个笨贼,不然我早跟阎王爷在一起喝茶了,想想都后怕。

“我去拿。”我示意他看冰箱,他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将我护在他胸前,“我保护你过去。”

他怕我使诈陪我一同过去取梨,没问题,可为什么说成保护我?

我双手捧着五个梨,举过头顶,向他奉上尊贵的礼物。许久,手上的重量一直不增不减,我就纳闷了,梨明明送上了,他怎么就不拿了。

我放下梨,正想找他理论这梨他还要不要了,看到他的瞬间,我石化了,这他妈在我眼前的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他摘下了罩在脸上的东西,他的脸上都是蓝色的小血管,虽然恐怖,但是五官还是挺标志的。皮肤是死白色的,有点透明,脖子上的血管看得一清二楚,里面流动的竟是蓝色的血液。

05

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去相信我看到的东西,我使劲的揉着眼睛,再次睁开眼,看到他正龇牙咧嘴的凑在我跟前笑嘻嘻的看着我,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天王老爷救命啊,他这该不会是要吃了我吧。阿弥陀佛,圣母玛利亚,耶稣......

谁来救救我。

他忽然抱着我,“谢谢你。”

谢谢我?谢谢我什么?难道是因为那几个梨?那么好哄?

不管了,只要不吃我就行。

他撑开手掌,露出里面一颗红色的圆形物体,有点像玻璃弹珠,周边发着红色的光辉,里面有许多透明的小泡泡在流动。

这东西好像在哪里见过,放在冰箱里的。

我愤恨的拍下我的额头,哎呀,这不就是我前几天在路上捡的石头吗?我平时有收藏玻璃弹珠的习惯,在路上看着这石头挺美的就捡起顺手放在袋子上,落在冰箱一时忘了收进玻璃缸。

我不明白的事情又发生了,我记得我捡的时候是一个玻璃似的蓝色石头啊,怎么现在变成红色,还发着诡异的光。

我指着玻璃球,不解的问他,“这就是你说的雪梨?”他点了点头,又含蓄的笑了笑,样子憨憨的。

我心底忍不住嘀咕豪损了他一阵,因为这个石头可把我折腾坏了,要是早点把话说清楚,哪还弄的这么麻烦。

“小心。”他忽然拽着我,将我护在他身底。

我只感觉他的身体轻微的颤了一下,然后就没了动静,他的身子越来越重,像个山头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咬牙使劲的推开他,半开玩笑半埋怨的说,“大哥,你又在玩什么。”他像个死鱼一样躺在地上,没有回话,他的身子底下流出一洼蓝色的血。

现在我才明白,他的那句保护我是什么意思了。

是他救了我一命。

06

一个身穿白色紧身衣的男子站在阳台,手举着枪,枪口对着的方向正是刚才黑衣大哥倒下的方向。

我感觉到空气有很大的压迫性,刺得我周身发麻,此人不好惹。

他伸出手指擦了下额头流出的血,头上破了皮还有一个很大的伤口,他露出痛苦的表情,转而漾出一朵邪恶的笑容。

“血璃在哪?”

黑衣大哥的身体微微动了动,他蠕动着嘴巴好像在说着什么,我与他似乎有心电感应,我就觉得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讲。

我扶着他,不知所措。

他的眼睛很清亮,像蓝天大海,像夜里的星星。眼角微微眯起,好似在笑。

“只有你才能杀了他,必须杀了他。”

说完,他突然掰开我的嘴巴,将那玻璃石头塞进我嘴里,抬一下我的下巴,那玻璃石头像水一样滑进我的喉咙,热热的,有股腥味。

我呆住了,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要我杀掉一个拿枪的家伙?

开什么国际玩笑。

“黑琉,你竟敢将血璃送入凡人体内,岂有其理。”

他拿枪狂射黑衣大哥,直至他软绵绵的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体密密麻麻的弹孔就跟马蜂窝一样,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我噙泪别过头,不忍再看。

我想趁机逃跑,这白衣男幽魂般突然闪现到我跟前。掐着我的脖子。

“你以为你能逃吗?”

07

我耳边嗡嗡响着黑衣男的话,我必须杀掉他,然后再去寻找另一颗雪璃。这样我才能……

我试途掰开他的手,没想到却是他先踩空摔倒在地,他的额头又砸出一个伤口来,潺潺流着血。

他一动不动,我踹了他一脚,他的身子晃了晃便无动静。

什么情况,这就晕过去了,易受伤体质?这是什么外星人或者哪路神仙,不仅笨身子还弱。

嘿,老天爷这次总算帮着我一把了。

我来不及细想那么多,目前还是逃命要紧。

我刚打开大门,我的身体开始燥热了起来,体内仿佛有什么要迸发而出,连呼吸都困难。

我身体僵硬又不受控制的抽搐,摔倒在地,整个人都是麻的。

我一点一点的爬去电梯,无论如何都得逃出去,不然等那白衣男醒来,我必死无疑。

我在电梯边上的镜子中看到了一个皮肤死白、脸上透明皮层下的毛细看得一清二楚,且流动着蓝色的液体……

我目瞪口呆,惊恐的四处张望,以为白衣男追了上来,可是,这里除了我别无二人。

我又看了下镜子,是我?镜子中的人是我,这他妈的竟然是我。

现在我他妈的是一个怪物?

这又是开的哪门子玩笑?嗯,一定是做梦,醒来就没事了,醒来就没事了。

08

我嚯地从床上坐起,惊魂未定,流着汗,不停的喘着粗气。

望着静谧的房间,熟悉的摆设,完好无损的家具,地上干净如初,并没有黑衣男的尸体也没有昏死在地的白衣男。

我如释重负的瘫着躺回床上,嘴角不自觉浅笑,原来只是一场梦。

我翻了个身抱着枕头,心里美滋滋的,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我却翻来覆去睡得很不自在,总感觉很闷,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想着想着又困了起来,忍不住打哈欠,手下意识去捂嘴的时候却发现有什么东西挡在那里,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我跳下床,抓起柜上的小镜子,妈的,这防毒面具似的面罩跟黑衣男的一模一样。为了验证我脑里那个不对劲的想法,我又对我的着装检查了一番。

果真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还中二的披着一件黑色披风。

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回旋,“一定要找到血璃,再吃一颗你就能变回正常人,记住,那血璃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白琉手里,千万要记住。”

此时,卫生间传出动静,我手下意识的拔出腰间的枪,踹门而进。

一个男人坐在马桶上,呆若木鸡的看着我。

即使他长着跟我一样的脸,我已来不及跟他解释清楚事情原委,我必须尽快拿到血璃。

我走过去拿枪顶着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睡的正香,老婆捅我。 我以为她又想要,便放平了身子,意思是:想要自己来。 老婆又捅,我有些不耐烦。 老婆趴在我耳边...
  • 午夜惊魂之】山村怪谈之阴森老宅 2016.03.18 下午的时候,车终于停在了逶迤泥泞的山路边,林青第一个下了车。...
  • 夜很黑,星儿困倦的眨着眼睛,几片闲散的乌云无力的靠在月亮周围。偶尔几声奇怪的声响,更加重了夜晚的诡异和神秘。 此时...
  • 从农村返回天津后,我到一个国有工厂上班,这是一个大型企业,生产装置都是国外引进的,工艺技术是买美国的,生产...
  • 从农村返回天津后,我到一个国有工厂上班,这是一个大型企业,生产装置都是国外引进的,工艺技术是买美国的,生产...